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安省 曾入讀滑鐵盧大學 他在史丹利公園露宿34載!

【星島綜合報道】隱藏在史丹利公園(Stanley Park)的森林中,距離步道不遠,有一個露營地。從外面看,它看起來只是不多的幾塊綠色防水布,人們往往很容易錯過它,這個地點屬於一位選擇史丹利公園安家30多年的人。

據Global News報道,這位史丹利公園居住時間最長的居民名字叫克里斯滕森貝利(Christenson Bailey)。

這是3月初一個陽光明媚的冬日,氣溫徘徊在兩度左右,貝利穿著羽絨服,戴著balaclava帽,他周圍是他的藝術品、繪畫用品、樂器和鮮花的收藏——他將這種布置描述為「純粹的幸福」。

貝利露營地的一切都簡單又實用,大部分是用附近碼頭廢棄的舊漁網和繩索建造的。防水布層層防水,還有一個小木箱,裏面有手電筒、麵包和手機充電包等必需品。

為了抵​​禦惡劣天氣,他準備了一條毯子和4個睡袋——適合「20歲以下」,他說。最令人驚訝的是它是如此之小,臨時帳篷內沒有足夠的空間站立,而且營地佔用的空間比露營拖車還小。

貝利說,他的存在始終是為了與自然和諧相處——欣賞它、研究它,並將它作為他藝術表達的繆斯。

在最初的17年裏,他唯一的光源是蠟燭。不過,如今,他可以用退休金購買手電筒和電池。

剛搬到公園時,貝利一直保持低調,但他的存在並不是秘密。

公園管理員和溫哥華警察局騎警從一開始就知道他的營地。

由於各種原因,他被允許留下來,但這一切即將結束,公園因為遭遇蟲害導致區內數千棵樹被砍伐,留下了大片空地。

貝利現在也74歲了。他帶著30年來的藝術、音樂、經歷和故事離開了公園,這些故事來自他選擇獨自生活在森林裏的經歷。

公園前的生活

貝利於1949年出生於密蘇里州聖路易斯(Saint Louis, Mo.)。

高中畢業時他的數學成績名列前10%,這使他在滑鐵盧大學學習工程。他於17歲時結婚。

他曾在安省咸美頓(Hamilton)的Stelco工作,然後在滿地可銀行工作,分析商業銀行業務的運作。

然後他在滿地可第一次發現藝術。

貝利離開大學,進入藝術學院。他也曾在歐洲生活過一段時間。

海洋和森林的結合激發了向西遷移的願望,1981年,他從多倫多搭便車首次來到溫哥華,在傑里科海灘(Jericho Beach)附近露營,然後在史丹利公園第一次嘗試露營。

1990年,貝利回到史丹利公園,從此再也沒有離開過。他記得「可能」是在那年春天的某個時候進去的。

他沒想到自己會在森林裏一住就是30年。40歲的時候,他唯一的願望就是自我發展。

經受歲月洗禮

在戶外生活外面充滿挑戰。貝利的第一個重大天氣事件是1996年的「世紀風暴」,當時溫哥華降雪約80厘米,其中一半是在一天內降下的。

貝利回憶起他蹲在營地的大雪裏,「我的計劃沒有考慮到這種程度的天氣。」

至於2021年的「熱蓋現象」(heat dome),因為樹下涼風習習,他幾乎沒有留意到。

然而,2006年的暴風雨卻是一段令人傷痕累累的記憶,他回憶道,「樹木從高度落下是可怕的——你知道,那是粉碎、撞擊、撕裂,從樹上撕下來。」

那一次,颶風席捲了史丹利公園,夷平了41公頃的森林,貝利躲在一根木頭下,周圍的樹木倒塌了。他說,風聽起來像貨運火車。

「地貌發生了變化。我哪裏也去不了。我無法將單車移出我所在的地方。」

官方默許

警察和公園管理員與貝利有著長期的關係。他會確保在暴風雨過後與他們聯繫,讓他們知道他是安全的,否則他們會去檢查他。

現已退休的溫市警員凱勒(Mike Keller)經公園管理員介紹,於2003年首次見到貝利。

「(一開始)他不太確定我的存在。這始終是關於信任並確保我們意見一致,」凱勒告訴Global News,「他似乎為自己做好了充分的準備,他非常自給自足。」

警方對貝利進行了犯罪背景及歷史進行了調查,但沒有發現任何令人擔憂的事情。「我們真正關注的是吸毒成癮、酗酒成癮、參與犯罪、可能利用公園作為藏身之處甚至犯罪的人,」他說。

