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香港歷史學博士楊穎宇 批「香港不是殖民地」說法違背史實

[星島綜合報道]  香港較早時送審的公社科教科書,稱香港不曾是英國的殖民地,因為清朝以後的中國政府從未承認清政府與英方簽訂的不平等條約。同時有教科書稱中國一直擁有香港的主權,英國「只是在香港實行殖民統治,因此香港不是英國殖民地」。香港考評局前評核發展部經理楊穎宇形容做法充滿政治目的,不符合歷史事實。他又慨嘆現今教育局不顧史實,只顧政策,並將香港的公民科淪為抄寫官方資料的「洗腦」科。楊穎宇接受加拿大星島中文電台《A1出擊》記者周采蓁訪問,講述對教科書新改動的看法。

問:加拿大星島中文電台《A1出擊》記者 周采蓁

答:香港考評局前評核發展部經理 香港歷史學博士楊穎宇

問:教科書強調「中國一直擁有香港主權,英國只是在香港實行殖民統治,所以香港並非英國殖民地」。該如何理解這句話?

答:這句話明顯有政治目的,因為如果說香港是殖民地,第一,殖民地最終可以獨立,這是反殖法浪潮,二次大戰後的規定。中共一定不想這種情況出現,所以不會讓香港被稱為殖民地。第二,殖民地意思是當地主權與治權都屬於宗主國。中國的潛台詞是香港主權在中國,我只是給你治權,這個說法就符合他現在的套路。所以這個做法充滿政治目的,潛台詞就是要竄改歷史。大家都知道香港在1843年已經開始被稱為殖民地,甚至香港當時的全名在法律上是The Colony of Hong Kong。換句話說,在殖民地年代,香港不單是殖民地,殖民地這個稱呼更是構成香港名字的一部份。

 

問:香港在殖民地身分上令人爭議的地方,是中國共產黨政府在七十年代加入聯合國的時候,將香港、澳門從聯合國殖民地的名單中剔除。因為當時英國殖民地脫殖後紛紛宣告獨立,令人覺得你有殖民地身分,脫離後就可以獨立,所以共產黨政府就非常敏感,剔除了兩個地方。在殖民地名單上被剔除後,香港是否就不再算是殖民地?

答:問得非常好,提出這個問題代表正通往真理之路!因為第一,其實根本沒有所謂的殖民地名單,左派他們自己也講錯,那是非自治領土名單,List of Non Self-governing Territories。因為不單只是殖民地,還有許多不同形式的領土,例如託管地等非殖民地需要放進名單。可以獨立的地方不單只殖民地一個種類,所以名單的概念要比殖民地更廣義。

另外,不論稱呼如何,被放進名單只代表該地最終會走向獨立,這是惟一的原則,而不一定要是殖民地。名單代表的只是領土的前途,是未來式。不管現在叫什麼。如果你說港澳從名單被剔除,所以不是殖民地,這就犯了邏輯上非常基本的錯誤。中共這樣做的目的很簡單,就是不讓港澳走上獨立之途,使他們最終和中國統一,僅此而已。港澳從名單中被剔除後,英國已第一時間宣布此舉不會影響兩地殖民地身份。整件事只是中國對事件的單方面詮釋,而詮釋不完全符合歷史和現實情況。

問:有說英國在香港只有治權。正如當年法國在上海設立法租界,但上海何曾不是中國的一部份?因此香港只是英租界。依此邏輯又該談到鴉片戰爭。當年鴉片戰爭後,有兩個部分,先割讓香港島,然後割讓界限街以南,最後租借界限街以北及新界99年。正因為租借新界99年,才有99年這條界線。按照這邏輯,所以97後應該只歸還新界,其他繼續歸英國。又是否確實如此?

