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抵埗攻略

【四港青在加國143】抵港的那三天

由於航班的時間比較尷尬,進入禁區後以至第一程到溫哥華的航班下機後,也一直沒有機會吃晚餐。餓着肚子狂奔到千丈遠的閘口準備登上直飛到香港的航班時,才發現原來這裡也要檢查文件!沒錯,又是剛剛提到的那一堆東西,有趣的是,這次職員也是數着手上的文件時不禁苦笑起來,看來加國的人們還是不太習慣香港那一套「嚴謹」的防疫措施。

【四港青在加國142】事頭婆與媽咪麵

【專欄】最近有一個大家都熟悉的老婆婆離世,每個人彷彿都在歇力回想女皇於自己的意義,為自己想出一個合理的悼念理由。對於在九七前兩年出生的我來說,小時候對事頭婆的認知就是一個在電視機內「行行企企」的pinklady,到處都看到她的頭像,只知道她是女皇,但不知道她做了甚麼,有甚麼功績,不過她倒是給了我一個深刻的教訓。

【四港青在加國141】無現金生活

【專欄】從前看新聞的時候發現加拿大被評為十大無現金國家,我深感認同,這些日子來自己都鮮有機會用上現金,以前塞滿一大堆現金的銀包如今早已減磅,只剩得幾張紙幣,其中一兩張還是港幣,現在出街消費也只帶上debitcard或是creditcard就算,這邊的商店基本上都接受用卡支付,很少會要買滿多少才准許用卡。

【四港青在加國140】加拿大的嘉年華

多倫多這裏也有類似嘉年華的活動,但活動更大型和多元化,比較像一個博覽會,那就是CNE。除了機動遊戲、小食攤位和攤位遊戲,還有類似工展會的促銷會,售賣各種家品,對於香港人比較新奇的商品是大型的露天按摩浴池,價錢未至於天價,但對寸金尺土的香港來說,要在家中容納這樣巨型的浴缸,真的難以想像。

【四港青在加國139】列印機壞了

【專欄】連同大學期間兼職的那幾年,大約有6、7年時間,我都是從事文字相關的工作,加上我是老派的人,許多時候都習慣把重要文件、字句、頁面打印出來,方便另作保存。因此移居這兒後的第二步,便是添置打印機,第一步當然是購置必要的家具。

【四港青在加國138】塞翁失馬

練習夠了,便走入考場準備考試了。怎料弄了一會,才發現因為程序出錯導致誤了考試時間,我們等了又等,等到試場即將關門了,還是決定先放棄今天考試吧,反正又不是急着一時。其實本來一直都不太緊張,所以這小失誤也沒有影響今天的心情,而想不到接下來的才是好戲。原本想着又要回到偶爾全程奔馳偶爾長期塞車的401,但師傅卻決定走另一條路,正是聽了很多遍的Highway7。

【四港青在加國137】加拿大過中秋二三事

月餅—前幾天經歷了第一個在加拿大的中秋節,拜工作所賜,早在兩星期前已不斷吃各種月餅,雙黃、三黃、四黃;冰皮、奶黃、豆沙都試過,當中最令我一試難忘的,是同事自製的奶黃月餅。

【四港青在加國136】抗通脹

【專欄】疫情加上戰爭,通脹就像凶猛的野獸,在全球各地肆虐,而在加拿大的我當然也深深感受到通脹之苦,尤其是看着超市的價格每月都加了不少,還記得當初來的時候,三十隻雞蛋也不過六元,如今一看,雞蛋早已由六元變到七、八元,都快要突破十元的關口。面對來勢洶洶的通脹,着實令人吃不消,要想點方法來自救。

【四港青在加國135】關於寂寞

【專欄】我不是一個深閨的人,過往也總愛去旅行,甚至熱衷前往外地作長時間的交流活動,因為我酷愛那種「在國外如本地人生活」的感覺,好像突然經歷多一段人生一樣。那時的我完全不會想家,也未曾感覺過homesick。

【四港青在加國134】延遲的適應不良

【專欄】如果人類是一部機器,孩童時期大概是設置和調整的時期,待你成年以後,故鄉的氣候、生活習慣和飲食都已「入血」,一旦離開,就如魚兒換缸一樣,面臨不適應的風險。只是有些人的反應大點、有些人少點;有些人反應來得快點,有些人的反應來得慢點。

