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港青在加國029】加港情深

【專欄】提及加拿大和香港的淵緣,許多人都不期然想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加拿大派出2000名士兵增援,當中超過500人魂斷香港。他們不少是18、19歲的年青人,有些人甚至在船艦駛進太平洋,才得悉目的地是「香港」。

每次想到這段歷史,除了佩服有名有姓、立下赫赫戰功的英勇戰士,有時更為那一百多面無名碑的主人心痛。我自己也有一個弟弟,我無法想像他於18、19歳,本應無憂地揮霍青春的年紀,便需要踏上征途,不止是為了保家衛國,更是保護地球上另一端素未謀面的人。我也無法想像士兵家人的心情,在往後數十載,他們對於自己的孩子、兄弟是生是死,皆一無所知,只能期盼他們某一日會回家。在那個依靠書信溝通的年代,隨時哪一天的任何一封信,便會毫無預警地成為訣別。

在香港,每年11月第二個星期天是和平紀念日;加拿大則把11月11日定為「國殤紀念日」,以紀念兩次世界大戰中犧牲的軍人和平民。除了曼尼托巴、安大略、魁北克和新斯高沙四省外,國殤日都是公眾假期,可以休假一天。

雖然在香港和安省,11月11日都不是假期,但自我十多歳認識了這個紀念日起,我每年都會在胸前別上一朵虞美人花;即使沒有花,也會別上一條紅絲帶,提醒自己珍惜和平的可貴,記住戰爭的殘酷,做一個擁有獨立思考的公民,不可以盲從當權者的決定,令千萬個無辜的平凡人受苦。我亦深信只有被遺忘才是真正的逝去,於我而言,祭拜或紀念除了出於思念,也彰顯記憶的力量,只要我們記住亡者,他們便會永存於我們心中。

文:葉珮泓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G7峰會:杜魯多調侃普京赤膊騎馬照

通脹飛升之下食品零售商哪家強?Empire還是Metro?

加拿大移民申請積壓阻礙經濟增長

三年錦標荒眼看結束在望   安德里斯古德賽功虧一簣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