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抵埗攻略

【港青在加国263】备战PR

不能说是白驹过隙,但这一年的我在卡加利终于算得上“半个人生赢家”。由一开始只拿着十万港币前来加拿大,然后找到一份很难储时数的兼职,再到我找到新居、安定了下来,又找到另一份辛苦兼职,再失业两个月,才有现在这份人人羡慕的全职工作。及后着手买了一辆二手车,又有能力养猫,渐渐的融入这个城市。在加拿大,运气是不可或缺的,但同样也需付出时间、努力。唔怕挨,才会有现在的安稳。

【港青在加国262】踏入犹太区

【专栏】上个礼拜面试完,便和男朋友到面试公司附近的餐厅吃晚饭。因为该公司位于犹太区——Bathurst-Steelesarea,所见之物都让我心生好奇。我对于犹太文化的认识,仅限于美剧或真人秀的形象,或是少许犹太人散居的历史。不过,我对中东一带的文化向来感兴趣,亦希望有日到以色列、伊朗、黎巴嫩、伊拉克、科威特等地看看。

【港青在加国261】一群人的寂寞

【专栏】移居加拿大一年有多,一开始的时候许多人都会嚷嚷着没有朋友,不少人会选择在TG频道上参加团体活动,也有不少人会参与教会或其他非牟利机构的聚会,拓阔交友圈子。

【港青在加国260】抹不去的阴影

有好些人,虽能辨是非、讨厌见证不公义的事情发生,但仅止如此,不会特别争取什么,也很少发声。移民也只是因为机遇,给自己谋一条出路,通常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保持一贯的沉默,在这“风平浪静”的时候,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

【港青在加国259】一些无奈的事情

【专栏】室友下星期便会回港一段时间探亲,最近我们的话题除了租车之外就是香港了,而正好还有一个月左右,另一位室友便可以准备递交PR申请了。好事接踵而来,我却不禁想起一些无奈的事情,除了自己之外,也不能责怪他人了。

【港青在加国258】大扫除苦差事

以往在香港每年都会进行大扫除,因为父母的工作时间不固定,我们家大扫除的日子很少是在年廿八。父亲会先预告哪天大扫除,通常是年初一前的一个星期日,着我和弟弟不要外出,留在家帮忙。

【港青在加国257】迟来的交换礼物

【专栏】圣诞节的时候,原本约好了跟友人们一起交换礼物,感受一下圣诞气氛,但因为约好的日子遇上大风雪,然后大家一月初时间档期又不太夹,所以就一拖再拖,总算在十四号...

【港青在加国256】养猫的“乐趣”

她与一般小猫一样,又和一般小猫不同。一般小猫爱睡觉、爱玩耍,但不爱人类抚摸;鼻哥爱睡觉、爱玩耍,却是不怕人类。她喜欢给人抚摸,就算是第一次见的陌生人,她也不怕,愿意走去嗅一嗅他,若对方是伸出手来,她也会给别人摸摸,甚是乖巧。然而,她也有恶劣的一面:她对人类以外的一切生物都很有攻击性,不管是其他猫、狗、雀,还是仓鼠,总之除了人类以外她都好愤世嫉俗。

【港青在加国255】关关难过关关过

【专栏】十一月毕业以后,一直都在找工作。因为大学修读文史哲,四年课程除了写作、阅读、思考外,一直没有很清晰的职业导向,不像主修商科的朋友们,学的比较实用,大多早就缩窄就业范围。“大学选科的时候早就叫你现实点,现在找工作就不用那么踌躇!”父亲说。虽然如此,但我并没有后悔主修文科,因为累积的写作技能和思维,修读别的科未必能带给我。

【港青在加国261】味道的记忆

【专栏】有时,到了某些特别的节日,身边没有家人的陪伴,如果没有吃上相应的应节食物,总觉得好像没有过节日一样,这时候也会特别想吃到父母亲手烹调的味道,例如上年的农历新年,便特地请教父亲,自行制作了萝卜糕,才感到有些安慰。

