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

【四港青在加国086】生活的空间

【专栏】有时候我在想来到加拿大后,对我最大的改变,大概就是空间多了。最基本的是居住的环境,以前在香港这个寸金尺土的地方,像我这样有兄弟姊妹的人,自然是做出残酷的决定。由中学开始,我开始被逼做一个“厅长”,没有自己的房间,但来到加拿大后,我总算拥有自己的房间,大概明白什么是私人空间,可以在自己的空间做自己的事,而且你开始明白为何在香港总是会跟家人有些磨擦,出现家庭不和的情况。

40多年现两波移民潮 加港两边走渐行不通

加拿大社会对港人移民潮并不陌生。在上世纪在80年代初,中英谈判开始,香港已出现外迁风潮,到1989年“六四事件”后更趋明显。根据香港政府统计处的数字,在1981年,港人移民外地的数字为1.83万人,到1989年超过4万,1990年更突破6万。一直到1997年,移民人数都处于高水平。

【四港青在加国085】满地可满地屙

【专栏】在满地可看一级方程式赛车的前一晚,我们一行人特地到Downtown吃饭。在赛车周期间,到处都是浓浓的“赛车味”,餐厅外、街道上,全都挂着黑白格仔旗帜,即使到了晚上十时,整条街依然人满为患,有些餐厅似乎在举行着什么特别活动,落地大玻璃旁的桌椅全被清空,放了一架AstonMartin的赛车级跑车坐阵。

【四港青在加国084】The Art of Racing in the Rain

一般而言,看赛事的位置都在草地旁的铁丝网,不少人早早进场抢占头排位置,以露营椅“霸位”,并一早查阅天气预告,得知会下雨便自携雨衣。我们一行人完全没有准备,实在站得累了,便以30元的价钱在大会纪念品店买了一张草地坐垫,然后在草地上撑着伞看比赛。其间,气温一度下降至10度左右,雨粉绵绵密密地落下,把草地渐渐浸润成泥地,坐在草地上的我越发觉得自己正在玩着“泥浆摔角”。

港生去年获加学签 移民潮下大增逾3倍

香港掀起移民潮之下,不少人举家外迁,部分则安排子女先到海外升学。据统计,2021年间获加国移民部(Immigration,RefugeesandCitizenshipCanada,简称IRCC)批出学签的港人共6400人,按年翻3倍。

携家眷申学签个案增 专家指港生宜谨慎选校科

近年港人来加留学人数急增,有移民顾问公司在接受星岛专访时表示,该公司近期收到30岁以上、欲携家眷以学签来加的求助个案明显增加,情况或许与部分港人不符透过“香港通道”B组(StreamB)申请永居的资格有关。

【四港青在加国083】这里的太阳与家乡的,有何不同?

【专栏】踏入六月,不知不觉间已很自然地在外出时穿上短裤,皆因温度愈来愈高,无论是家附近,抑或公司周围,几乎一栋摩天大楼都没有,就更遑论有足够的阴影让我们躲避无处不在的火热太阳。昔日无论天气如何恶劣也陪伴在旁的牛仔裤,已经开始尘封在衣柜里了。

【四港青在加国082】多伦多“变态”天气

【专栏】在多伦多经历了数个月寒衣遮体的日子,终于可以让四肢晒晒太阳,不过这里的天气真的很“变态”。立夏以来,气温一直徘徊在摄氏10至30度之间,有数天热得受不了,也有数天要穿上外套。一时热得满头大汗,体感温度达40度,一时又突然下起冰雹来,甚至有地区六月还会下雪,这么“变态”的天气让我无所适从,所以我养成了每天出门前都看天气报告的习惯。

【四港青在加国081】我的厨房新宠儿

【专栏】在香港的时候,我其实是很少有机会用上焗炉,一来我家的厨房比较狭窄,纵然家中的那个焗炉已不是很巨大,但也腾不到空间出来摆放,甚至要找地方收好它,到每次要用的时候,先要找个电掣位,再从杂物中找它出来,像个苦力搬来又搬去。

