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救生艇」設計欠周 部分上船港青感徬徨

聯邦政府去年開通專為港人而設的開放式工簽(Open Work Permit,簡稱OWP,俗稱「救生艇政策」)計劃,吸引無數港青移民加國。但是有部分於2016、17年畢業者,則恐怕無法透過附帶的「香港通道」(Hong Kong Pathway)條款,取得在加永久居留身份。

開放式工簽於2021年2月起,接受「5年內於專上學院畢業」的港人申請;但至同年6月,加國移民局(IRCC)出台的「香港通道」,當中卻申明由遞表申請永居一刻計算,也需於5年內畢業者,且已在加工作滿一年,才符合B組(Stream B)永居申請人資格。

換句話說,如果申請人於2016年畢業,他雖然在申請開放式工簽那一刻是合乎資格,但到他來加工作一年後想申請永居時,他畢業已經超過5年,就變得不符合「香港通道」的要求了。

因此很多「摱摱緊」合資格取得開放式工簽的移加港青,由於「5年內畢業」期限轉眼已過,已不符合「香港通道」B組申請人資格,因此到申請永居時只能改以「省提名」(Provincial Nomination Program)或「快速通道」(Express Entry)等途徑申請(另詳文)。

Going to Canada Immigration公司合夥人李汶蔚(Sharon Lee)在接受星島訪問時表示,該公司近來收到大量2016、17年畢業者的求助。部分求助者於去年疫情期間,受出入境防疫限制規限,只有獲加國僱主提供工作時,才可入境;部分人因而要待9月「開關」,方可「落地」並開始求職,變相又耽誤了相當一段時間,致令想透過「香港通道」申請永居,變得極其困難。

加國持牌移民顧問、該公司創辦人黃肇熙(Abraham Wong)則分析道,開放式工簽可能是與英國BNO簽證計劃的互補、分流措施。加國也許是欲先吸引港青前來,再處理他們的居留問題。

業界指「先天不足 後天失調」

但另一方面,黃表示,開放式工簽屬鮮有的臨時公共政策(Temporary public policy),因此移民局欠缺處理此類計劃經驗、預備,亦因此在設計之初欠周詳考慮。加上長期人手不足,導致部分申請滯後,令5年內畢業這個規定變成申請人的緊箍咒。他又形容該計劃「先天不足,後天失調」。

黃表示,很多求助者正嘗試改行「快速通道」,但該計劃於2022夏季將迎來大改,且移民部至今尚未公布細則,因此許多人的未來實是懸而未決,令他們人心惶惶。此外,由於該計劃於7月方重啓抽籤,現時抽籤名單上,已擠滿疫情期間積壓的全球申請個案,令其求助者須等待更久,分數亦要更高。

黃認為,只要移民局修改「香港通道」B類的條款,將「5年內畢業」改從申請開放式工簽起計算,已可解決大部分問題。他又認為,有關計劃打著「救生艇」旗號,若對港青設下重重關卡,實有與其人道主義立場相悖之嫌。

去年7月抵達溫市、現年27歲、正從事餐飲業的Raymond(化名),於2017年在港畢業。他在受訪時說:「我對自己有機會可來到此地,十分感恩。一眾港青可成功搭上『救生艇』,實有賴聯邦、國會議員的支持,及一班熱心人士夙夜匪懈,奮力地進行游說。」

港青盼移民局酌情處理

但他坦言,因自己大學時就讀「非專業」學科,故抵加後較難找工作,至今仍未能覓得符合「香港通道」計劃以外、如「省提名」(Provincial Nomination Program)或「快速通道」(Express Entry)等的申請資格的工種。

Raymond表示,自己現正嘗試尋找技術性較高的藍領工作,如汽車維修、木工等,亦毫不介意由低做起。但他指,扣除到埗後首年,自己的工簽只剩下兩年時間;再扣除等待永居資格批核的數月時間,可容讓其找到合適工種的時間並不多,且儲足相關工時亦需時,令其壓力頗大。

不過他强調:「加國固然並無義務,確保港青一定可永居於此。但就個人而言,移民是影響一生的決定。既然已踏入異鄉,固然希望自己在此地揮灑的青春,不至於白費。因此,我只希望移民局日後能在逗留期限、永居申請方面,酌情處理我的個案。」

星島溫哥華記者黃良潤報道

 

 

 

■黃肇熙(左)及李汶蔚解釋救生艇不足之處。受訪者提供 ■黃肇熙(左)及李汶蔚解釋救生艇不足之處。受訪者提供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莊德利籌組顧問小組 助多市在挑戰中復蘇

45%租客感悲觀 或永不能做業主

譚詠詩加薪22% 年收入達32.4萬

專家籲適時再打新冠疫苗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