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港青在加国051】我是业余肉类处理员

【专栏】 来到加拿大后,自觉自己的“网球手”似是严重了不少,偶然握紧拳头也会隐隐作痛,大概是煮饭拿锅具的日子较以往多了。加上动刀的时间也多了很多,当然动刀并不是干什么坏事,而是斩猪劈鸡。

在加拿大你只要愿意付出多一些劳力,可以节省的金钱随之也多一些。尤其是在食物的处理上,例如在超市你就不难发现,一盒去了骨的鸡扒,其实份量不算多,体积也不算大,偏偏价钱却要上二十多元,也许是售价把人工、加工费都统统算进去,不过从煮饭的角度来看,无皮无骨的鸡扒确实方便得很。

反之而言,那些连骨的鸡扒或是鸡腿价格却截然不同,差不多的份量却便宜很多,只是多了一根骨和一块皮,价钱可以差天共地,所以这个时候我总是会挣扎很久,究竟是买有骨的还是无骨的,因为去骨是件不容易的事,要小心翼翼的割开鸡髀,直至它露出那根鸡骨,接下来就要尽力令它“骨肉分离”,如果动作不够利索,一些鸡肉残留在骨头上,怎么也割不下,非常浪费。所以每次去骨都是费心又费力,才可以完完整整把鸡肉留下,把骨头去掉。但我思前想后,最终也往往会为了节省金钱而选择出卖劳力。

其实除了去骨外,切割猪肉也是件极之平常的事,在大型的超市如Costco,一大块巨型的猪肉往往十分便宜,非常化算,而且量大质优,买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手,买好几大块回去。但回到家才发现是恶梦的开始,首先其实这些肉也不耐放,要立即好好处理,但切上来才发现当个肉类分割员绝非易事,切成几大块后,又要切成片成丝,分别装入不同的食物盒中,再放进冰箱。没有一时半刻也不可能完成这繁杂的工序,而且每次完事,手都会酸痛好一会儿,但在这些百物腾贵、物价上涨的日子,当个业余肉类处理员也是在所难免。

文:咕菇固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约克区空置房屋的业主应该纳税吗?应纳多少?

萨尼治枪击案 仍有2名警员留院治疗

车道加阔遭投诉 屋主须回复原阔度 否则被检控

受加息影响 大温房屋销售量按年跌35%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