【四港青在加國133】回港的路

下一步就是富有香港特色的隔離酒店了,當時香港仍在走七天隔離的政策,便預訂了較為便宜的,也要盛惠六千多港幣。怎料過幾天後政府又跳出來說會轉為3+4的隔離措施,也就是3天酒店、4天居家,心裏大呼不妙之時,幸好酒店主動說會退回之後4天的房租,這裏便算是四千港幣。

【四港青在加國132】爆谷成癮

【專欄】我在香港沒有屯積零食的習慣,一來不嗜,二來因為懶,懶得到超市採購。不過我的室友們可不是這麼想,來到加拿大後,每星期都會到一兩次超市,只要走一轉Costco,家裏總會多幾包零食,一時是薯片;一時是花生;一時是曲奇餅,或者是一些奇奇怪怪的袋裝零食。本來我是不會碰這些零食,直至室友帶回來一包爆谷。

【四港青在加國131】各散東西

但如今這一別,我們一個在加拿大一個在台灣,我知道大家已經不能再像以往一樣,隨隨便便就可以出來吃個飯,兩者之間的距離已是數以千萬里,中間隔着再也不止是數條街道而已,而是數十個國家。從前的我覺得一段友誼再遠的距離也不過是屯門是天水圍是大西北,但想不到現在與朋友吃飯已不再是一程車可以解決的事,甚至是需要轉一兩程機的。

【四港青在加國130】Imagine Dragons

【專欄】中學時期開始喜歡樂隊ImagineDragons,大概和喜歡樂隊五月天一樣,喜歡他們歌曲中對世界、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社會議題,甚至自由、愛、和平等美好的冀盼。他們的歌曲有時真的會讓我錯覺自己是無堅不催。

【四港青在加國129】「批」鬥大會

【專欄】不少來加拿大的香港人,在報讀課程時都會按自己的興趣選擇,因為所謂一年制課程,只不過是兩個學期,實際就讀時間可能短至8、9個月,所以我認識至少兩個朋友就讀烹飪或廚藝課程,他們課堂上的作品多得自己都吃不完,於是我們這些朋友們便受益不少了。

【四港青在加國128】透徹的多倫多?

【專欄】還記得人生中的一大污點,就是參加過為期一個多月的深圳實習團,至今與朋友談起仍感到十分後悔。在最後一天的個人感想裏,我毫無保留地表達了自己對該市的厭惡,持平地批判一個所謂發展迅速的城市中比比皆是的弊病。文章當然沒有獲發表在那團體的刊物上,我也無所謂,這些記憶就自自然然在我腦海裏抹去了。

【四港青在加國127】央街茶記

【專欄】曾經在NorthYorkCentre附近,央街有一間價錢公道,味道最像樣的港式茶餐廳,那是我和室友們最常去的餐廳。可是,在數個月前開始,那間餐廳因為抽氣扇壞掉而停業,自那天起,室友三不五時都會致電該茶記,每次都是同一段令人沮喪的電話錄音。但我們依然心存盼望,想像終有一天會重新開業,直至最近一次經過,餐廳內終於亮燈,只是我們再也無法興奮起來。

【四港青在加國126】到底「熱氣」是甚麼?

【專欄】連日來受盡「痱滋」之苦,先是喉嚨長了一粒後,使我吞嚥困難,幾乎吃不下飯,連吞口水都痛得要命,好不容易捱過了這艱難的時刻,沒多久發現舌頭又長了一顆,現在連說話都變成「黐脷筋」,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痱滋之禍好像蔓延到了唇邊,發現長了小白點,又會有陣陣的痛楚,真是苦不堪言,而在香港常用的痱滋膏這邊也沒有在賣,被迫轉用了其他牌子的痱滋膏,但價錢卻貴了一大截,真是口痛心又痛。

【四港青在加國125】Look back

誠如專欄名目「四港青在加國」,編輯想找幾個剛來加拿大的年輕人,記錄初到埗生活種種,給後來者一些參考。比我們更熟悉這個地方的大有人在,當初編輯找上我們,除了因為「就手」,更因為我們對一個新的國度仍有新鮮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