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青在加國395】杜牙根

【專欄】星期一下午開始,我左上排的牙肉突然產生劇痛,使得我無法專心做任何事。因為那時候還不確定是牙痛,還以為是痱滋長到牙齦附近,所以只是到了Shoppers購買麻醉藥膏和止痛藥,想着過幾天看看情況再說。

過了幾天,牙肉疼痛的情況不止沒有改善,還變本加厲。我一天吃四五顆Advil(布洛芬)都止不住劇痛。痛楚是一種很霸道的感覺(心理和生理層面的都是),因為無論你想怎麼樣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都難以逃脫痛楚。一邊忍痛,一邊繼續正常生活,是很吃力的。死撐了好幾天後,我開始懷疑不是長痱滋,因為長痱滋的痛感比不上我的牙肉痛,便決定不諱疾忌醫,看看牙醫。

我剛剛辭職,星期三(5/31)是我的最後一天,所以忍了兩三天痛後,在星期四早上,終於有時間看牙醫。沒有工作的第一天,我想要一個好的開始。反正牙醫診所九點多十點才開門,所以我便大清早去做hot yoga(熱瑜伽),做完以後walk-in看牙醫。

我硬着頭皮做完熱瑜伽,心想要專注於每個瑜伽動作,不理會牙肉的痛,自言自語道:「沒事沒事,不用理它的,現在專心享受瑜伽就好,之後去看牙醫。」這自我安慰並不奏效,但我還是我勉強完成了一個多小時的熱瑜伽。離開教室後,我立刻開車飛奔到牙醫診所,登記後還是等了一個多小時。

等待看牙醫的時候,牙肉的痛感越發放肆。我前面的病人需要更多時間,導致我見牙醫的時間不斷被拖延。痛感放肆的時候,我的耐性也變得更有限(本身就沒甚耐性)。我自覺無助又痛苦,彷彿只有我和痛楚瑟縮一角,我被迫着面對它、忍耐它。

等了快一小時後,我終於沒能忍住,心裡念叨:「好X痛啊!!!」。在眼眶打轉的淚水像決堤般湧了出來。男朋友見狀後擔心得很,便向職員們催促了一下。

過了不久,到我見牙醫了。我向牙醫述說情況時,一開口就已經哽咽。檢查過後,發現我還有一隻乳齒;那顆乳齒被感染了,而且被感染的位置接近神經線,所以我才會感到如此疼痛。牙醫說要進行根管治療(即是杜牙根),移除壞死的牙髓,填充移除牙髓後的根管,再修復牙冠。牙醫看我痛不欲生的模樣,即使她今天預約比較多,也以emergency treatment的名義,替我完成第一節的根管治療(共有兩節)。牙醫看我我緊張兮兮,也安慰我說不用擔心,很快會好的。

做完半個小時的根管治療,痛楚並不會馬上消失,但因為牙醫已經把細菌和壞死的血洗了出來,以及塗了藥,所以情況會快速改善。牙醫給我開了抗生素和止痛藥,叫我下禮拜回去完成杜牙根和補牙。

看完牙醫,吃了止痛藥後,我現在已經沒有痛感了。雖然牙肉還是有點紅腫,但我相信會好起來的。我下個禮拜完成治療後再補充吧。

文:純一

訂閱星島網singtao.ca電郵快訊,每天可收到最快新聞資訊: https://www.singtao.ca/subscribe/singtao.php

>>>訂閱CCUE YouTube 頻道,查看更多吃喝玩樂、生活資訊影片。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重新戴口罩】新冠+流感來勢洶洶 醫療院所恢復口罩政策

9歲女童被車撞倒傷重不治 省長福特致哀

【現場直擊】Canada's Wonderland 萬聖節之神秘體驗

【有片】火光照亮Waterfront夜空 疑垃圾箱起火 酒吧險被吞噬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