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公屋租金調整 不應輸打贏要

房屋局與房委會上周公布,由政府統計處每兩年進行一次的「公屋住戶入息抽樣統計調查」,二○二一年的公屋住戶收入指數,較二○一九年高出百分之一點一七,因此決定根據《房屋條例》訂明的調整機制,按同一百分比上調全港公屋租金,今年十月一日起生效。而因應疫情對整體經濟和公屋租戶的影響,政府同時建議首次引用《房屋條例》第17條賦予的權力,豁免收取首十二個月的租金加幅,等同將加租決定押後一年實施。

社會對當局今次「疫」市加租的意見頗為兩極。反對者認為,第五疫情依然反覆,經濟仍受影響,與內地通關無期,加上通脹預期會持續升溫,不應在此時此刻加重以基層為主的公屋居民負擔。部分人亦質疑,調查反映的是二○二一年的住戶收入情況,當時第五波疫情尚未爆發,數據出現滯後,因此要求當局凍結加租,或是將豁免加租期進一步延長至兩年,變相等到下一輪的入息調查有結果後,才考慮是否及如何調整。

支持今次加租的人則指出,現行的公屋租金調整機制不僅客觀科學,行之有效,並且在多個方面都已向租戶傾斜,包括將加租上限訂於每兩年最多一成,但減租幅度則不設上限。不少人認為反對按機制加租的人士乃「輸打贏要」,並質疑政府暫緩加租一年是慷納稅人之慨。

每月平均多繳26元

事實上,過去十年進行的五次公屋住戶入息調查,有四次的上升幅度都超出一成的上限,因而須為加租幅度「封頂」,而應加而未加的加幅,並不會在下一周期中追加,結果導致公屋租金佔住戶收入比例下降。即使經過今次加租,公屋平均租金佔租戶平均家庭收入的比例只有百分之九點五六,比二○○七年的百分之九點九七為低。相較於許多租住私樓或劏房的家庭,動輒要花上四至五成收入來交租,公屋居民已相當幸福。

以實際金額計算,加租後公屋租戶平均每月只需多繳約二十六元,大約等於一客快餐店下午茶的價錢,估計不會對私人租務市場或整體通脹情況造成顯著影響。對於出現短期經濟財政困難,例如因疫情而失業或減薪的租戶,房委會亦設有租金援助計畫以減輕其負擔,對於綜援戶更是長期完全免租(社署代繳)。再加上房委會未來在建屋、屋邨管理及維修保養方面的開支將會不斷增加,筆者認為今次加租建議實屬合法、合情、合理。

租金水平低,加租受規限,正是公屋單位大受基層市民歡迎、平均輪候時間近年屢創新高的主因。政府一方面要提速、提效、提量覓地建屋,盡快縮短輪候時間,另一方面房委會亦要加緊善用現有公屋資源,減少浪費,包括更主動、積極地處理公屋富戶和寬敞戶問題,有效處理早前被申訴專員公署揭發、空置率長期偏高的「長者住屋」及「改建一人單位」安排,以協助更多真正有需要的市民加快上樓,而不是將更多的公共資源投放在現有公屋居民身上。

謝偉銓

立法會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

訂閱星島網singtao.ca電郵快訊,每天可收到最快新聞資訊: https://cloud.marketing.ccue.ca/singtao_subscribe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決戰卡塔爾
share to wechat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