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人人|內地醫學院教師免試來港執業

立法會去年修訂《醫生註冊條例》成功引入合資格專業醫生來港執業,但新例不足之處是第14f的立法原意似乎未能被正確詮釋,令內地醫生被摒諸門外。這類醫生的教師雖然學歷更高和經驗更豐富,卻礙於法例的一些字眼未夠完善而成為滄海遺珠,政府是時候着手處理。

早前,掌管醫生執業權的醫務委員會轄下「特別註冊委員會」,在詮釋經修訂後的《醫生條例》第14f時因為只承認以英文為主要授課語言的課程,阻礙了內地醫生透過新計畫來港執業。第14f要求在課程的授課語言方面,要「大致上可與由任何本地大學頒授的醫學資格比擬」,而特別註冊會員從港大和中大醫學院得到的訊息是兩所大學醫學院的授課語言是「English only」,即只用英文。亦因此,當政府早前公布第二批海外醫生認可資格名單,雖然內地復旦大學成首所上榜的內地學院,其醫科畢業生可循特別註冊途徑來港於公營醫療機構服務,但獲批來港的只有在復旦大學修讀以英語授課及只收外國學生的六年制醫學課程的畢業生,該校其他三個可供香港學生修讀卻非以英語教授的醫學課程就未能納入名單內。

林順潮稱醫科教學以廣東話進行

由我擔任主席的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早前召開特別會議,討論「授課語言作為《特別註冊委員會》評審非本地醫學課程的一項準則」。及至上周一,我以衞生事務委員會主席身分,連同副主席及立法會法律顧客,與《特別註冊委員會》法律顧問進行了另一次討論,得到的結論是會考慮立法原意及兩所醫學院雖然以英語授課、書寫病歷及撰寫醫學文章,但醫生學生在與病人溝通時會用廣東話,在挑選第三批及第四批合資格來港執業的海外專業醫生時,已包括若干數目的內地專業醫生,容後會公布。

我認為已向成功踏出第一步。事實上,香港公立醫院長期出現醫生不足的問題。團結香港基金一九報告指出,醫生與人口比例是每一千人只有一點九名醫生,遠低於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三點四,還比新加坡的二點四低。更嚴峻的是兩年前開始爆發新冠疫症,病人數目急升,加上「黑暴」後醫護界出現逃亡潮,導致現時相關比例更低。再者,香港人口老齡化正在發生,不久將來公院醫生需要照顧更多病人,危機進一步惡化。

事實上香港已是一個兩文三語的社會,兩所醫學院雖然以英語授課,但也夾雜中文。衞生事務委員會委員林順潮議員本身是執業醫生,又曾在兩所醫學院任教,他在早前的會議上引述個人經驗指無論是唸醫科抑或教醫科學生時,都是以廣東話進行的,只是在接觸到醫學專有名詞、術語時才用英語,及以英文撰寫病歷/醫療報告。回想一九九○年代香港批准英聯邦國家醫生免試來港執業,全部是外籍人士,不懂中文;香港已回歸祖國二十五年,為何內地醫生想來港執業卻被重重關卡阻住?

最後,我認為政府還要踏出第二步 ︰ 有需要時再修例容許曾在我們認可醫學院或其附屬醫學院任教及執業的海外醫生回港免試執業。我經常舉例,在認可的醫學院畢業生既可回港執業,但在其教書的教授,則不可回港,出現「徒弟徒孫有資格、師傅師公無資格」的怪現象!故政府亦應參考醫生過去的工作經驗,給他們資格透過特別註冊回港執業。  

有執業醫生反對新計畫,顯然是保護主義作祟,忌諱增加醫生來港會分薄他們的「飯碗」。 希望政府和市民支持《醫生註冊條例》的修正案,吸引有資格的醫生回流香港扎根,貢獻香港社會。

張宇人

立法會議員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2022安省市選
share to wechat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