答:是的,香港不同於其他租界,所以我們叫殖民地。香港在南京條約、北京條約割讓出去的地方就是永久的,這是構成香港是殖民地的核心。1898,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將香港租借地納入殖民地內。香港內共有兩種領土,一種是永遠割讓的殖民地,一種是租借地,需要還的。

在中國成立之前,中國和英國之間就香港的前途談判已經存在。當時只是說新界,特別是40年代的時間。當時沒有想過可以收回香港,因為當時已經割讓了出去,賣斷了,所以主權本身已在英國,不能隨便領回。

去到1949年,中共立國後,才宣布不承認所有不平等條約,但不承認不代表他敢貿然收回香港,第二,他也不敢否定殖民地的身分。所以中國歷史上,你找不到一個紀錄,紀錄中國正式向英國抗議香港不是殖民地。在1997年之後,這些聲音才浮現。

這是一個歷史修正主義。不同於「支那」,即中華民國成立之後,日本政府不承認中國是大清,也不認為他可以叫中國,就稱呼作「支那」,在1912年到抗戰勝利前他們都是這樣叫。當時中國三番四次與日本政府交涉,要求稱呼其為「中華民國」,不承認的話他們會提出交涉。

但提到「香港不是殖民地」,在歷史上,中國有沒有抗議英國的做法?沒有。所以這只是97年之後的歷史修正、竄改。歷史現場並沒有發生。

問:中國稱一直擁有香港主權,英國只是實行殖民統治。提到香港主權問題,不得不提中英聯合聲明,當時有很多討論,其中一個關鍵是這樣稱不稱得上為收回主權。當時很多聲音指中國希望收回主權,意思是不是他們承認香港主權是屬於英國?如果主權屬於英國,是不是就等於是殖民地?這是不是一個邏輯的討論?

答:其實是很簡單的事,只是後來有人篡改。回顧97之前,特別是中英談判之前的歷史,與他(政府)說的史觀是格格不入的。先說第一個,他們說中國一直擁有香港主權,換句話說,這個說法可以一直伸延到南京條約。在中國簽南京條約之前,中國仍然擁有香港的主權。但南京條約中說明,香港將會被英國永久統治。如果簽約後,中國仍擁有香港的主權的話,這是一個很大的笑話,是令人無法理解的,這點已經是不攻自破。

第二點,收回主權這個說法,中共去到1982年的時候仍有提及,中英談判開始之前,他們仍沿用收回主權的說法。鄧小平當時對香港有一個十六字方針,十分有名,「收回主權,保持繁榮,制度不變,港人治港」,其中第一個已經是收回主權,是鄧小平說的。如果用清朝的尚方寶劍打明朝的官,說他們是賣國賊,你不能這樣說。

整件事如何理解?真相是中共不敢提及的。其實中英談判開始之後,中共知道「大鑊」,覺得之後會令他們很尷尬,所以他們中途修改說法,就不准再提及「收回主權」,這是1982、1983年之間的事,大家查檔案就會知道。

當時中英談判第一個項目,他們第一個做法就是先聊簡單的議題,再談複雜的內容,由淺入深。所以他們談判的第一個項目就是主權移交儀式。主權移交儀式代表什麼?就是代表主權在英國嘛!你查檔案就知道,這些無法講大話的。

總括而言,中英談判開始之後,中共不希望喪權辱國,不欲承認喪失主權,才在中途改變說法。而我們現在就將情況越講越激烈,說香港的主權從未喪失過。這是不可能的,對吧?你出於面子工程改變說法無所謂,但你要香港為了你的面子而去竄改歷史,將中英聯合聲明之前的說法都當錯是不可能的。

簡單而言,整件事就是外交辭令,但現在你要將外交辭令變史實,這就是整件事的性質。

問:現在不改都改了,通識又被刪走,開了新的公民教育科,大家有公民意識。是不是因為反修例運動,令政府覺得「不可以讓下一代有錯誤的認知,所以要改正歷史」。2022年才開始做這樣的竄改,是不是因為反修例運動而催生「香港不是殖民地」的說法?

答:2022年只是事件加速。事件的因由要提到1998年。

 

問:這麼久遠之前?剛剛主權回歸?

答:無錯,共產黨和篡改歷史是孖生兄弟。你被共產黨統治的話,不會沒有篡改歷史的情況出現。所以在香港的情況之下,所謂回歸半年之後,就馬上出指引,1998年1月的時候,教統局發出一個《課本修訂基本原則》,裏面開宗明義說中共不承認香港是英國的殖民地。當時的指引都不敢說香港不是殖民地,只說中共不承認香港是殖民地,說法比較溫和。不過,當時已經定調,要篡改歷史。

 

問:是不是我以前沒有認真上課讀書呢?我沒有特別留意。他怎樣表達中共不承認香港是殖民地?

