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抵埗攻略

【港青在加國187】新冠後遺症

除此之外,我也感覺到自己的運動能力也下降了不少,雖然沒有如傳聞般連1cm也跳不起,但再次踏進健身房,很多時也有點力不從心,不單止動作不太俐落,可以舉的重量也遠不如患病前,而且做一會兒已經有點上氣不接下氣。也不知是因為新冠肺炎帶來的後遺症,還是因為病久了,身體的肌肉都掉光了。

【港青在加國186】卡加利初雪

【專欄】來到了卡加利已有一年餘,仍記得去年這個時間我一直在盼著何時才會下雪。由來卡城之前便一直聽到很多人說:「你去Calgary呀?好凍喎嗰邊!」直到我來到的時候,我詢問室友,室友說:「這個時候應該已經下雪了。」但卻是一直拖到十一月才下第一場雪。而今年便是和以往一樣,在十月的時候便下了卡城的第一場初雪。

【港青在加國185】駕照驚魂

【專欄】拖延了好幾年,今個夏天終於考了G2駕照。小時候沉迷賽車遊戲的我,學開車時卻緊張非常。畢竟真實世界不是頭文字D,也不是冒險樂園裡的多啦A夢開車遊戲,需要遵守的規矩很多,也必須安全第一,所以真實開車的時候,我還是小心翼翼的。有驚無險,八月的時候考到了g2駕照,開始頻繁地開車周圍去,也慢慢享受駕駛的樂趣。

【港青在加國184】變幻莫測的天氣

在有陽光的日子,即使天氣報告寫着外面只有10度至15度,即使我把窗戶開到最大,也不會感到寒冷,反而感受到乾爽的風徐徐飄入家中,十分舒爽。然而,隨着夜幕低垂,那涼風冷不防就會變得甚有攻擊性,站在窗邊甚至會冷得刺人,原本趴在窗邊看街景的貓兒也會忍不住起身伸個懶腰,跳上床窸窸窣窣的擠到被窩中,捲成一團繼續睡覺。

【港青在加國183】多倫多男子圖鑑 —— 長髮文青

【專欄】在這裏,不少男生都會留長頭髮,而且類型頗多,有些如JohnLennon般鬆垮垮地耷拉在肩上、有些則紥起個小髮髻、有些則把頭髮電成小捲髮,走路時頭髮「彈下彈下」,帶點兒Slash般搖滾氣派,卻又有莫名的傻氣和可愛。

【港青在加國182】病癒後的閒逸

【專欄】上個星期病倒了,被新冠肺炎纏擾了數天,連續五天沒有上班工作,每天凌晨兩三時才睡覺,隔天下午才起床。因此上周六早上要早起到位於Bayview的驗血診所抽血,也是上個星期最早起床的一天,連續幾天沒有出門,自然要貪心地大口大口吸入新鮮空氣。

【港青在加國181】法定咖喱日

【專欄】今天是星期二,除了是這篇專欄刊出的日子,也是央街某戶住客的「法定咖喱日」。先前提及過,我和朋友合共四人同居,其中一人擔當起廚師重任,一煮就煮了大半年,早餐、晚餐、開工飯盒全是他一手包辦,而且味道還不錯。不過只有一人煮飯,餸菜少不免重重複複,蒸水蛋、粉絲煲、番茄炒蛋、炒肉碎,平均散佈在一星期各餐,除了星期二晚。

【港青在加國180】冬天憂鬱

【專欄】自從確診後,已經一個星期留在家中,幾乎都沒怎樣出門,再次踏上上班的路程,才發現十月也已經不知不覺到了盡頭,秋天的味道似乎快要消失得無影無蹤,街道盡是淒涼蕭瑟的感覺,樹幹早已變得啞禿了,很多秋葉都飄散在地上,迎來的風也好像被以前更冷更猛。大病初癒後,感覺自己對天氣很敏感,加上身子虛弱了許多,而溫度急降,身體好像一時吃不消,同時勾起了很多我對加拿大冬天的回憶。

【港青在加國179】廣東歌

【專欄】2019年以前,我是一個很熱愛聽英文歌,而覺得廣東歌不怎樣能上得了檯面的人。就算是在香港人心目中耳熟能詳的陳奕迅,我亦只是僅僅懂得「你當我是浮誇吧」和「天氣不似預期」兩句而已。直到2019年末,被前男友極力推介下,開始聽起了不同的廣東歌,卻是「一秒從未想折返」。

