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论|公屋租金调整 不应输打赢要

房屋局与房委会上周公布,由政府统计处每两年进行一次的“公屋住户入息抽样统计调查”,二○二一年的公屋住户收入指数,较二○一九年高出百分之一点一七,因此决定根据《房屋条例》订明的调整机制,按同一百分比上调全港公屋租金,今年十月一日起生效。而因应疫情对整体经济和公屋租户的影响,政府同时建议首次引用《房屋条例》第17条赋予的权力,豁免收取首十二个月的租金加幅,等同将加租决定押后一年实施。

社会对当局今次“疫”市加租的意见颇为两极。反对者认为,第五疫情依然反复,经济仍受影响,与内地通关无期,加上通胀预期会持续升温,不应在此时此刻加重以基层为主的公屋居民负担。部分人亦质疑,调查反映的是二○二一年的住户收入情况,当时第五波疫情尚未爆发,数据出现滞后,因此要求当局冻结加租,或是将豁免加租期进一步延长至两年,变相等到下一轮的入息调查有结果后,才考虑是否及如何调整。

支持今次加租的人则指出,现行的公屋租金调整机制不仅客观科学,行之有效,并且在多个方面都已向租户倾斜,包括将加租上限订于每两年最多一成,但减租幅度则不设上限。不少人认为反对按机制加租的人士乃“输打赢要”,并质疑政府暂缓加租一年是慷纳税人之慨。

每月平均多缴26元

事实上,过去十年进行的五次公屋住户入息调查,有四次的上升幅度都超出一成的上限,因而须为加租幅度“封顶”,而应加而未加的加幅,并不会在下一周期中追加,结果导致公屋租金占住户收入比例下降。即使经过今次加租,公屋平均租金占租户平均家庭收入的比例只有百分之九点五六,比二○○七年的百分之九点九七为低。相较于许多租住私楼或㓥房的家庭,动辄要花上四至五成收入来交租,公屋居民已相当幸福。

以实际金额计算,加租后公屋租户平均每月只需多缴约二十六元,大约等于一客快餐店下午茶的价钱,估计不会对私人租务市场或整体通胀情况造成显著影响。对于出现短期经济财政困难,例如因疫情而失业或减薪的租户,房委会亦设有租金援助计画以减轻其负担,对于综援户更是长期完全免租(社署代缴)。再加上房委会未来在建屋、屋邨管理及维修保养方面的开支将会不断增加,笔者认为今次加租建议实属合法、合情、合理。

租金水平低,加租受规限,正是公屋单位大受基层市民欢迎、平均轮候时间近年屡创新高的主因。政府一方面要提速、提效、提量觅地建屋,尽快缩短轮候时间,另一方面房委会亦要加紧善用现有公屋资源,减少浪费,包括更主动、积极地处理公屋富户和宽敞户问题,有效处理早前被申诉专员公署揭发、空置率长期偏高的“长者住屋”及“改建一人单位”安排,以协助更多真正有需要的市民加快上楼,而不是将更多的公共资源投放在现有公屋居民身上。

谢伟铨

立法会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议员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2022安省市选
share to wechat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