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慧然-專欄

把老婆養胖

日本一名師奶,據說是曾經的中學校花,婚後極受丈夫寵愛。受寵的妻子從不擔心失寵,肆無忌憚任體形膨脹,體重最高峰時達一百六十多公斤,以亞洲人(不論男女)的骨架,屬難以想像的重量。「校花」接受記者訪問時喜不自勝地表示,「無論我變成甚麼樣子,老公都依然深愛我!」

大佬生氣了(下)

找到原因後,這晚我特意去貓房陪兩隻貓睡覺。大佬興奮莫名,不時在我牀上跳上跳下,時而去貓樹睡,時而來搶我枕頭,時而玩我的頭髮……一夜無眠,總算贏回大佬的心。都說貓像心思複雜的女人,我信。

大佬生氣了(上)

最近幾天,家中的貓貓大佬一直不搭理我。抱牠,牠撐手撐腳推開我,找機會很快掙脫。靠近牠,牠退後一點,也不逃走,但是跟我保持距離,冷冷地打量我。那模樣,根本就是告訴我,「我們不再是朋友。」拆了一包牠喜歡的貓零食,牠馬上過來,吃完了調頭就走,完美示範𡁻完鬆。

沒有車牌的女人

以香港的標準,中產區必定有完善的配套設施,近超巿,近地鐵,公共交通方便。卡加利相反,愈是高尚住宅區,愈要遠離超巿、公車等令人群聚集的設施,反正每個成年人都得駕駛。

高壽老人

更令人羨慕的是,F的媽媽已屆九十六歲高齡,生活仍可自理,所以獨自居住。我沒問F他媽媽會不會駕車外出購物,也許靠子女幫忙,也許用網購。如果能自己駕車外出就更了不起了!生活圈子會拓展,會有更多屬於她自己的社交活動。

我的「老」朋友

在網球俱樂部,有幾個退役球員,其中一個是前加拿大國家隊隊員F,參加過大滿貫比賽的職業選手,退役後他仍然每天打幾個小時網球。我一直以為他六十出頭,他體格壯健,腰背挺直,肌肉結實而勻稱。步幅大,場上各種刁鑽位置的球都會奮身追逐,幾乎沒有他追不到的球。

南瓜飯

秋天是吃南瓜的季節,南瓜品種很多,不過我最常買的是美國生長的日本品種南瓜。這種扁圓形的南瓜,水分少,甜度高,而且皮厚,買回家可以在常溫下放置很長時間。跟洋葱一樣,是我家常備的蔬菜。

吻賀

朋友生日,送上吻賀算不算過分?不能一概而論。首先要視乎是哪一種朋友,若只是泛泛之交,當然應該避免身體接觸。若是初次見面,老實說連能不能成為朋友都屬未知數,當然應該保持距離。

吃漢堡抗抑鬱

我不敢說自己拒絕碳水,因為戒碳水非常困難,但是我盡量少吃碳水化合物。人類很奇怪,愈是不讓你吃的東西,你愈想吃。愈是告訴你快餐不健康、漢堡包不健康,反而愈想吃。所以,當我非常渴望的時候,我會容許自己放縱,去麥記買雙層魚柳包。

優先座事件

根據「澄清後的澄清」,事件大致如下:兩位台媽帶着三個孩子及一輛幼兒手推車上車,用英文對坐在優先座上的乘客說:「ThisisPriorityseat,Priorityseat!OK?」乘客息事寧人讓出座位。台媽之後以教育小孩為由,指桑罵槐,指優先座應該讓孩子坐,剛才那位乘客「無家教」。過程中有老人上車,小孩並未讓座予老人,而台媽繼續說教,最終惹其他乘客不滿並拍攝。

個人的時間與空間

我一向喜歡請朋友來家中吃飯,除非我認識對方的伴侶,否則只是邀請朋友本人。我不完全確定這是否香港人的文化,至少在香港我的朋友圈子內,從同事到相熟的朋友,大家相約聚會,都不喜歡帶另一半出來。

大佬和細佬

不經不覺,兩隻貓來到我家十一個月了。我到現在還很慶幸同時領養了兩兄弟,也許因為牠們從出世就在一起,同時來到陌生環境後,有兄弟相伴,壓力大大減少。所以牠們從入屋的那一刻開始,就很自然地把我家當作牠們的家,在貓房四處巡視,跳上床跟我一起睡覺。

吃飯減肥?

日本有營養師認為一日三餐吃飯並不會影響健康,只要讓飯和主菜的比例保持在六比四,即六份飯配四份主菜,甚至還能減肥,而且不需要做任何運動。這一說法匪夷所思,但是,可能因為日本喜歡吃飯的人太多,太想為吃飯尋找合適的理由,所以深信這種吃法的人並不少。

茶葉蛋奇案

高雄一名男子,去便利店購物,發現店內電鍋中滷着茶葉蛋的汁水快煮乾了,竟然用自己的私家馬克杯去盛了一杯水,加進鍋中。當時正值疫情,店長和其他顧客目睹這一幕,齊齊儍眼。店長事後當着所有顧客的面,把整鍋茶葉蛋倒掉。便利店因此將多手顧客告上法庭,要求賠償。賠償分兩部分,第一部分是一鍋茶葉蛋的損失,六百元新台幣,第二部分是便利店商譽損失,求償一百萬元新台幣。

素食與健康

周末有幾個朋友來我家吃飯,沒想到其中一個居然是素食者!可能是物以類聚的緣故,我的朋友多數跟我一樣,無肉不歡,無辣不歡,無酒不歡。有朋友來吃飯,我下廚從無顧忌,見到甚麼食材新鮮就買甚麼,我覺得好吃的食物,朋友也都愛吃。

運動減肥辛苦嗎?

後來學乖了,我在加拿大的家中只有幾個啞鈴、四塊瑜伽墊。一塊瑜伽墊放在車尾箱,其餘三塊放在不同的房間,原意是無論處身哪一個房間都可以練瑜伽,養成隨時運動的習慣。不過最後我每天都在使用的,只有放在車尾的那一塊,那是我拎去健身房上瑜伽課時用的。疫情後,每個人都養成了用私家瑜伽墊的習慣。

賺了?蝕了?

九龍城一家開業四十年的麵包店宣布執笠,懷舊顧客排隊「送別」,惹女員工(貌似老闆娘)不滿,抱怨顧客不懂得珍惜,到執笠才去幫襯。事件見報後,峰迴路轉,有人出手打救。這是後話了。

超巿門口「驗單員」

說實話,我到現在還不太習慣超巿門口的「驗單員」。Costco門口站著兩個職員,一左一右,檢查離開鋪頭的每一個顧客,逐個檢查收據,比對購物車上的戰利品。當然,以北美洲人的購物習慣,絕大多數顧客去Costco,會買一至兩個星期的食物和日用品,把整架購物推車塞得滿滿當當。「驗單員」當然不可能真的逐項貨品核對。此舉象徵意義比較大,「我就是不信你」的意味甚濃。

不要試煉人性

在美國各州總共擁有一百零七家分店的連鎖超巿Wegmans,在疫情期間推出「無接觸付款」程式,顧客在手機下載App之後,不用接觸收銀員,也不用碰觸店內的收銀機,只需要通過自己的手機掃描商品,然後直接在應用程式內付款。這一付款方式,在疫情期間既減少了顧客與收銀員之間的接觸,也減低了多人排隊導致的病毒傳染風險,方便快捷,理念非常好,深受年輕顧客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