【四港青在加国080】仲夏最后一夜

【专栏】“哒哒哒……”办公室众人敲打着键盘,“标题再大啲”、“换过张相”……这晚大楼特别热闹,有很多陌生的面孔进进出出,也见到不少离开已久的旧同事。我自己在数小时前也成了前员工,想不到毕业后第一份工就是被解雇收场。在仲夏夜被“炒”,我却不感凄凉,只是有点唏嘘和不甘心。

【四港青在加国079】街头美食节

【专栏】有次在Downtown下班,虽然已是六、七点的时候,太阳还是高悬在天空上,朋友提议一同到附近的“DoWestFestival”走走,于是我便第一次造访这边的StreetFestival。

【四港青在加国078】适应生活催化剂

【专栏】偶尔看到家里的东西时,都不禁勾起一个想法,人脉比省钱更重要。当然并不是说要充乞丐吃软饭,还记得初到新家时,客厅里空荡荡的,但隔天刚认识的友人驾车带我们到IKEA,必要的家具便基本齐全了。但透过友人认识的热心人,没有忘记我们之余,还将家里多出的东西送给我们,无论是椅子、浴室用具、电饭煲等,统统都令初进家门的我们开心不已,感谢之余又带点安慰。

港人救生艇政策多疵漏 关慧贞促移民部速补救

关慧贞强调,香港民运人士亦包括从大专毕业已久者,甚至中、小学生等横跨各个年龄层的人士;但“救生艇”政策所谓“五年来毕业”的要求,无疑是为在港参与民运者,设下年龄限制,使许多抗争者无法“上船”。

【四港青在加国077】六月的梦

那夜,我梦见自己身处在一个巨大的礼堂,突然有一个人突然地倒下了,头上一个大窟窿,血红色的液体从那小黑洞中潺潺流出,我忽然了解到﹕噢,有人用消音枪射杀他们的目标。

【四港青在加国076】再见了,我的司机

【专栏】记得当初上班的第一天,我认识了隔旁的同事,自此之后,我除了成为他的同事,亦同时成为他的“乘客”。犹记得第一天下班的时候,他就拳拳盛意的邀请我上车,主动问我是否需要搭顺风车。但其实我住的地方跟他住的地方并不相近,他如果载我回家,就要先到我家,再折返回去自己家。

加“救生艇”设计欠周 部分上船港青感徬徨

联邦政府去年开通专为港人而设的开放式工签(OpenWorkPermit,简称OWP,俗称“救生艇政策”)计划,吸引无数港青移民加国。但是有部分于2016、17年毕业者,则恐怕无法透过附带的“香港通道”(HongKongPathway)条款,取得在加永久居留身份。

获知“香港通道”难通 港青改计划申永居

去年10月抵温、现任职行政岗位的Apple表示,在她来到加国前,以为只要能成功到埗,便能在一年后取得永居身份;直到“落地”一段时间,完全明白“香港通道”(HongKongPathway)的条件后,才如梦初醒。

【四港青在加国075】买车的挣扎

首先,以我为例,我住在北约克,这里的公寓大多都连车位,比起香港月租车位动辙要价港币四、五千元,已是节省了一笔钱。如果住在独栋房屋或镇屋,车位更不是问题。而外出时,许多购物或饮食广场的停车场都不用收费,只有在Downtown或路边的公共收费车位,才需要付款。若是在香港,以尖沙咀为例,周末停车费分分钟高达每小时港币4、50元,吃一顿饭的时间,可能便要缴付港币上百元停车费。

【四港青在加国074】口罩和自由

【专栏】早在两、三个月前,多伦多已移除强制戴口罩的规例,就算在商场内,人们也可以除下口罩。不过,相比起欧洲,多伦多人对防疫还是颇为警戒,直到最近天气逐渐转热,才多了许多人除下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