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專欄

【李純恩專欄】祝她旅途愉快

上一次見到佩佩是好多年前,她在香港。只要有新電影上畫,不論甚麼國家的片子,她都會去看,幾乎天天進戲院。她說反正起得早,每次都看早場,老人家戲票有優惠。她是真正的電影迷。

【李純恩專欄】最要緊難吃

動物保護組織為了保護南非犀牛免遭獵殺,發明了一種放射性物質。這種物質裝在一個膠囊之中,動物專家找到野生犀牛,麻醉之後在犀牛角上鑽一個小洞,將膠囊埋進去,再抹上膠水,天衣無縫。

【李純恩專欄】累人累己的愚蠢

現在最希望拜登堅持參選總統的,大概就是特朗普了。這樣一個老弱癡呆的對手,已經不是容不容易對付的問題,而是因為有了他的陪襯,自己才特別英明神武。這樣的對手,簡直就是上天派來給自己鋪路上位的幫手,為自己舖出錦繡前程。所以,特朗普現在最想的,就是拜登不聽黨友的話,頑固堅持,那麼自己現在不但已經一隻腳踏進了白宮,而且屁股都己沾到了橢圓形辦公室的沙發上了。

【李純恩專欄】半夜藍天

半夜看溫布頓網球賽,打到尾聲了,越來越激烈。休息時間走出陽台舒展一下,見到對面山頭上的雲十分明亮,竟然是藍色的。再往遠處望去,只見東九龍上空一片藍光,將那一帶的雲都映成了藍雲。此時午夜已過,天氣悶熱,以為天有異象,馬上用相機拍了下來。

【李純恩專欄】禍兮福所伏

特朗普演講遇刺,受輕傷,大難不死。中國人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句話用在特朗普身上,或許也沒錯。不管開這一槍的人到底因為甚麼目的,這一槍,很有可能把特朗普送進白宮,再次執政。

【李純恩專欄】水仙花和知了蛋

黃永玉先生百歲畫展中有他95歲時畫的一幅水仙,一叢水仙花種在一個鮮紅的花盆中怒放,形態生動,色彩強烈。在水仙花周圍,是永王先生寫的長跋。這也是他的特色,他的畫常常帶着長長的文字,畫好看,文字生動活潑,相得益彰,一幅藝術作品的層次由此拔高。

【李純恩專欄】歧視

朋友問我有沒有種族歧視,我說只要瞭解人性,就不會有種族歧視,因為人性複雜,人的分類便不應該那麼簡單。每個種族裏都有壞人有好人,有討人喜歡的人和討人厭的人。若是歧視了一個種族,那就會以偏概全。

【李純恩專欄】會不會吃辣?

第一頓,覺得很辣,第二頓,也辣,第三頓,好一點了,然後慢慢適應,四五天下來,竟然發覺自己可以吃辣了。

【李純恩專欄】杜甫一定要瘦

在成都去杜甫草堂走走。星期天,遊人很多,門前的「草堂路」上車龍排得很長。那一帶是很好的住宅區,草木蔥鬱,有湖,湖上白鷺低徊,荷花盛放,若不是天氣悶熱,光在外面走走已十分愜意。

【李純恩專欄】在成都逛街市

我的旅行團以散漫著稱,能走在一起的團友也都是享受散漫之人。由此之故,在安排行程的時候也以此為目標,去繁就簡,不將節目排滿,即使訂下的行程,也可以即興更改,隨性而為。

【李純恩專欄】吃雞看熊貓

出城的車很多,差不多開了一個小時才上高速公路,原先打算先到都江堰熊貓樂園看熊貓,然後吃午飯,但怕車程遠失預算,便先去預訂的餐廳吃個早午飯。

【李純恩專欄】旅遊旺季

一早到機場,機場外已排起車龍,許多拖兒帶女的遊客,令我想起也曾有過這般不辭辛勞的歲月。中午十二點半降落成都天府機場,落地只有兩班航機,但拿行李卻等了一個多小時。一團人出機場上了旅遊巴士,一個小時後到「順興老茶館」,本來的午飯變了下午茶。好在也真是餓了,大家都吃得很歡。

【李純恩專欄】自己爆格

家裏的小保險箱壞了。保險箱為了證明保險,壞了就打不開了,或者這麼說,起碼保險箱的主人打不開。於是找來可以打開它的人,也就是專業開鎖師傅。

【李純恩專欄】邁向二十年

十九年前《星島日報》副刊主管陳紀良找我,說集團要出一份新報紙,請我開一個專欄。我問紀良是甚麼報紙,她說籌備階段要保密,還不能透露。我說好,那就寫吧。這就有了每天一篇的《好好過日子》,從創刊那日寫到今天,不知不覺十九年過去。

【李純恩專欄】螢火蟲

螢火蟲總是充滿童話色彩的:在黑暗的夜幕中,螢火蟲閃閃出現,先是一兩隻,繼而成群,在樹林和草叢中穿梭,忽高忽低,時遠時近,像一群光明使者在眼前飛舞,如夢似幻。

【李純恩專欄】真找不到人了

這樣子還不肯退下,可見權力的引誘有多大。這自然就給了七十後的特朗普——其實也快八十了——攻擊的機會。特朗普說我不知道他最後一句在講甚麼,他自己其實也不知道在講甚麼。

【李純恩專欄】搔不到的癢處

本來這種事情也不稀奇,但是經過了新冠和流感的洗禮之後,人都變得謹慎起來,於是翌日早晨一起床,我家大婆便從抽屜裏取出一盒三合一的測試劑──這東西現在也成了家中必備之物──讓我測一測。這倒也是很熟手的事情。

【李純恩專欄】要不要冷氣

今年奧運會盛暑在巴黎舉行,巴黎奧運主辦當局宣布因為環保的原因,運動員宿舍只用水冷系統,不安裝冷氣。

【李純恩專欄】看山水如讀書

朋友見我每個月都出去旅行,問,之前三年疫情哪裏都不能去,你是不是很難受?我說這倒也沒有,因為香港大好河山,風景優美,在那段風聲鶴唳的日子裏,行山卻是一個不用戴口罩的機會。在呼吸維艱的那段日子,走在山中不戴口罩大口呼吸,那種自由自在的感覺真好,所以只在香港遊山玩水,也沒覺得日子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