【港青在加國178】住家飯

【專欄】多倫多的物價昂貴,尤其是到餐廳吃飯,除了消費稅,還要付小費。要是隔三岔五出外吃飯,一個月下來便會嚴重超支。小時候獨自來多倫多前,長輩叮囑我得學煮幾道簡單小菜,旁身又好,省錢也好。

【港青在加國177】多倫多男子圖鑑 —— 韓國男生

【專欄】近日發現,不少男作家都會以文章、詩歌描述女性。反觀女性作家,或許他們會以女性視覺寫一些兩性議題,但甚少如男作家般描述男性。我不敢妄稱自己為作家,充其量只是一個紀錄自己生活的人,頂多也只是一個作者。適逢近日和女性朋友聊起在多倫多街上會遇到的男性類型和香港遇到的有何相似和不同,於是生起開啟這一個「系列」的念頭。

【港青在加國176】外賣小費

【專欄】以往在香港,到餐廳吃飯,小費都是統一收取10%,而且只有少數特別聲名的餐廳都才會收小費。即使坐Uber,或使用外賣程式,都沒有付小費的共識,除非該名司機或外賣員特別貼心,才會特別付小費。

【港青在加國175】希望愈大……

先說回劇集,第一季沒有令我很失望,因為沒有希望便沒有失望,除了大量原創角色令人無法代入,以及多段悶得令人發慌的劇情外,極度現代化的對白令人完全無法想像自己正在看一部史詩劇集,與「同朕check吓」簡直有異曲同工之妙。即使故事的主軸沒有完全偏離原著,但這邊改一改,那裡變一變,基本上已變得不似人形,令我油然想起某些金庸小說改編劇集,簡直是不堪入目。

【港青在加國174】一百個人就有一百種番茄炒蛋

在我吃過的眾多番茄炒蛋中,不同人煮的味道幾乎都不相同,絕大部分都是偏甜的,會把這碟菜煮成鹹的少之又少,父親是其中一個,而且鹹得很苦。據母親所說,父親無論煮甚麼都是鹹的,生抽和鹽在他手上都消耗得很快。在我和弟弟的極力抗議下,父親後來終於煮成甜的番茄炒蛋,不過卻甜得像糖一般。不是太鹹就是太甜,在母親多番調教下,父親的番茄炒蛋又變回鹹的,只是不再鹹得苦,多扒幾啖飯還能入口。

【港青在加國173】生不如死的確診日子

【專欄】上星期一的時候,一起床發現自己的腰痛不欲生,勉勉強強煮了早餐,就趕緊搭巴士上班去,公司的同事還跟我說是長期坐姿或睡姿不良所致,我也找了些復康的影片觀摩一下,準備下班回家後,根治這個老毛病。結果做了一整晚的腰部復康運動,發現好了不少,又改良一下睡姿,就這樣安安穩穩睡著了,誰知惡夢才剛開始。

【港青在加國172】Thanksgiving之南瓜「大麻」

從小就認為南瓜多是在萬聖節前後才會出現的食物,而香港的南瓜多數是來源於中國或日本,顏色並非像書本上看到的橙色,而是綠色的。而書本上一向常見的橙色南瓜、奶白色長形的南瓜等,無論是甚麼品種,我們都一律統稱為「南瓜」。卻是在外國,只有橙色的才會叫「南瓜Pumpkin」,而其他一律叫「南瓜屬Squash」。

【港青在加國171】下午茶

【專欄】某年在香港做實習時,父親來接我下班,並帶我去吃英式下午茶。而我最深印象的是父親西裝畢挺,像去約會似的,尷尷尬尬地說:「去茶記食個常餐無咁嬲!」很好笑。但文華東方酒店的下午茶名不虛傳——它的玫瑰草莓醬使我懷念至今。

【港青在加國170】從此以後

其實以我目前的經濟狀況,加上獨居、工時長、居所不定等因素,是不適合把貓接來多倫多,但這是我的籍口,要不是我告訴父母寵物移民顧問的服務只到今年年尾,下年度便要重新付款,我的母親甚至不打算於今年來看我。

【港青在加國169】薛西弗斯

【專欄】以往,人們或許嚮往出國留學或移民,認為國外的生活優越而悠閒,因此當救生艇計劃出籠時,許多人不論政見,都毅然決然離開香港,一方面是出於對香港未來的迷惘和不信任,另一方面為自己博得一個機會,縱然會遇上困難,無論背後的原因是多麼的無可奈何,但那是幸福的,因為這是他們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