【港青在加国253】三顾Clinic

【专栏】早前一边耳朵像沉在水中的毛病又再出现了,由于没有家庭医生,我只能回到早前曾看病的Walk-inClinic,以旧有病历,要求看专科医生的转介信。然而不知怎的,新年头一个星期三,特地去了诊所才发现“摸门钉”了,诊所不知怎的,还是仍在放假,没有开门。

【港青在加国252】久未驾车的触感

【专栏】考到G2车牌已经接近三个月了,从那时开始,我们几个对于租车的话题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每天都不断讨论究竟大家的预算有多少、有没有心仪的汽车品牌,那时天真的我甚至幻想圣诞假可以驾着自己的车一起到处玩乐。一天一天过去,室友应对的卖车经纪也愈来愈多,但经常因为各种原因没有下订。或许是我们太过优柔寡断吧,而二手车市场刚好也在准备入冬前变得疯狂,失望之下,在没有车的情况下度过了初冬。

【一文读懂】港人开放式工签下月尾班车 人权组织加国议员促放宽救生艇计画

【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为香港年轻人开放的救生艇计划下月7号截止申请。加拿大当局指,至今批出了1,700个永居权及33,000个工作和学习签证。人权组织及加国议员纷纷敦促放宽救生艇的措施。

【港青在加国251】毛毛拖鞋

【专栏】本以为加拿大天寒地冻,冬天家里也是冷冰冰的,即使我在香港惯常与家里地砖有肌肤之亲,来加拿大前,也特地占用行李箱的一隅,带上一对在崇光百货买的保暖毛毛拖鞋。

【港青在加国250】寻找发型师

【专栏】坦白说,从小到大我就很不喜欢剪头发,大概是因为要披着理发店的外袍,我就会自觉全身都很不自在,特别是脖子被勒得死死的,很不舒服,有种被问吊的感觉。而且头发剪完后,发碎总是散得一身都是,怎样也扫不干净,有些偷偷卡在衣服上又有些偷偷卡在脖子,总之每次剪完头发就很不舒服,令我由小到大都很抗拒剪发,总是把头发留到天荒地老,实在是非剪不可,才会不情不愿的去剪头发。

【港青在加国249】火树银花

【专栏】在年末时我便叫上室友和我一起去位于东北的枪场体验一下开枪感觉。学懂开枪一直都在我的bucketlist内,去到枪场后由工作人员大致讲解枪支类型、租用价钱、子弹价钱后便给了我们两张靶纸。他们所使用的全是真枪实弹,所以必须佩带眼罩及耳塞,以保护眼睛及耳朵。由于我们都是初学者,工作人员推荐我们使用金属制的手枪,配以9mm子弹发射。

【港青在加国248】乐天知命

因为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所以我上次出门庆祝,已经是三年前的事。那时候跟好友淋著滂沱大雨,在CentralPark看烟火,惊觉北美洲的烟火始终不如香港的美,虽然我记忆中,是小时候和家人在尖东酒楼隔着玻璃看的烟火。

【港青在加国247】登打士广场的异国风情画

【专栏】除夕当天,下班回家的途中经过登打士广场和巿政厅外的广场,看见围了一堆又一堆的人。他们并不像以往香港那样,所有人一同向着同一方向等着烟花或倒数灯饰,而是各自围圈。圈的中心是领舞或领唱的人,然后四周围着五六圈是加入跳舞的人群,外面再严严实实的围上五、六圈人驻足围观。

【港青在加国246】还懂得许愿,是种奢侈的幸福

和朋友谈起这种现象,以自身的经验来说,是觉得长篇大论说着来年的希望,仿佛已变成一件幼稚的事,明明看着别人的分享,并不会有此感觉,但要自己发文,却有说不清的别扭,或许是因为这几年的无常让我们觉得许愿是种天真的行径,就如现在的我们再也回不到孩童时天真的举止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