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日君樞機首項控罪9月開審 繆熾宏指梵蒂岡冷處理

【專訪】香港「612人道支援基金」五名信託人,包括大律師吳靄儀、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歌手何韻詩、學者許寶強及前立法會議員何秀蘭,連同基金秘書施城威早前被指涉及國安法被拘捕,律政司首提控罪,指6人涉嫌沒有遵循《社團條例》要求為基金註冊。6人各被票控一項「沒有在指明時限內申請註冊或豁免註冊社團」罪,24日於西九龍裁判提堂,眾被告否認控罪。控罪最高刑罰為1萬元罰款。案件排期在8月9日作審前覆核,及於9月19日進行審訊,暫定5天審期,料辯方將提出法律爭議,包括基金可否被視作一個社團。

年屆九十歲羅馬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被香港國安警拘捕,獲准保釋,梵蒂岡最初曾發表聲明表達對事件極度關注事態,期望不會影響梵蒂岡與中國的對話進一步複雜化外,教廷對陳日君被捕沒有其他回應,有評論指當陳日君被捕,被控勾結外國勢力,雖然現時獲保釋,但亦可能要在獄中度過餘生。

香港公共事務顧問、前新聞工作者繆熾宏(下圖)接受加拿大星島中文電台《A1出擊》記者馮凱欣訪問,指陳日君早前被捕,梵蒂岡發表聲明指對事件深切關注,梵蒂岡國務卿帕羅林樞機表示希望事件不會影響中梵關係,被捕翌日香港天主教教區亦發聲明,繆反覆思考後認為聲明內容可圈可點,文字的表達、陳日君樞機退休榮譽主教的稱呼並無出現在聲明中,認為周守仁主教與梵蒂岡帕羅林樞機達成默契,周守仁主教受命發出該聲明。

聲明重點指出陳樞機被捕事件與宗教自由無關,香港天主教教區仍然相信基本法所應許的宗教自由可得到實現,期望香港警方及司法機構以公平公正的審訊,由聖經角度所看,耶穌被釘十字架之前由彼拉多(羅馬帝國猶太行省最高長官)審判,當時彼拉多表示並非自己使耶穌流血,而是民眾提出訴求要釘死耶穌。

繆熾宏認為香港天主教教區對處理此事上與彼拉多相似,或有此象徵,因為香港天主教教區緊隨梵蒂岡官方或主流路線,而陳日君於一年前曾就中國、香港的宗教自由等問題期望與教宗方濟探討,但不獲教宗方濟接見,梵蒂岡方面較低調及冷處理的形式處理是次事件,指出梵蒂岡與西方文化有一定分別。

繆續指俄羅斯與烏克蘭仍在戰爭期間,香港以至全球不少基督宗教的宗派,如:英國聖公會、瑞士世界基督教協進會、歐洲信義宗等等,要求教派與俄羅斯東正教劃清界線,俄羅斯東正教於世界基督教協進會中佔一席位,有意見指出將俄羅斯東正教踢出協進會,但現任教宗方濟於處理俄羅斯東正教問題上沒有發表過任何意見,估計教宗怕得罪普京;另一方面,教宗方濟與梵蒂岡正走「親中路線」,繼而冷處理是次事件,預期陳樞機前景堪慮。

被問到為何樞機被捕,教派仍然袖手旁觀,繆指要先了解梵蒂岡內部權力比重及對中國的看法、政治、神學或屬靈等方面的考慮,繆指事件至今,除亞洲天主教會議有人提出之外,歐洲、南美洲、非洲或大洋洲有其他樞機或天主教團體沒有發表任何聲明,在教宗下有數百位樞機,但一般八十歲以下的樞機會較活躍,八十歲以上的樞機一般已退休,或屬於榮譽職銜,因此現時要視乎梵蒂岡如何衡量是次事件。

