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二汶連串是非盧凱彤也被涉及 撰長文向師尊家人道歉:網絡欺凌如槍林彈雨

林二汶近月來北上發展,在日前7.1日香港回歸中國25周年時,在社交網推出親自創作的新歌《中華‧頌》,大讚中國文化後,即惹來不少網民批評,更有忠實粉絲寫上7000字指摘她信奉某宗教教派令fans大為失望;而昨日(4日)網上更傳出有自稱是當事人的網民出Post,踢爆林二汶曾在年前用剛離世的好友盧凱彤(Ellen)之名來「偷食」該位網民的另一半,有指該網民曾任職傳媒。面對一連串的負面消息,二汶今午在社交網撰超長文回應,當中向父母、哥哥林一峰、Ellen及其教派師父道歉。

 

日前7.1回歸25周年,林二汶發放新歌《中國。頌》

 

有忠粉批評林二汶近年信奉的宗教。

 

有自稱是當事人的網民昨日起出Po,指她當年借用Ellen之名來偷食。

 

連過身多年的Ellen也被捲入事件中。

 

嘗試國樂卻被欺凌  還有誰敢愛國

林二汶全文如下:

「首先,想跟玄武道場說聲對不起,讓師尊、師父與各位弟子被翻出來,受批判,師尊和師父被侮辱至此,打擾到各位私人而且平靜的生活,也是因我而起。我想在這裡鄭重跟師尊、師父和各位同門說聲對不起,你們沒有必要為我承受這些。多謝你們只點頭說一聲「沒事」,不多問,默默支持,這種諒解如家人。謝謝你們,也再次為你們帶來這些不便,衷心說聲對不起。

也很想跟我的爸爸,媽媽,哥哥說聲對不起。你們沒有問我,沒有抱怨,只是默默在這裡。我知道你們的心沒有不難過,尤其爸爸媽媽。沒有一對父母眼巴巴看著自己的子女被人如此侮辱而不心痛,沉著氣,也傷了元氣,因為我而打擾你們的平安,是我不孝。對不起。

謝謝各位關心我的朋友,擔心我誤信邪教,擔心我誤入歧途,大家用各式各樣的方式找我或者找我身邊的人捎來訊息,心領了。讓你們擔心,也對不起。

我們這二十多個道家弟子,各有因由在道場遇上,是自己的因與業,是與神慈悲的緣。人生啊,總有些苦痛哽到心頭,講不出聲,哭不出來,不知道該轉彎還是直走,不知道該停留還是前進,有時候可以痛到忘記自己不過是個人。我,是帶著一切痛和一切亂走進道場的。

在認識師父之後,通過談話,師父了解了我以前犯的一切過錯。他說:「什麼是名,什麼是利,什麼是愛,什麼是情。我們在這情、愛、名、利中,誰也會犯上錯誤。年少輕狂,誰都會追嘗試逐這些四色五音的東西。」當時的我,低頭語結。然後師父說「我亦犯過跟你一樣的錯,這些心結一直解不開,所以當時的我請教師尊。師尊是這樣教誨我的:『如果一個人沒有犯過錯,沒有經歷過,那,他或她,怎麼樣去理解當事人的苦,當事人的痛,他們的悲,他們的哀?只有經歷過了,才能懂現在他們的苦在那,痛在那,傷在那⋯⋯一切感同身受。這樣,你才有智慧去幫助她們,帶他們走出痛苦的陰影,這也是入世修行的一種。』」這段說話,我一直放在心裡。說到這裡,我也想向那些在我的荒唐歲月中,曾經因為我這個人,因為我的任性,我的固執,我的偏激而受過委屈的人,因此而受傷的人,誠懇說句「對不起,是我的錯。請你原諒當時無知、輕狂、任性和執著的我。對不起,謝謝你。」

來到道場的各位同門,也有自己的苦,也明白各自的因。人生遇上什麼,好過難過的,師尊會教導,師父會開導。多少次各人遇上困苦,師尊和師父用福德和智慧為我們解困,生老病死人生高低起伏,難關過了,在活生生的經歷和道家經典中,大家再從中學習智慧,漸漸成為更好的人,這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這些點滴也只有我們彼此知道。修心在功,做善事才能有德。我們道場一直做善事,默默的做,也不會宣傳,也沒有募捐,拿出來的錢,全是我們自己二十多個人辛苦賺來的錢,沒有其他。

