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追擊|深圳灣過關名額炒至3000元 1.7萬人搶1500位

入境內地「七加三」隔離政策實施一周,深圳灣口岸湧現過關潮。港媽顧女士和家人上周六冒着颱風天過關,歷時八個鐘才入住酒店,但無礙回鄉的興奮。現時過關名額一票難求,最高峰時逾一萬七千人搶一千五百個位,黃牛價炒至最多三千元(人民幣,下同)。不少海外華人和內地留學生更花費數萬元,從歐美、非洲等地經香港中轉回國,更增加了過關的人流,以及搶名額的難度。

「驛站預約瞬間就沒有了,你稍微手慢一點都搶不到!」踏入七月,在港定居多年的顧女士打算和兒子、老公回廣州過暑假,她從六月二十日開始搶票,無奈預約太火爆,連續三天都搶不到。

  市民由香港經深圳灣口岸入境時,必須提前在深圳政府設立的「健康驛站房間網上預約系統」預約。在入境內地時間由「十四天集中隔離加七天居家監測」縮短至「七天集中隔離加三天居家監測」後,每天「健康驛站」名額由原定的八百個增至一千三百個。香港醫務衞生局局長盧寵茂昨天更宣布,與深圳政府溝通後,名額增至二千個。另外,香港至珠海的過關巴士也從每天六班增至八班。但這些數字遠遠少於搶票人數,深圳驛站系統顯示,最高峰時有一萬七千人在綫搶票。

  不少市民無奈投靠「黃牛」,記者以旅客身分詢問得知,目前單個深圳驛站名額的黃牛價從一千到三千元不等。由於預約火爆,黃牛也不能「包中」,成功率僅在五成左右。

港婦趕回鄉:人龍足足逾百米

  顧女士一家三口以一千二百元的價格搶到上周六(二日)過關的名額,搶票時「其實已經做好『十四加七』的準備,宣布『七加三』那天正好還是我的生日,真是意外驚喜!」但沒想到,過關前一天突遇八號風球,擔心無法回鄉。

  第二天早上找不到的士,顧女士臨急臨忙加價叫網約車,九點多到達深圳灣口岸時,門前已經有兩百多人排隊,「人龍足足有一百多米」。市民須在口岸現場進行核酸檢測並等候結果,顧女士一家在十一時多收到陰性結果,領取了一條綠手環才能離開香港口岸,到下午四點多才入住東莞隔離酒店。

  同日過關的港人周小姐十點多到達深圳灣口岸,當時已經排了五百多人,兩個小時才輪到核酸檢測,入住深圳羅湖的一家酒店時已是下午六點多,整整折騰了八個小時。

  周小姐發現,過關的大部分是國外留學生,「他們的行李特別多」。「我排隊的時候聽別人聊天,說大部分都是國外回來的。排在我後面的一個小男生也是,他找黃牛花了幾萬塊錢來到香港隔離,再回內地。」

華僑留學生赴港隔離再回國

  疫情爆發後,內地留學生回國可謂「一難接一難」:上萬的高價機票、長達二十一天的隔離,航班大減甚至臨時熔斷……自五月一日起,港府放寬非本地居民從海外入境香港,如今「七加三」政策無疑是喜上加喜,不少海外華人與內地留學生借道香港回國。

  根據入境事務處數據,五月份有將近九千位內地訪客乘飛機抵達香港,六月份更激增逾三萬人,而從前年三月到今年四月,兩年累計勉強超過六千人。

  在愛爾蘭留學的內地生安安稱,她從去年十一月起籌備回國,然而經歷了多次航班熔斷、核酸檢測假陽性等波折,她一直到六月才成功搶到從土耳其飛香港的機票,「買到票才是痛苦的開端,每天門都不敢出,覺都睡不好,飛香港十五個小時全程都沒有吃東西,擔心路上會出差錯。」她現在於香港一家酒店進行隔離,最近也忙着搶深圳灣口岸過關的名額。

  與海外華人與留學生不同,「港漂」似乎沒有打算近期回內地。周小姐說,她的朋友們覺得,「即使縮短很多,你回來也得隔離十天,在香港工作的不可能放那麼久。」而且顧慮往返兩地的「不可控的因素」。「前段時間深圳福田全區都封了,我家住羅湖的也被封了十天,前幾天才解封。他們擔心內地疫情嚴重的話,回香港又會很難。」

星島新聞集團慶回歸25周年專題網站,請即瀏覽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林鄭內地遊料包括京城 林兆波8月9日清華演講

前保險經理訛稱夫推薦客呃獎金1.9萬 判社服令及賠償

Kelly Online|卓永興笑言「鼠王」稱號有專利 梁美芬隔空回應:最好區區有鼠王 

男子青衣墮海昏迷 送院搶救已太遲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