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多年现两波移民潮 加港两边走渐行不通

■因香港情况急转直下而匆匆到加拿大的新一代移民,对民主自由往往有强烈渴求,这与本国核心价值不谋而合。图为一香港移民在温哥华一次集会中。  美联社资料图片 ■因香港情况急转直下而匆匆到加拿大的新一代移民,对民主自由往往有强烈渴求,这与本国核心价值不谋而合。图为一香港移民在温哥华一次集会中。 美联社资料图片

7月1日,是加拿大国庆,也是香港回归中国之日,对一众在加国的香港人而言,可谓百感交集。特别是近年因香港的局势而匆匆来到加拿大的一群,心里既热切地关注原居地的人和事,同时要在一个陌生的国度为建立新生活而奋斗。其实回顾过去40多年,港人移民都是在这种张力之下,在加拿大建立新生活。虽然从数据资料分析可以发现,九七移民潮,与新一波的移民潮,在人口结构上有一些分别;但如何在心系原居地与融入本地社会之间取得平衡,一直是移民社群集体学习的功课。

加拿大社会对港人移民潮并不陌生。在上世纪在80年代初,中英谈判开始,香港已出现外迁风潮,到1989年“六四事件”后更趋明显。根据香港政府统计处的数字,在1981年,港人移民外地的数字为1.83万人,到1989年超过4万,1990年更突破6万。一直到1997年,移民人数都处于高水平。

与抵达加拿大的数字作对比,加国明显是港人移民的主要目的地。根据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的数据,1990至1997年间,每季约4千至1万多港人抵达加国。1994年第三季度,更录得16,176人。这高水平的移民数字,多少反映在“六四事件”后,人们对主权回归后的香港前景存有极大疑虑。

时至今天,港人对前景的忧虑加深,在《港区国安法》实施之后,这些恐惧以及对北京政府的不信任更成了具体的威胁,也反映在移民数字上。

忧虑加深 用脚投票

记者向移民部(IRCC)取得的资料显示,2021年6月出台的“香港通道”(Hong Kong Pathway)计划,截至今年4月30日,总共收到1,369份申请,其中A组(Stream A)占1,254份,B组(Stream B)115份。另外,经济类别、家庭团聚,加上“救生艇”和“香港通道计划”,2021年共有2,285港人抵达加国。本年头4个月已达到1,025人,几乎已追平2020年的总数(1,045人)。

移民部数据也显示,获得永久居民身份的港人,2015年为895人;2016和2017年均为1,360人;2018年和2019年均逾1,500人;2021年更升至2,295人;本年1月至4月已有1,025人,接近2020全年水平(见表一)。

另外,在2018年1月初至2022年1月底期间,取得学签或工签、以及两种签证续期的英国公民海外护照(BNO)持有人共2,839人;香港特区护照持有人更高达34,111人(见表二)。这些人已经在本地生活,更是潜在的公民。

从这一组数字中可以推断年轻一族为数不少。因为在1997年7月1日后出生的,并无BNO。虽然近期英国政府公布新政策,扩大BNO签证(Hong Kong BN(O) Visa),容许1997年7月1日之后出生的18岁以上港人,只要父母其中一方拥BNO护照,就能自己直接申请签证,不过这主要是涉及入境英国的政策。

移民潮影响社会发展面貌

九七移民潮带来大批新移民,对本地经济起了相当的刺激作用。据曾在香港任教的英国人口迁移专家凯尔顿(Ronald Skeldon)所了解,当年香港人主要经投资移民计划(the Immigrant Investor Program)移民加拿大,单是1992便为加国带来超过42亿美元。

移民潮带来的资金除了刺激房市,也反映在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港式商场、食肆和各种服务。这一切都影响了港人主要落脚城市的发展和面貌。其中卑诗省列治文于1990年从镇转为市之后急速发展,跟大批港人移民落户不无关系,列治文中区独特的亚洲风格由九十年代起逐渐形成,令该市成为全国多元文化色彩最浓厚的城市之一,是列市演变的一个重要部分。

再加上香港是国际城市,不少港人都有一定英文水平和国际视野,不同人才在站稳阵脚后,逐渐进入社会不同层面,对社区的参与和贡献也从表面的资金投资,转向更深入的层面,甚至影响到政府的政策。

近年到加拿大的港人,人口结构有所不同,特别多了很多年轻一族。他们所带来的资金也许不及九七移民潮以中产阶级主导的一群;但也拥有宽阔(甚至是更宽阔)的国际视野,对民主自由等价值观有强烈渴求之心,在一个已经有相当发展的移民社群中,或许会有更多不同的发展空间,能更快打入不同的社会层面。

新一代移民料更专注本地

在九七移民潮中,不少移民人士都采取观望态度。在香港回归初期,表面上是“舞照跳,马照跑”,不少港人遂回流原居地。加拿大统计局的数字显示,1996年全国有超过24.1万香港出生人士,2016年只有约20.9万。此外,根据移民局的说法,约有30万持加拿大护照的人在香港居住。

不过随着香港的情况走下坡,在《港区国安法》实施之后言论和新闻自由空间不断收缩(香港去年的新闻自由排名第148位,较前年遽跌68位),以及双重国籍相关的政策逐渐收紧,在可见的将来,从香港抵加的新移民和回流人士,两边走的空间和动机将大为减少,这可能推动新一代的移民,在热切关注香港的同时,也更专注地在本地安身立命。

7月1日既是加拿大国庆,也是香港回归中国的日子;是庆祝一个以民主自由人权为核心价值的国度之日,也是慨叹一个曾享有高度自由的城市凋零之时。在这两极之中,脚踏实地建立新生活,成为加拿大社会可敬的一员,推动多元文化社会茁壮成长,将继续是港人移民社群集体学习的功课。 星岛记者廖长仁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多伦多市选候选提名 将于今下午2时截止

加息下大多房市走软 惟中心区屋价仍坚挺

本周末多市中区华埠 唐人街节“八仙”登场

国银房价综合指数 3年来首次微跌0.3%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