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救生艇”设计欠周 部分上船港青感徬徨

联邦政府去年开通专为港人而设的开放式工签(Open Work Permit,简称OWP,俗称“救生艇政策”)计划,吸引无数港青移民加国。但是有部分于2016、17年毕业者,则恐怕无法透过附带的“香港通道”(Hong Kong Pathway)条款,取得在加永久居留身份。

开放式工签于2021年2月起,接受“5年内于专上学院毕业”的港人申请;但至同年6月,加国移民局(IRCC)出台的“香港通道”,当中却申明由递表申请永居一刻计算,也需于5年内毕业者,且已在加工作满一年,才符合B组(Stream B)永居申请人资格。

换句话说,如果申请人于2016年毕业,他虽然在申请开放式工签那一刻是合乎资格,但到他来加工作一年后想申请永居时,他毕业已经超过5年,就变得不符合“香港通道”的要求了。

因此很多“摱摱紧”合资格取得开放式工签的移加港青,由于“5年内毕业”期限转眼已过,已不符合“香港通道”B组申请人资格,因此到申请永居时只能改以“省提名”(Provincial Nomination Program)或“快速通道”(Express Entry)等途径申请(另详文)。

Going to Canada Immigration公司合伙人李汶蔚(Sharon Lee)在接受星岛访问时表示,该公司近来收到大量2016、17年毕业者的求助。部分求助者于去年疫情期间,受出入境防疫限制规限,只有获加国雇主提供工作时,才可入境;部分人因而要待9月“开关”,方可“落地”并开始求职,变相又耽误了相当一段时间,致令想透过“香港通道”申请永居,变得极其困难。

加国持牌移民顾问、该公司创办人黄肇熙(Abraham Wong)则分析道,开放式工签可能是与英国BNO签证计划的互补、分流措施。加国也许是欲先吸引港青前来,再处理他们的居留问题。

业界指“先天不足 后天失调”

但另一方面,黄表示,开放式工签属鲜有的临时公共政策(Temporary public policy),因此移民局欠缺处理此类计划经验、预备,亦因此在设计之初欠周详考虑。加上长期人手不足,导致部分申请滞后,令5年内毕业这个规定变成申请人的紧箍咒。他又形容该计划“先天不足,后天失调”。

黄表示,很多求助者正尝试改行“快速通道”,但该计划于2022夏季将迎来大改,且移民部至今尚未公布细则,因此许多人的未来实是悬而未决,令他们人心惶惶。此外,由于该计划于7月方重启抽签,现时抽签名单上,已挤满疫情期间积压的全球申请个案,令其求助者须等待更久,分数亦要更高。

黄认为,只要移民局修改“香港通道”B类的条款,将“5年内毕业”改从申请开放式工签起计算,已可解决大部分问题。他又认为,有关计划打着“救生艇”旗号,若对港青设下重重关卡,实有与其人道主义立场相悖之嫌。

去年7月抵达温市、现年27岁、正从事餐饮业的Raymond(化名),于2017年在港毕业。他在受访时说:“我对自己有机会可来到此地,十分感恩。一众港青可成功搭上‘救生艇’,实有赖联邦、国会议员的支持,及一班热心人士夙夜匪懈,奋力地进行游说。”

港青盼移民局酌情处理

但他坦言,因自己大学时就读“非专业”学科,故抵加后较难找工作,至今仍未能觅得符合“香港通道”计划以外、如“省提名”(Provincial Nomination Program)或“快速通道”(Express Entry)等的申请资格的工种。

Raymond表示,自己现正尝试寻找技术性较高的蓝领工作,如汽车维修、木工等,亦毫不介意由低做起。但他指,扣除到埗后首年,自己的工签只剩下两年时间;再扣除等待永居资格批核的数月时间,可容让其找到合适工种的时间并不多,且储足相关工时亦需时,令其压力颇大。

不过他强调:“加国固然并无义务,确保港青一定可永居于此。但就个人而言,移民是影响一生的决定。既然已踏入异乡,固然希望自己在此地挥洒的青春,不至于白费。因此,我只希望移民局日后能在逗留期限、永居申请方面,酌情处理我的个案。”

星岛温哥华记者黄良润报道

 

 

 

■黄肇熙(左)及李汶蔚解释救生艇不足之处。受访者提供 ■黄肇熙(左)及李汶蔚解释救生艇不足之处。受访者提供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警捣跨境22人犯罪集团 缴27手枪130万元毒品

温莎病妇急症室求医 痛等19小时被诊患癌

两岁幼童受虐重伤 亚裔护士被控四罪

北京发新版涉台白皮书 删“不驻军不派人”承诺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