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濃專欄】父親的詩

先父朱敬安,號琴厂,詩人,書法家。離世前不久,我趕及為他出了詩集:《晚晴樓詩詞稿》,是用他親手書寫的詩稿製版印成。

書前有他的自敘,讀來有趣:

「年十二改入南村有畫齋書塾,拜名詩人平之王先生為師,先生一見余便有喜色曰:『學詩未?』余躬身以應曰:『方開始讀《千家詩》也。』師喜曰:『好,好,吾將助汝有成也。』繼又曰:『時方春初,春雨綿綿,吾姑出一對汝對之,汝當初試啼聲,以覘汝之才氣也。』因曰:『絲絲小雨。』時余方讀《千家詩》,至王安石《夜直》詩,遽謂先生曰:『不知剪剪輕風四字可對絲絲小雨否?』先生喜而握余手曰:『好,好,敏捷聰明,雖非汝之創作,然借來天衣無縫,他日將為余有畫齋生色不少也。吾今許汝即入吾塾,作吾之關門弟子,今後不再收徒矣。』余跪而謝之。」

父親詩作甚多,詩稿一書並未盡錄,包括他三十歲那年浪遊中華多地回到故鄉寫的《舊遊雜憶》律詩十八首,也只選刊部分。下面是其中四首:

卅載光陰一瞬中,不堪回首歎飄蓬。浮沉宦海留燕北,潦倒名場在浙東。萬里鄉心隨旅燕,五更曉夢逐征鴻。生涯到處都如寄,空負堂堂七尺雄。

歷遍風塵秋復冬,浪遊到處寄萍蹤。觀光喜過聖人里,選勝曾登泰嶽峰。剩水殘山悲上曲,淒風苦雨過蘭封。不堪回首當年事,杯酒難消恨萬重!

江南芳草綠萋萋,桃李花飛逐馬蹄。柳岸春深鶯學語,菱湖日暖燕啣泥。白門古蹟隨人賞,玄武新詩任我題。回首六朝金粉地,淒涼往事不堪提。

故園松菊喜猶存,薄宦歸來且閉門。落葉空山迷曲徑,清溪流水鎖孤村。更無俗客投名刺,欣有鄰翁倒酒樽。暫息勞生還自得,煙雲過眼不須論。

訂閱星島網singtao.ca電郵快訊,每天可收到最快新聞資訊: https://www.singtao.ca/subscribe/singtao.php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高慧然專欄】有潔癖的貓

【黃庭桄專欄】年度最刺激電影

【我家移加008】假的真離婚

【康子專欄】在「輪迴」與「魔法」之間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