當大家不明白為什麼修道人可以擁有物質,你們也沒有嘗試明白,一個可以幫助人化解厄困的修道人其實要犧牲什麼。師父這幾年已經很少見外客了,也不多應酬,因為他說要留下福報和功德幫助我們這二十多個弟子,外面的也真的沒有時間處理了。要做一個可以有福德助人的修道人,除了自己也會經歷塵世的苦,「孤貧夭殘」四個字當中也必領一字,師父選擇的是「殘」。師父的四肢皆斷過,這是他選擇成為可以以福德助人的修道者必要的犧牲,到現在,師父的右手還是不能正常屈曲。讀過道家經典知道道教歷史,也不如真正修道。修道是體驗,「信、解、行、證」;修道是參與,不是旁觀。有法有道,最重要是有神明,我們的師尊是道教神明,全名趙公明,在西安、頭城、宜蘭、花蓮等等也有廟宇,是正財神。財神管的是財,大家當然覺得很了解很熟悉,然而這個「財」是什麼?「財」不單是錢,一切力量、能力、心力也是財。大概一首歌曲,不能說盡一位神明的整個神性吧?道教是中國遠古流傳下來最久遠的宗教,經典甚多,修道修法一切有記載,不了解,不相信,但也請不要侮辱。

除了認清自己,師尊師父一直提醒和教導我的,是初心。做音樂的初心是什麼?作為一個音樂人,把持的價值觀是什麼?

從一開始喜歡音樂,選擇音樂這條路,我相信音樂真的可以將人連起來,我到現在還是如此相信。做音樂的人,唱歌給所有人聽,所有人,就是包括所有人。什麼地方也好,能唱歌,就唱給所有人聽,誰想聽,誰就可以聽,你不聽,覺得不對不好也沒有關係,作品做出來了,就可以跟所有遇上它的人分享,我一直做音樂的態度也是這樣。有時候我覺得,要是我作為音樂人,一位導師,一位校長,我也不相信音樂本該如此,那麼我該怎樣叫人相信音樂?

在這半年多的網絡欺凌裡面,如槍林彈雨,張開眼睛看到的就是刀光劍影。
最大的痛,也莫過於阿妹的部份。痛,不是因為我也因此懷疑我們之間的感情,痛是因為,原來分別心,可以這樣傷人。

我和她之間,我們才知道。那種失去是什麼,也只有我才知道。因為就算你是誰,你也沒有辦法是我,你沒有我們的時間,沒有我們的過程,你不知道那種愛是何種牽繫,也不知道我們之間對彼此是何種尊重,我們不一樣,但我們從不對立。「我寧願死的是你」「為什麼死的不是你?」我告訴你,當你這樣說,你不知道,那一刻失去她,我也覺得緊隨其後也沒關係。大家也說我沒有哭,很擔心,或者也有人覺得我很堅強,但你們不明白,這種痛不是大哭一場的事。這樣別離,眼淚太膚淺。不過,我寧願你們不明白。

今天我說喜歡中國文化,想在創作上嘗試國樂,我卻被如此欺凌,那麼以後還有誰敢愛國?還有誰敢表達自己喜歡中國文化?提起愛國,我們也會極思甚恐。愛一個地方,不是因為她好或不好,什麼地方也有她的圓缺。我們是否至少可以不去否定嘗試?做好自己,好的就繼續好,不好的地方也會進步。我不過是一個很小的角色,繼續努力做好我該做的事,就是我能力範圍可以做到的最好了。做人不固步自封繼續向前走,不就是這樣嗎?」

 

林二汶向父母道歉。

 

林二汶哥哥林一峰。

 

Ellen在2018年離大家而去。

 

星島新聞集團慶回歸25周年專題網站,請即瀏覽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前AKB48成員峯岸南結婚 人氣YouTuber老公勁興奮:像做夢一樣

就是青春丨洪韻騏被封炎明熹勁敵有壓力 林躍翰唔介意做翻版胡鴻鈞

李政宰爆孔劉李秉憲回歸《魷魚遊戲》第2季 首執導電影突破百萬入場人次

今日的網漫丨南潤壽封貼地男神 自爆遭車銀優搶走校草稱號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