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港青在加國142】事頭婆與媽咪麵

【專欄】最近有一個大家都熟悉的老婆婆離世,每個人彷彿都在歇力回想女皇於自己的意義,為自己想出一個合理的悼念理由。對於在九七前兩年出生的我來說,小時候對事頭婆的認知就是一個在電視機內「行行企企」的pink lady,到處都看到她的頭像,只知道她是女皇,但不知道她做了甚麼,有甚麼功績,不過她倒是給了我一個深刻的教訓。

父親有儲錢幣的習慣,只要他收到英女皇頭像的便會存起來,久而久之他存了一袋甚麼面值都有的女皇頭。我是很不情願收到這些硬幣,有時候幫父母做跑腿買東西,找續的零頭都歸我,當我看到硬幣上的事頭婆都會皺起眉頭,拿回去跟父親換成洋紫荊。因為這些硬幣在我的世界不流通,每次踏入室內遊樂場,都會看見遊戲機身上醒目的事頭婆,像通緝令貼在當眼位置,旁邊寫着「不可用」。夾公仔機不收、扭蛋機不收,抽卡機也不收,到底這些女皇頭硬幣有甚麼用?

後來念小學,學校有一個邪惡的部門,叫小食部。那時候小食部有幾款零食很受歡迎,其中一款是把即食麵餅掐碎,然後把調味粉倒進去搖勻的「媽咪麵」,約5元一包。當時對小朋友來說是「貴族食物」,而且調味粉香味強烈,很容易會引來一眾羨慕的目光,最重要是可以用來籠絡同學,總之有媽咪麵就有話事權。

從小已被權力衝昏頭腦的我,終於有一天忍不住向父親那袋女皇頭下手,心想少了幾個應該不會被發現。就這樣我把事頭婆交到小食部阿姨手中,作為交換她給我一包媽咪麵,這是一個權力交換的過程,事頭婆和媽咪麵都是權力的象徵,當時的我覺得這宗交易非常化算,也覺得我把這些硬幣的價值發揮到最大。

但我的皇朝持續不了多久就倒塌了,父親很快就發現我拿了他的硬幣,我少不免捱了一頓「藤條燜豬肉」。事頭婆給我上了一課,權力熏心,怪不得她不過多干涉政事。

早幾天,我收到母親的短訊,說家裏有很多英女皇頭像的硬幣,但年分不值錢。我不免有點心虛,可能值錢的都被我換成媽咪麵了。

文:二香

訂閱星島網singtao.ca電郵快訊,每天可收到最快新聞資訊: https://cloud.marketing.ccue.ca/singtao_subscribe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決戰卡塔爾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世盃戰果速遞】阿根廷2:1 險勝澳洲 八強大戰荷蘭

獨立調查辦公室宣布 終止對殉職華裔女警楊子信的調查

溫哥華錄得70年以來最冷的12月2日

【更新】強風周六吹襲安省南部 多倫多部分地區停電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