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抵埗攻略

【港青在加国207】八百里长征(下)

【专栏】上回提到我带着小猫由卡加利前往FortMcMurray,在离开Edmonton大约需要多一个小时便到了室友弟弟的家。室友弟弟的猫是我养小猫的一个契机,当时去探望他的时候,他刚养了一只灰白短毛小猫,甚是黏人。他的猫比我的只大两、三个月,样子亦是很可爱和活跃。这次是我第二次见他的猫,不同的是我带着我的小猫前来探望他,好让两只小猫互相熟悉一下对方,毕竟她们最后也是有机会成为室友的。

【港青在加国 206】墨西哥游

【专栏】来了墨西哥一个礼拜,还是觉得这里很像泰国。尤其是因为待在旅游城市坎昆,这里的城市规划像极了泰国——度假酒店林立、小店和餐厅的人的热烈招徕、阳光与海滩、外国大企业的进驻、以及重口味的饮食等等。

【港青在加国205】忆故友(二)

【专栏】长大后,各有各的忙碌和生活,渐渐便没有联络,但在社交媒体上,可以看得出她依然真诚炽热地向自己的理想进发,在世界各地的非牟利机构工作,也在海外完成了硕士课程。

【港青在加国204】忆故友(一)

我和这位朋友是名符其实的“同窗”,那个学期我们一同坐在后排窗边的位置,老师总是难以看到我们手里正在做着什么,于是上课时、做练习时,甚至小组讨论时,我们都有可能会分神、偷懒,在抽屉底下偷看书、偷做功课等等。

【港青在加国203】加拿大世界杯之旅

【专栏】刚过去的周日,是卡塔尔世界杯正式开幕的日子,这届世界杯可算是话题多多,外间盛传卡塔尔靠着金钱势力成为主办国,之后的一连串负面新闻,酷似方舱医院的球迷村、兴建设施导致不少工人丧生、赛前宣布球场禁止卖酒等等,令这小国成为全球焦点。但除了这些花边新闻外,更令我们兴奋的,自然是努力打入世界杯的加拿大啦。

【港青在加国202】回家饮汤

【专栏】回香港只有短短两星期,几乎每天都与不同朋友食饭,在家的时间不多,与家人相处的时间更少,加上父母要工作,弟弟要上学,一家人坐埋一枱食饭只有两顿晚饭。不过饭可以唔食,汤冇得唔饮。

【港青在加国201】多伦多的汽车生态

【专栏】本人对汽车向来不太算熟悉,只是勉强认得某些著名汽车品牌的标志,例如是丰田、本田、宝马,算是可以一眼认出,但只要说到汽车的型号、性能就真是一窍不通,特别是身边很多的朋友都是车迷,对车的型号却是如数家珍,自己在旁总是听得一头雾水,不过对于多伦多的汽车百态倒是有颇深的体会。

【港青在加国200】八百里长征(上)

【专栏】十一月尾我要去多伦多了!来到加拿大已经有一年余,除了在亚省之外都未曾去过其他省分游玩见识过,而从年头一直跟远在多伦多的朋友说起,去到最后看到有平机票便二话不说的行动起上来。买好了机票,解决了大假事宜,便将最后一个问题也处理掉——我的小猫何去何从?

【港青在加国199】生活态度

【专栏】我从小就不是个照规划做事的人,喜欢生活得有弹性一点,毕竟计划赶不上变化。但万一暂时失去动力,就很容易被惰性拉后腿,什么都做不成,颓丧忧郁。父亲常常强调,说人的运作是有规率的,找到自己的规率,然后适时作息、工作娱乐,身心都会健康,做事的效率也会加倍。不少心理学研究也发现,早期形成的日常常态习惯,也让儿童减少忧郁焦虑的症状,容易发展出更多健康的行为。

【港青在加国198】多伦多男子图鉴 —— 紧身衣男子

【专栏】加拿大以多元社会著称,多伦多更经常举行大型的同志活动,吸引了不同性向、性别、肤色的人士参与。在这类“大型派对”上,各人都会悉心打扮,希望展现独特的衣着风格和个人价值。即使他们的衣着相对出位、特立独行,原来依然会“撞衫”、“撞风格”。

【港青在加国197】饺子

虽然我挺喜欢吃饺子,但那并不是我的最爱,只是饺子易于保存,制成后放在冷藏格,可保存长达两个月,因此在我无法陪伴父母、他们独自待在家中的时候,母亲便亲手制作饺子给我。

【港青在加国196】煲剧之觉悟

【专栏】自从在香港辞职准备来加拿大后,每天的空余时间除了打机外,也意想不到地养成了煲剧的习惯。唤醒体内煲剧魂的,是当时ViuTV重播的美剧《Friends》,每天回家时都看到母亲坐在沙发上沉迷地追剧,一开始我也不以为然,毕竟是她习以为常的活动。但看着年近六十才开始有兴趣看美剧学英语的她,心里不断计算与她相处的余下日子,就自然地坐在沙发一同大笑起来。

【港青在加国195】“欢迎嚟到我哋嘅家乡香港”

【专栏】上星期趁着0+3回到香港处理一些事务,顺道与家人团聚、与朋友见面。为了节省那十多小时转机时间,争取与家人朋友多见几面,贵一点也要搭直航,所以这次选了国泰。

【港青在加国194】迟来的世界杯

 但谈到这次世界杯,当然离不开背后的黑幕,在由卡塔尔击败美国取得举办权的那刻,质疑的声音已铺天盖地,特别是卡塔尔的夏天酷热,气温甚至可以达至50度,几乎不可能进行高强度的赛事,而卡塔尔本身亦没有足够的基建去举办如此盛大的赛事,选票的背后是卡塔尔开出一张张空头的支票,以及一箱又一箱的金钱贿赂不同洲分的足协和FIFA官员。

【港青在加国193】雪地意外

在暴风雪的早上我又再次冒着大雪铲雪。邻居一个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伯看到我在铲雪,便和我闲聊了数句,亦叫我将他门前的雪铲走好让他待会出门。原是想“各家自扫门前雪”的我,最后还是帮他清理了前门的雪,但后门的雪才是恶梦的开端。

【港青在加国192】万事起头难

【专栏】小时候,父母工作繁忙,经常夜归。平日家里只有我、弟弟和菲佣姐姐。弟弟淘气又麻烦,所以我懒得理他。我的睡房里有一台收音机,好像是爸爸不要的。每天晚上,我总听着麦润寿麦sir的《星空奇遇铁达尼》睡着,听着同龄人的烦恼(听众全都是小学生和初中生),感觉没有那么孤单,八卦的我也常好奇同龄人的内心世界。

【港青在加国191】多出来的一小时

【专栏】一般而言,转冬令时间当下不会令人有所察觉,因为大多人都在睡梦中,但对于我这种夜猫子来说,却是十分明显,尤其是工作到午夜时分,头昏脑胀之际,看一看表,怎么还是二时多,那感受就最为真实。不禁怀疑自己是工作得太辛苦,觉得时间都变慢了,还是自己效率终于有所提高,做了不少东西,时间才过了一点。

【港青在加国190】器官捐赠

在香港,若你想进行器官捐赠,往往都要主动到他们的网页进行登记,平日在医院、诊所,都甚少见到这类的小册子或申请表。当年十八岁前夕,在学校一个讲座内得悉有香港器官捐赠系统的资讯,以及香港大学大体老师的计划,才得悉原来人死后,除了麻烦家人劳神伤财地讨个骨灰位,还有甚他选择,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帮助别人,于是一满十八岁,我便自行在网上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