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多年現兩波移民潮 加港兩邊走漸行不通

■因香港情況急轉直下而匆匆到加拿大的新一代移民,對民主自由往往有強烈渴求,這與本國核心價值不謀而合。圖為一香港移民在溫哥華一次集會中。  美聯社資料圖片 ■因香港情況急轉直下而匆匆到加拿大的新一代移民,對民主自由往往有強烈渴求,這與本國核心價值不謀而合。圖為一香港移民在溫哥華一次集會中。 美聯社資料圖片

7月1日,是加拿大國慶,也是香港回歸中國之日,對一眾在加國的香港人而言,可謂百感交集。特別是近年因香港的局勢而匆匆來到加拿大的一群,心裏既熱切地關注原居地的人和事,同時要在一個陌生的國度為建立新生活而奮鬥。其實回顧過去40多年,港人移民都是在這種張力之下,在加拿大建立新生活。雖然從數據資料分析可以發現,九七移民潮,與新一波的移民潮,在人口結構上有一些分別;但如何在心繫原居地與融入本地社會之間取得平衡,一直是移民社群集體學習的功課。

加拿大社會對港人移民潮並不陌生。在上世紀在80年代初,中英談判開始,香港已出現外遷風潮,到1989年「六四事件」後更趨明顯。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的數字,在1981年,港人移民外地的數字為1.83萬人,到1989年超過4萬,1990年更突破6萬。一直到1997年,移民人數都處於高水平。

與抵達加拿大的數字作對比,加國明顯是港人移民的主要目的地。根據加拿大統計局(Statistics Canada)的數據,1990至1997年間,每季約4千至1萬多港人抵達加國。1994年第三季度,更錄得16,176人。這高水平的移民數字,多少反映在「六四事件」後,人們對主權回歸後的香港前景存有極大疑慮。

時至今天,港人對前景的憂慮加深,在《港區國安法》實施之後,這些恐懼以及對北京政府的不信任更成了具體的威脅,也反映在移民數字上。

憂慮加深 用腳投票

記者向移民部(IRCC)取得的資料顯示,2021年6月出台的「香港通道」(Hong Kong Pathway)計劃,截至今年4月30日,總共收到1,369份申請,其中A組(Stream A)佔1,254份,B組(Stream B)115份。另外,經濟類別、家庭團聚,加上「救生艇」和「香港通道計劃」,2021年共有2,285港人抵達加國。本年頭4個月已達到1,025人,幾乎已追平2020年的總數(1,045人)。

移民部數據也顯示,獲得永久居民身份的港人,2015年為895人;2016和2017年均為1,360人;2018年和2019年均逾1,500人;2021年更升至2,295人;本年1月至4月已有1,025人,接近2020全年水平(見表一)。

另外,在2018年1月初至2022年1月底期間,取得學簽或工簽、以及兩種簽證續期的英國公民海外護照(BNO)持有人共2,839人;香港特區護照持有人更高達34,111人(見表二)。這些人已經在本地生活,更是潛在的公民。

從這一組數字中可以推斷年輕一族為數不少。因為在1997年7月1日後出生的,並無BNO。雖然近期英國政府公布新政策,擴大BNO簽證(Hong Kong BN(O) Visa),容許1997年7月1日之後出生的18歲以上港人,只要父母其中一方擁BNO護照,就能自己直接申請簽證,不過這主要是涉及入境英國的政策。

移民潮影響社會發展面貌

九七移民潮帶來大批新移民,對本地經濟起了相當的刺激作用。據曾在香港任教的英國人口遷移專家凱爾頓(Ronald Skeldon)所了解,當年香港人主要經投資移民計劃(the Immigrant Investor Program)移民加拿大,單是1992便為加國帶來超過42億美元。

移民潮帶來的資金除了刺激房市,也反映在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港式商場、食肆和各種服務。這一切都影響了港人主要落腳城市的發展和面貌。其中卑詩省列治文於1990年從鎮轉為市之後急速發展,跟大批港人移民落戶不無關係,列治文中區獨特的亞洲風格由九十年代起逐漸形成,令該市成為全國多元文化色彩最濃厚的城市之一,是列市演變的一個重要部分。

再加上香港是國際城市,不少港人都有一定英文水平和國際視野,不同人才在站穩陣腳後,逐漸進入社會不同層面,對社區的參與和貢獻也從表面的資金投資,轉向更深入的層面,甚至影響到政府的政策。

近年到加拿大的港人,人口結構有所不同,特別多了很多年輕一族。他們所帶來的資金也許不及九七移民潮以中產階級主導的一群;但也擁有寬闊(甚至是更寬闊)的國際視野,對民主自由等價值觀有強烈渴求之心,在一個已經有相當發展的移民社群中,或許會有更多不同的發展空間,能更快打入不同的社會層面。

新一代移民料更專注本地

在九七移民潮中,不少移民人士都採取觀望態度。在香港回歸初期,表面上是「舞照跳,馬照跑」,不少港人遂回流原居地。加拿大統計局的數字顯示,1996年全國有超過24.1萬香港出生人士,2016年只有約20.9萬。此外,根據移民局的說法,約有30萬持加拿大護照的人在香港居住。

不過隨著香港的情況走下坡,在《港區國安法》實施之後言論和新聞自由空間不斷收縮(香港去年的新聞自由排名第148位,較前年遽跌68位),以及雙重國籍相關的政策逐漸收緊,在可見的將來,從香港抵加的新移民和回流人士,兩邊走的空間和動機將大為減少,這可能推動新一代的移民,在熱切關注香港的同時,也更專注地在本地安身立命。

7月1日既是加拿大國慶,也是香港回歸中國的日子;是慶祝一個以民主自由人權為核心價值的國度之日,也是慨嘆一個曾享有高度自由的城市凋零之時。在這兩極之中,腳踏實地建立新生活,成為加拿大社會可敬的一員,推動多元文化社會茁壯成長,將繼續是港人移民社群集體學習的功課。 星島記者廖長仁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溫華裔醫生請纓兩周 成福戈島上唯一醫生

開學在即房租飆高 大專生需求壓力增

要求買家多付17萬元 發展商揚言停止興建

福特擬擴更多市長權力 助推動省府優先事項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