貝利並不是唯一一個住在史丹利公園的人。

大約有二三十人在森林的不同區域生活了不同的時間,但貝利是迄今為止住最久的,約

34年,多個組織和城市部門正在參與制定他的下一步安排。

幾乎一無所有的貝利於1990年開始在史丹利公園(Stanley Park)露營。

在過去的30年裏,他搬進了森林深處的一個小露營地進行藝術創作。

一開始,貝利靠著運用自己的藝術技能,在城中各處刷大字賺取收入,每年僅靠300元維持生計。

在最初的17年裏,他只靠燭光過活。他沒有惹麻煩,並與公園管理員保持聯繫。為了獲取食物,他自學如何捕捉大雁和鴨子。

他微笑著回憶起那段遙遠的時光,從日落到清晨,第三海灘(Third Beach)幾乎沒有人。

「生活和安息的模式基本上都是我能想到的,」他說。「那段時期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期之一。」

森林裏的生活

這是貝利喜歡的方式。

他可以連續幾個星期不跟別人說話,把時間花在冥想、研究森林和創作藝術。

晚年的貝利也不忘與新科技時代並進,他會騎單車到卑詩大學(UBC),每周花20小時在電腦圖書館建立網站。

他騎著腳踏車到處去。他會去租賃店和修理店索取單車輪胎上的舊內胎,他發現這些內胎非常適合將袋子綁在前後,這樣他就可以攜帶東西了。

溫哥華警察局騎警隊警員夏普(Susan Sharp)的馬厩位於史丹利公園,她表示,貝利決心自給自足。

「他收到了很多衣服或食品券,」她說。「他從未從我們這裏拿走任何東西。有一次,我給他買了一雙鞋,因為他的鞋太濕了,他非常感激。」

在某種程度上,貝利利用安靜的森林重新設定了自己的生活。這讓他擺脫了所有外部責任和承諾,這樣他就可以過著謙卑的生活。

貝利在這裏汲取藝術創作靈感,他帶著他的素描本在森林裏走來走去,看看能創造出甚麼。

「你在這個地方……你不是在學習一本說要這樣做的書……,」他說,「這是你和自然世界之間的事。」

25多年來,貝利一直堅持這種生活方式。

2017年,事情開始改變。

領取退休金使他「一夜暴富」

貝利經常在他露營地附近的一條小溪洗澡,他認為水污染導致自己出現了皮膚病,不得不去診所尋求治療。

由於他沒有身份證明,他被轉介給加拿大心理健康協會,並與一名個案工作人員配對——對於一名街友來說,這是一個例行程序。

「從一開始,(案件工作者)就安排了法律表格讓我簽字,以宣誓我就是我所說的那個人。」

已經在外展和心理健康的各個方面工作了10年的社工博德納拉克(Geoff Bodnerak)遇見了貝利時。

博德納拉克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喜歡與(貝利)交談,聽他的故事以及他的成長經歷。我記得他拿出了他的素描本,並對他的素描本感到非常自豪。」

透過他的關係,博德納拉克在沒有政府身份的情況下為貝利提供了一個銀行賬戶,並啟動了領取退休金的程序。

幾個月之內,貝利的年薪從300元增加到每月600元。

圖:Global News

V6

---------------------------------------------

>>>立即瀏覽【移民百答】欄目:新移民抵埗攻略,老華僑也未必知道的事,移民、工作、居住、食玩買、交通、報稅、銀行、福利、生育、教育。

>>>即讀【新移民專欄】:新移民第一身經驗,與你分享當下年輕移民生活日常大小事,即讀「新移民專欄」。

>>>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 】App,隨時看到最新最快新聞: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訂閱【加拿大星島網電郵快訊】,每天可收到最快新聞資訊電郵:
https://www.singtao.ca/subscribe/singtao.php

>>>立即關注加拿大星島新聞網TG Channel,讓加國新聞無遺漏全天候向你推送:
https://t.me/singtaoca

>>>訂閱CCUE YouTube 頻道,查看更多吃喝玩樂、生活資訊影片。
點擊以下6大平台 接收加拿大新聞及生活資訊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阿朗專欄】留下來的雙親

輝達市值全球第一 這家加拿大晶片商如何擊敗它?

加拿大出手買下本國稀土資源 阻絕中國買走關鍵礦產

【雪糕控注意】Demetres明天在多倫多這個車站派免費雪糕!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