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

【四港青在加國086】生活的空間

【專欄】有時候我在想來到加拿大後,對我最大的改變,大概就是空間多了。最基本的是居住的環境,以前在香港這個寸金尺土的地方,像我這樣有兄弟姊妹的人,自然是做出殘酷的決定。由中學開始,我開始被逼做一個「廳長」,沒有自己的房間,但來到加拿大後,我總算擁有自己的房間,大概明白甚麼是私人空間,可以在自己的空間做自己的事,而且你開始明白為何在香港總是會跟家人有些磨擦,出現家庭不和的情況。

40多年現兩波移民潮 加港兩邊走漸行不通

加拿大社會對港人移民潮並不陌生。在上世紀在80年代初,中英談判開始,香港已出現外遷風潮,到1989年「六四事件」後更趨明顯。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的數字,在1981年,港人移民外地的數字為1.83萬人,到1989年超過4萬,1990年更突破6萬。一直到1997年,移民人數都處於高水平。

【四港青在加國085】滿地可滿地屙

【專欄】在滿地可看一級方程式賽車的前一晚,我們一行人特地到Downtown吃飯。在賽車周期間,到處都是濃濃的「賽車味」,餐廳外、街道上,全都掛着黑白格仔旗幟,即使到了晚上十時,整條街依然人滿為患,有些餐廳似乎在舉行着甚麼特別活動,落地大玻璃旁的桌椅全被清空,放了一架AstonMartin的賽車級跑車坐陣。

【四港青在加國084】The Art of Racing in the Rain

一般而言,看賽事的位置都在草地旁的鐵絲網,不少人早早進場搶佔頭排位置,以露營椅「霸位」,並一早查閱天氣預告,得知會下雨便自攜雨衣。我們一行人完全沒有準備,實在站得累了,便以30元的價錢在大會紀念品店買了一張草地坐墊,然後在草地上撐着傘看比賽。其間,氣温一度下降至10度左右,雨粉綿綿密密地落下,把草地漸漸浸潤成泥地,坐在草地上的我越發覺得自己正在玩着「泥漿摔角」。

港生去年獲加學簽 移民潮下大增逾3倍

香港掀起移民潮之下,不少人舉家外遷,部分則安排子女先到海外升學。據統計,2021年間獲加國移民部(Immigration,RefugeesandCitizenshipCanada,簡稱IRCC)批出學簽的港人共6400人,按年翻3倍。

携家眷申學簽個案增 專家指港生宜謹慎選校科

近年港人來加留學人數急增,有移民顧問公司在接受星島專訪時表示,該公司近期收到30歲以上、欲携家眷以學簽來加的求助個案明顯增加,情況或許與部分港人不符透過「香港通道」B組(StreamB)申請永居的資格有關。

【四港青在加國083】這裡的太陽與家鄉的,有何不同?

【專欄】踏入六月,不知不覺間已很自然地在外出時穿上短褲,皆因溫度愈來愈高,無論是家附近,抑或公司周圍,幾乎一棟摩天大樓都沒有,就更遑論有足夠的陰影讓我們躲避無處不在的火熱太陽。昔日無論天氣如何惡劣也陪伴在旁的牛仔褲,已經開始塵封在衣櫃裡了。

【四港青在加國082】多倫多「變態」天氣

【專欄】在多倫多經歷了數個月寒衣遮體的日子,終於可以讓四肢曬曬太陽,不過這裏的天氣真的很「變態」。立夏以來,氣溫一直徘徊在攝氏10至30度之間,有數天熱得受不了,也有數天要穿上外套。一時熱得滿頭大汗,體感溫度達40度,一時又突然下起冰雹來,甚至有地區六月還會下雪,這麼「變態」的天氣讓我無所適從,所以我養成了每天出門前都看天氣報告的習慣。

【四港青在加國081】我的廚房新寵兒

【專欄】在香港的時候,我其實是很少有機會用上焗爐,一來我家的廚房比較狹窄,縱然家中的那個焗爐已不是很巨大,但也騰不到空間出來擺放,甚至要找地方收好它,到每次要用的時候,先要找個電掣位,再從雜物中找它出來,像個苦力搬來又搬去。

