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專欄

【高清專欄】慶祝香港淪陷?

「由於大東亞戰爭爆發,日華兩國的關係,比前加倍密切,已成必要。日本帝國空前絕後的戰果,對於中國也是無限的欣喜和幸福……共向大東亞共榮圈邁進。緊記著吧!十二月八日這一天!」

【高清專欄】唔睇世界盃,除非……

自從1998年的決賽,巴西決賽零比三輸給法國,高清再沒有捱更抵夜收看世盃的現場直播,因為歐洲聯賽比世界盃精采得多。本以為從此與世界盃割席,萬料不到,因工...

【高清專欄】數波波迎世界盃

尹光唱的《數波波》,歌詞並無不雅,反而是一本正經的數出各種球類運動,例如枱波、沙灘波、乒乓波、草地滾球(俗稱老番碌波)……數來數去,只得十種八種波,其實「有波字的名稱」為數甚多,且以數波波迎世界盃。

【高清專欄】應付爆呔高級班

車呔的氣壓,通常是三十多磅,後備呔卻是五十多磅左右,因為車呔放在尾箱不用,也會慢慢漏氣,一年會漏三幾磅,如果幾年都沒有爆呔,拿出來的時候,氣壓可能只餘二十磅左右,換了上去,你會看見它「扁」了很多,如果汽車裝滿貨,坐滿人,這時就要動用平時放置在車上的充氣機了。

【高清專欄】原子飛劍俠

至於「原子」之來歷,高清估計,該片拍於四十年代末,兩個原子彈達致「終極止戰」,世人皆認為,原子是最厲害的武器,所以甚麼產品也冠以「原子」二字,例如原子筆(本稱圓珠筆),原子襪、原子褲(即是具有彈性,能貼身穿著的襪和褲)。

【高清專欄】貧賤「不難移」

最有智慧的一句是宜家宜室,應理解為「移家移室」。女子嫁夫是為「成家」,男子娶妻是為「立室」,因此移民要兩夫妻一起移,別做太空人,此乃移家移室的重中之重,切記切記。

【高清專欄】見地獄與得水牛

事件發生在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位於九龍佐敦道近渡海小輪碼頭,那裏有一座十多層高的大廈,其中一層是教會,窗外有六個大字「信耶穌,得永生」,字體用「霓虹燈」併合出來。

【高清專欄】IQ博士教寫稿

文章雖是「親生仔」,但這個卻是怪胎,有三隻手,八隻腳,頭上還有一對角,刪去多餘的,親生仔由八両金變了劉德華。編輯代勞為你刪減,化醜為妍,你不謝他,卻來訴苦?

【高清專欄】IQ博士上了身

高清私下問老編其理何在?高清不是他的下屬,他勉為其難多說兩句:「字體端正的稿,通常是由經驗淺的執字粒工人排印,再由新入行的校對處理。字體烏厘單刀的稿,就由資深員工處理,明未?」

【高清專欄】飲泣送友走天涯

前文提及,李叔同所填的《送別》賺人熱淚,但比起李白的《送友人》就大為不及,李白寫得含蓄委婉,卻使人「單看文字」就有「心如刀割」之淒楚。《送友人》的字數少...

【高清專欄】送別難忍離情淚

如日中天之際,他忽然出家為僧,取法號弘一法師。由於他多才多藝,所以很多人誤以為《送別》作曲填詞是他「一手包辦」。實情卻是,此曲原創者是美國人JOHNPONDORDWAY(約翰奧維),李叔同只是填詞而已。

【高清專欄】老編神功服作家

認識幾位老編輯,他們的文字功夫高超,既能把長文縮龍成寸而內容不減,又能把字數不足的短文,稍為編排輯錄,利用「分段、起行、小標題」把編幅填滿,使版面不會出現空白。

【高清專欄】風呂、錢湯、浸溫泉

日本人把紋身叫做「刺青」,高清知之甚詳,只是不明白溫泉為何禁絕刺青客。友人解釋說,日本的紋身漢,約可分兩種,一種是幫會的成員,另一種是普通人,但所紋的圖案,很多都是面目猙獰的神鬼或怪獸,溫泉是合家歡樂之地,擔心圖案嚇怕小孩云云。

【高清專欄】不用工具可CHECK車

發電機的「病情」若不太嚴重,汽車還可以行駛一段極短的路程,但它已沒法給電池充到足夠的電力,汽車這時只是用電池殘餘的電力供應給火咀(SPARKPLUG),電池很快會用光。若在高速公路死火就必須拖車了。

【高清專欄】茶樓BRUNCH有奇景

西式的BRUNCH並非指美食,只是把早餐和午餐的英文BREAKFAST與LUNCH合起來簡稱,但中式的BRUNCH卻真的是指美味的點心,讀音雖然近似BRUNCH,寫出來卻要寫做「奔廚」,而且真的是要狂奔到廚房搶奪,因為手快有,手慢冇。

【高清專欄】神奇女俠氣巡警

老友是個退休巡警,據他憶述,幾十年來在公路檢控違例司機,其中有一位女司機,她沒有求情,只是答辯,逐一解答警員的指控,聽來好像「合情合理」,她理直氣壯的陳詞,高清覆述如下。

【高清專欄】二價疫苗有價減?

自古以來,「不二價」是絕不減價的意思;俗語說「裙下不二之臣」,即是不會見異思遷,真心只愛她一人。還有「忠臣不事二主」,是指忠君愛國,絕不會為別國的君主效勞。

【高清專欄】哪種HYBRID最慳油?

一般人都知道,混能車就是HYBRID,但不知道它是分為HYBRID和PLUG-INHYBRID兩種。兩者最大的分別是,PLUG-IN可以直接在家中充電,不必單靠引擎充電,所以更為慳油。

【高清專欄】羅家英自怨歌藝高

初結識羅家英之時,但覺其人「木獨」,不苟言笑,面無表情;傾談之下,始知他口若懸河,口水多過大浪灣的波浪,而且言談風趣。問及他對自己的歌藝如何評價?他淡然一笑說:「一個字講晒,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