康子-專欄

【康子專欄】你來吃,我肯改

香港人吃的是「十方十眾飯」,所以才可以「大吃四方」。  地關風水:山高港深,流水有情,草木肥綠。住的人肯包容、肯消費,賺得來,使得去。  今日失...

【康子專欄】香港人好在「大吃四方」

先前說起「出街食」(DiningOut)指數,真是有鬼神莫測之妙。  以為與飲食文化有關?自古以來,公認是「食在廣州」。可是入夜後,上街看看,廣州人寧...

【康子專欄】錢不能解決的問題

當發生社會動亂,通街打/砸/燒,即使你很有錢,也無用「財」之地。試看法國大革命、俄國大革命,以至我們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富人再沒有優勢,反易成為目標。在那些時代,有錢的唯一用處可能只有遷移:遠走海外,僑居異國,眼白白看着財富蒸發,慘被「陰乾」。

【康子專欄】易求財神到,難得有情郎

捱了這麼久,終於「財神到」。她負責的地區及項目炙手可熱,既符合個人理想,又緊貼國家政策,所欠的只是資金。看來這一場「橫發」極有可能是過年後項目的資金到位。眼看成功在望。

【康子專欄】「兔」與「狼」的賽跑

有三大強項。一是耳朵長,收風快。二是善躲藏閃避,所謂「狡兔三窟」。三是善跑。南加州的羚兔,時速可以高達三十六公里。看中國的民間故事,卻沒有牠們的位置。最抬舉的一次,是嫦娥奔月後,發現上邊早有「玉兔」,取其潔白純潔(?)。還有曖昧的吳剛將軍,三位結成奇怪的組合。

【康子專欄】過得今晚,破出生天

可有過年前,「自殺率增加」的數據?手頭沒資料,但要是有人想離開這個殘酷的世界,了此殘生,除夕夜是高危時刻。正因如此,更加要振作,提起精神,出洪荒之力,與家人勁擦一餐團年飯。

【康子專欄】香港人吃十方十眾飯

即使去到這個級數的城市,興旺的只有那幾條街。香港卻是多區密集,人氣沸騰,港九新界遍布。容許食客「掃街」:吃完又吃,飲完再飲,消夜後直落飲早茶,喜聚不喜散,食肆才可以林立經營。

【康子專欄】鮑參肚,獨漏寂寞「翅」

像「熊掌」,曾經是清朝「滿漢全席」的滿州菜珍味。現在不時興了,慶幸所有熊族及熊貓等,都可以保存手手腳腳。其他像「猴子腦」、「龍虎鳳」(蛇貓雞)等,極度驚嚇,很高興永遠被禁。亦有袋鼠肉、駝鳥肉等,上世紀八十/九十年代曾落力推廣。無奈捧極不紅,失敗。

【康子專欄】歲晚中環,十大必食佳品

排名第一:「龍記」燒臘店,復興前「蛇王二」(銅鑼灣波斯富街)的「蛇羹餐」,包蛇羹/膶腸飯/油菜。經濟實惠,行氣活血。通常過年後停止供應,要吃趁「歲晚」。地址:域多利皇后街十二號。

【康子專欄】為甚麼你吻我的臉?

於是報警求助。警員與鄰居破門而入,發現男戶主躺在床上,經已死去多時。所養的三色貓,正癡心地舔他的臉,希望可以將主人吻醒。爸爸明白真相後,對貓女非常同情,對牠更加愛護。無奈,受獨居條件所限,始終是短期寄養。

【康子專欄】新年新時代禁斷用語

其他類似禁斷語,還有「慢過萬金油」(乜嘢係「萬金油」?)。其他「叮噹」、「家鄉雞」等,都要戒用。否則,輕易暴露你所屬世代,用幾多逆齡/抗衰老產品,都冇用。

【康子專欄】從楊紫瓊到「刀馬旦」

於是女子亦有練武的機會。或許,個別體力輸於男性,但是中國人很早已經發現,攻擊穴位足以致命,最重要是快/狠/準。這樣一來,即使是女生或少年,只要認準穴位,集中攻擊,亦可以擊倒彪形大漢。於是清代民間傳說,出了苗翠花與方世玉等,並非憑空杜撰。

【康子專欄】一首歌的命運

人有人的命運。貓有貓的命運。  奇在一首歌,也有自己的命運。  最近顧嘉煇逝世,傳媒選他的代表作,一致推舉煇哥作曲、黃霑寫詞、羅文演唱的《獅子山...

【康子專欄】嬌小女子,強力反彈

原本被同業睇死。不料爆大冷,全球賣座,成為驚慄片經典,至今仍是電影史上的著名黑馬。票房高達成本十倍。並橫掃奥斯卡,一口氣奪所有主要大獎:「最佳影片」、「影帝」、「影后」、「最佳導演」等等。

【康子專欄】埋年結:盡早放下,各奔前程

不論是小蜜蜂「嗡嗡嗡」、小學雞「吱吱喳喳」,或小惡犬「汪汪汪」……年尾埋數,心境平伏下來,答案只得一個:「為的是自己而已。」休說為國為民,為天為地。時代轉移,交疊疫症橫行,歸結於二○二二(壬寅)年,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原來只是為自己。一年來仍生存,得保小命,仍有機會預備過年,已屬萬幸。

【康子專欄】既已斷,何必續?

時近歲晚,急景殘年,時鐘好像突然撥快了。  大家忙於向前闖之時,對已消逝的過往,仍抱有若即若離之心。  早說過:二○二二(壬寅)年,紫微斗數稱「...

【康子專欄】「快樂」回歸,以一敵七

要是「快樂」回歸,將面對鄰近的七大糕餅業高手:「Agenda」、「EricKayser」、「SourDough」、「BowCoffee」、「DoughBros」、「Marks&Spencer」、「ÔDELICE」等。抱歉,店名全是外文。將來只有「快樂」是中文,一家打七家,勁!

【康子專欄】南丫島「浪子」阿金

附近村民俱十分傷心,一起將阿金安葬在村口大樹下。有一晚深夜,「大口仔」聽聞貓叫聲,以為是牠,趕緊撲出門外張望,才發覺不過是隔鄰新貓叫。「浪子」永遠不會再回來,當下惆悵不已。

【康子專欄】夢如人生,雲雀情未了

顧嘉煇逝世,享年九十二歲。  原籍蘇州。生於廣州。成名在香港。逝世於加拿大。  煇哥帶給我們豐富的音樂,亦由他開始,香港人重視創作版權,是的,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