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醫生和病人缺家庭醫生問題 困擾卑詩省醫療系統

疫情下,很多醫生已轉為虛擬診症。星報資料圖片 疫情下,很多醫生已轉為虛擬診症。星報資料圖片

【星島綜合報道】卑詩省家庭醫生短缺,令病人與醫生也感受到正處於動蕩的醫療護理系統,對他們帶來的影響,其中診所關閉,讓省內的醫生要權衡選擇,而沒有家庭醫生的病人亦面對愈來愈少全科醫生的問題。

數名醫生接受CTV採訪時表示,正考慮與大型診所合併、還是完全放棄保家庭醫生,原因是說服省府增加補償的工作進展甚微,而溫市再亦有一間診所已通知病人將於8月底前關門。

報道指,蒙哥馬利醫生(Dr. Brian Montgomery)已致函其療診所的病人,位於耶魯鎮(Yaletown)的診所將關閉,主要原因是無法找到替代醫生,以及全科醫生嚴重短缺,意味他的病人已沒有醫生,並加入正尋找家庭醫生的100萬名省民內。

Aquarius醫療診所辦公室經理克拉斯尼亞克(Natalie Krasniak)向CTV透露,病人在電話裹哭著說,已不能進入市內任何一間診所,而她的診所15條電話線已全開放,不斷有電話打入,更有病人抨擊政府處事糟糕。

CTV記者於診所的短暫時間內,已有十多人致電或親自前來尋求預約看診,其中很多人曾被緊急與初級護理中心(UPCC)或其他無需預約診所拒之門外。

該診所的醫療總監贊杜醫生(Dr. Linda Jando)表示,一些因成本壓力而關閉診所的家庭醫生正在 Aquarius工作,同時也考慮是否加入UPCC、Telus Health等私人醫療機構、還是離開卑詩省,尋找更好的機會。

她解釋,大量病人並不一定代表診所有利可圖,原因是省府不會為醫生花在患者身上的時間提供補償; 更嚴重、更複雜的病例也同時激增,而醫生是按服務收費,即每次看診,無論是5分鐘還是45分鐘,收費亦一樣的。

她知道最近有兩名醫生意識到若按小時計算,他們賺的錢較接待員更少,他們現時已放棄做家庭醫生。

報道指,雖然在衛生廳長出現一些失誤後,省長賀謹已參與家庭醫生問題的討論,但沒有跡象顯示,省府準備徹底修改預算,將更多資金投入醫療護理。省府過去數十年沒有更新付款結構,也沒實質性地提高應診收費,但就一直指責聯邦政府。

一名在疫情期間退休的家庭醫生認為,已指定用於初級護理的資金可更好地運用,而過度倚賴遠程醫療和虛擬預約看診,正不必要地消耗醫療護理資金和醫生的工作時間。

卑詩醫生協會(Doctors of BC)周一向成員更新與省府的談判情況,於每周兩次的會議內,雙方討論省內醫生的多項不滿,協會主席杜新志醫生(Dr. Ramneek Dosanjh)承認,薪酬是首要工作,特別是通脹導致他們的運作成本進一步飆升。

她在一份備忘錄內表示,協會已向政府提出一個選項,讓醫生獲得一種全新的支付模式,該模式將結合按服務收費(FFS)與合約模式的優點,協會的目標是令這新模式能吸引廣泛醫生,並冀在2022年秋季公布細節。

V06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多市長候選人承諾建60公里高速運輸專線

眼腫|飲水過多可致眼腫 中醫教3招消腫明目

烈治文山女子先遇襲後失蹤案 警方再拘捕1名涉案男子

【星島體評】Darvin Ham不甘做傀儡教練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