答:當時的人比較君子,尊重史實,他有指引,但我們不一定要全盤執行,我們為何要打「爛仔交」呢?去到2004年,第一批因為它而受影響的歷史教科書要出世,當時我機緣巧合之下,逐本書檢查的時候發現有問題,我在明報寫過一篇文章,十多年前已經寫過。

當時它的寫法十分巧妙,不是明刀明槍說不是殖民地,它說你可以說殖民地,但需要加上引號,即是「香港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意思是香港不是正宗的殖民地,只是所謂的殖民地,然後再加註腳去解釋它為何要加上引號。當時較低調,都不算太差,所以我寫的文鬧完就算,只要它的做法不要影響我的考評工作。當時我在考評局工作,所以你教科書還教科書,只要不觸及考試就可以。

 

問:教科書內容和考試是息息相關,你管的是公開試,如果公開試大家都不需要這樣回答,他們是不需要跟教科書?

答:教育局很討厭我,每逢審題委員會有他們的人,都會因而有火花。他們當然希望跟從教育局的指引,但我就說不可以,因為這些不是史實,因為香港的確是殖民地,大家就會有「良性的交流」。他們當時都不會用武力、暴力去推這個說法,他容許你反抗,然後就找個大家都舒服的方法去解決。

但正如你所說的一樣,去到反修例的時間,社會容不下另一種聲音,所以他們就加快步伐去執行這個懿旨。他們知道我尤其反對他們說「香港不是殖民地」,他要推這個指引的時候,他不容許建制內有我這些聲音,所以他要剷走我。在這次科場案內要將我趕走,不把我趕走,我就會用考評局的名義說教育局篡改歷史。

 

問:他是覺得你阻住地球轉。

答:對,所以我要遠走他鄉。

問:如今更改教科書內容,殖民地應該只是其中一環,應該還有其他認知上要改變下一代的想法。你對此有什麼想法?

答:他會用中國的觀點,不會再用西方的內容。審視公社科情況的時候就很明顯,如果大家有時間看考評局的樣本試題的話,你就會發現為何他用的全部都是官方的資料,全部都不用怎樣思考,全部都是從資料上抄下來就可以考好成績。

這個做法和我們平時的人文學科的考試方式是兩回事。以前的你要綜合資料、分析,分析那個因素是重要還是不重要,需要現場去做分析。現在就只是抄,抄他給你的官方資料。而裡面也沒有反對的觀點,全都是一言堂。這就是他現在要求人文學科的做法。

最「抵死」的是,公民及社會科,他把公民這個地位放得很高。說起公民,特別是西方國家,他們會說公民的權利與義務,很簡單。但香港的公社科如何處理呢?整個課程裡面,你會見到他一味強調公民的責任,丁點兒的公民權利都沒有講過。這是一個高中課程,你說死不死?這明顯就是洗腦的課程。

 

問:即是要大家奴性化,要聽話。跟大家說你有很多責任,但權利就沒有你份。公民不應是這樣。

答:他們盜用了公民這一科,執行洗腦教育。

問:我在香港都有朋友是中學教師,有任教通識科。他們表示,自從反修例運動以後,教育局非常頻密地檢查老師提供什麼資料予同學閱讀。大家為了保障自己安全,就會完全按照教科書任教。如果你提及教科書以外任何一個字,都可能招致「篤灰」之禍,就會被指你亂教,就出問題。所以我的朋友都認為教書變得了無生趣,但各有個結果,畢竟教書是穩定的職業,但教書也是良心職業。他們心裡都有些激盪,激盪後就會有些個人決定。通識這個很好的科目變成公民教育科,教大家有責任無權利,這個科目都很切合中國特色。我們就慶幸自己在加拿大,有一個有權利有義務的公民社會。

(資料圖片) T10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消費券2022|消委會指第二階段接獲投訴較首階段少 籲審慎大額消費

20個月大女嬰確診出現嘶哮症要入ICU 醫管局提醒家長發現子女呼吸困難需即求診

紅黃碼|政協委員胡劍江指新安排精準防疫鞏固優勢 努力爭取兩地通關

倒霉男立夏被隔離在上海 立秋被隔離在三亞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