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子-专栏

【康子专栏】与“恐袭”擦身而过

简直闻所未闻。可是在英国及欧洲,呢味嘢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很幸运,笔者仍未有机会见识,但是两度擦身而过。

【康子专栏】预见:大湾区烟花大赛

相信不久将来,我们也有“大湾区烟花大赛”:集合粤、港、澳,以及其他大湾区城市等,通过社交媒体,投票选出“烟花汇演之王”,多设奖项,一定更热闹好玩。

【康子专栏】旅游何处不烟花?

试问有几多新桥?逐渐会发觉,来来去去,都是那几招:艺术/展览/文化/黄鸭仔等等,当然还有“烟花”/“烟火”汇演。

【康子专栏】穿西装,上班去

终于挨得过,存活下来,待从头收拾旧山河。庆幸有今年7月的奥运会,连同国庆一起大搞,全国上下一心,众工会已承诺:期间,不搞事。

【康子专栏】从退休城市“动”起来

甚至连法国巴黎,一向是全球最多游客的城市,仍不断推陈出新。最近开放香榭丽舍大道,作“最强行人天国”(5月3日专栏),进一步,更招待各位席地野餐。

【康子专栏】“车轮战”的暴力美学

自古以来俱如此:劫后升平,民间仍充斥大量不安、焦躁、郁闷等负面情绪。通常官方会举办文娱活动,试图抚平过去的创伤。

【康子专栏】“天龙寺”抄《心经》记

回头看,因为每篇的开首,曾写过自己的愿望,顺序排列;期间,过程反复多变,踟蹰踯躅,初时竟没两篇是相同。

【康子专栏】你究竟想要什么?

世传抄《心经》有助力,如果一定要理性分析,可以说是一种“意志练习”,每日将自己的愿望,不断构想、整理、实体化,最终成真。

【康子专栏】抄《心经》,心想事成

最先跟笔者提起的,是蔡澜。那些年,他仍在嘉禾,不时上去探望,见他写毛笔字,一看,原来正在抄《心经》。

【康子专栏】蔡澜糭,香港难求

正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蔡生是罕有一个名人,将“名气”转化为“名牌”,成功做成生意,更重要是保持优雅。

【康子专栏】梦见蔡澜开餐馆

记得其中一景:女侍身穿厚重古服,像陶俑,袖长覆蓋双手。穿得这样累赘,怎奉客?不料她双袖一翻,竟成为隔热垫,捧热呼呼的食器上桌,姿态优美灵巧。

【康子专栏】西洋斋姑误入猛鬼屋

喜欢西贡区,新租赁独立屋。丈夫也是英国人,搬屋期间,却抛妻弃女,与朋友组团赴澳纽,为看那“七人榄球赛”,有关家居装修,交由爱妻全权话事。

【康子专栏】问几时,能把痴心断?

全新装修,光洁明亮,更精致、简约,兼高科技,却不料出现前所未有的阴暗面。入夜后:电视失灵;床前的拖鞋,无故飞上被面;浴室灯眨呀眨。换句话说:集齐所有传说中,酒店房间的闹鬼特征。

【康子专栏】写毛笔,行气活血

4月初写中国书法系列,已预期反应一般,可是看社交媒体的反应,简直创新低,还有朋友坦白讲:“没兴趣。”

【康子专栏】血统:宁愿冷处理

更深层次,另有三样不能触碰:宗教、种族、血统。除非你打算跟对方结婚。提及前两种,已足以发动战争。去到“血统”,可以说是最终底线,涉及个人的生存价值。

【康子专栏】家驹的最后一程(香港)

他所属的经理人公司封锁消息,禁止以外采访。笔者乘机骂他们用“暴力手段”,声称返香港后,会揭露他们的“黑材料”(其实有点夸张)。

【康子专栏】黄家驹的最后一程(东京)

同时唤起,笔者对黄家驹(1962年至1993年)的回忆。我们素不相识,但人与人的缘份很奇怪,竟然在生死之间,擦身而过。

【康子专栏】法餐三大高手,吃谁?

法国跟我们,好像忽然亲近起来,尤其是饮食。笔者推崇的彼埃加纳(PierreGagnaire),4月在巴黎,刚与聪明朋友跟他一起叙旧(4月25日《厨房的盛宴》)。

【康子专栏】“我”从哪里来?

但如果你信奉道教,或是传统儒家信徒,从“阴宅”风水,牵引出“宗祠”,还要追寻“族谱”,作为一个家族成员,有齐这三样,才算功德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