【四港青在加國080】仲夏最後一夜

【專欄】「噠噠噠……」辦公室眾人敲打着鍵盤,「標題再大啲」、「換過張相」……這晚大樓特別熱鬧,有很多陌生的面孔進進出出,也見到不少離開已久的舊同事。我自己在數小時前也成了前員工,想不到畢業後第一份工就是被解僱收場。在仲夏夜被「炒」,我卻不感淒涼,只是有點唏噓和不甘心。

【四港青在加國079】街頭美食節

【專欄】有次在Downtown下班,雖然已是六、七點的時候,太陽還是高懸在天空上,朋友提議一同到附近的「DoWestFestival」走走,於是我便第一次造訪這邊的StreetFestival。

【四港青在加國078】適應生活催化劑

【專欄】偶爾看到家裡的東西時,都不禁勾起一個想法,人脈比省錢更重要。當然並不是說要充乞丐吃軟飯,還記得初到新家時,客廳裡空盪盪的,但隔天剛認識的友人駕車帶我們到IKEA,必要的家具便基本齊全了。但透過友人認識的熱心人,沒有忘記我們之餘,還將家裡多出的東西送給我們,無論是椅子、浴室用具、電飯煲等,統統都令初進家門的我們開心不已,感謝之餘又帶點安慰。

港人救生艇政策多疵漏 關慧貞促移民部速補救

關慧貞强調,香港民運人士亦包括從大專畢業已久者,甚至中、小學生等橫跨各個年齡層的人士;但「救生艇」政策所謂「五年來畢業」的要求,無疑是為在港參與民運者,設下年齡限制,使許多抗爭者無法「上船」。

【四港青在加國077】六月的夢

那夜,我夢見自己身處在一個巨大的禮堂,突然有一個人突然地倒下了,頭上一個大窟窿,血紅色的液體從那小黑洞中潺潺流出,我忽然了解到﹕噢,有人用消音槍射殺他們的目標。

【四港青在加國076】再見了,我的司機

【專欄】記得當初上班的第一天,我認識了隔旁的同事,自此之後,我除了成為他的同事,亦同時成為他的「乘客」。猶記得第一天下班的時候,他就拳拳盛意的邀請我上車,主動問我是否需要搭順風車。但其實我住的地方跟他住的地方並不相近,他如果載我回家,就要先到我家,再折返回去自己家。

加「救生艇」設計欠周 部分上船港青感徬徨

聯邦政府去年開通專為港人而設的開放式工簽(OpenWorkPermit,簡稱OWP,俗稱「救生艇政策」)計劃,吸引無數港青移民加國。但是有部分於2016、17年畢業者,則恐怕無法透過附帶的「香港通道」(HongKongPathway)條款,取得在加永久居留身份。

獲知「香港通道」難通 港青改計劃申永居

去年10月抵溫、現任職行政崗位的Apple表示,在她來到加國前,以為只要能成功到埗,便能在一年後取得永居身份;直到「落地」一段時間,完全明白「香港通道」(HongKongPathway)的條件後,才如夢初醒。

【四港青在加國075】買車的掙扎

首先,以我為例,我住在北約克,這裏的公寓大多都連車位,比起香港月租車位動轍要價港幣四、五千元,已是節省了一筆錢。如果住在獨棟房屋或鎮屋,車位更不是問題。而外出時,許多購物或飲食廣場的停車場都不用收費,只有在Downtown或路邊的公共收費車位,才需要付款。若是在香港,以尖沙咀為例,周末停車費分分鐘高達每小時港幣4、50元,吃一頓飯的時間,可能便要繳付港幣上百元停車費。

【四港青在加國074】口罩和自由

【專欄】早在兩、三個月前,多倫多已移除強制戴口罩的規例,就算在商場內,人們也可以除下口罩。不過,相比起歐洲,多倫多人對防疫還是頗為警戒,直到最近天氣逐漸轉熱,才多了許多人除下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