繆解釋,簡單來說數百位兄弟中有一位兄弟被欺負,要視乎有多少人願意走出來反映事件,若然有「兄弟」不支持陳日君樞機,是否會帶來作用與反作用,要靜觀內部醞釀,但正如剛剛所說,梵蒂岡官方或主流派別仍然側重中梵關係,認為中梵建交關係更重要。

但站在陳樞機立場中,可能有幾方面考慮,用天主教說法來表達,是次被捕是天主交予的使命,成為一個被犧牲的殉道者;另一方面估計九十歲的陳樞機以中流砥柱的形式,站出來表達自己的立場;陳樞機是由上任教宗本篤十六世委任,而上任教宗對中國的態度與陳樞機一致,根據報道,本篤十六世當選成為教宗時,當時以不記名投票與現任教宗方濟各競爭,認為現屆教宗以「既然你係前朝所委任,現時教宗並非權力來源」想法,導致低調冷處理是次陳樞機被捕的事件。

繆仍然相信事件會由梵蒂岡各樞機及主教權力比拼,梵蒂岡或有更高層次的考慮,如屬靈、神學方面,而現實政治方面,認為有八至九成陳樞機會敗陣,繆感慨政治攻陷梵蒂岡天主教本身屬靈、神學上的意義,令人可惜,「但現實世界中往往正是如此這般」。

問及香港國安警作拘捕時曾否考慮影響中梵外交,繆以自己理解及所得到的信息分析,認為是次逮捕事件屬陰差陽錯,「612基金」被中港兩地國安一直嚴密監察屬於政治問題,但中梵關係屬外交問題,認為兩邊系統沒有溝通,簡單來說「左手唔知右手玩乜嘢;右手亦唔知左手有此舉動」。

形容今次事件是「政治上的笑話」,此「笑話」發生於曾擔任紀律部隊成員的新特首上任前,認為新任特首因紀律部隊出身而缺乏外交、國際關係等考慮,欠缺宏觀視野。縱觀全局估計此事由中國低級官員處理,早於2018年簽署臨時承認主教協議,梵蒂岡由副外長出任代表團前往北京談判;中國則派外交部副部長王超簽署協議,反映中國於外交層次上對中梵關係不太重視。

繆直言是次拘捕事件屬國安或公安系統、政法系統、外交系統等沒有溝通,因此演變成「國際笑話」,當然只屬內部邏輯,西方會認為此事是新的警號,如華爾街日報形容為香港宗教自由及人權自由達新低點,用近年說法「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繆認同梵蒂岡並無預料到拘捕行動的說法,指出美國華盛頓日報、華爾街日報;歐洲金融時報、衛報,甚至BBC及台灣報章都有報道此事,但梵蒂岡的官僚架構十分複雜,全世界有約十億天主教徒;中國有十四億人,兩大勢力正角力,陳樞機被捕此事的象徵意義很大,難以估計產生多大輿論壓力,要視乎梵蒂岡內部比拼,相信若梵蒂岡有較強反彈力,會私下與中國接觸交談,因中梵雙方的臨時主教協議只維持至今年十月,屆時要簽署新一份,但「臨門一腳」卻發生此事,若梵蒂岡強烈反彈,雙方都會沒有面子。

他預計陳樞機事件有可能暫緩,律政司或不會提出正式檢控,估計會用不同理由,私下達成協議,或透過香港天主教教區周主教傳遞信息至香港政府,認為種種事件都存在可能性,指出畢竟道德上拘捕一名九十歲長者,甚至讓他成為獄中的殉道者,聽來好像十分浪漫,但實際上十分淒涼,提到雖然香港受國際觸目並非今日開始,但此舉仍受國際關注。

繆以現實角度分析,到底梵蒂岡當中數百名樞機如何看待此事,他們是否有可能動搖帕羅林樞機繼而動搖現任教宗,他表示不知道,因梵蒂岡為主權國家,同時統領全球十億天主教信徒,他解釋天主教與基督教一樣有自己的屬靈,認為教徒若強調屬靈領域、神學、道德、信仰反省,可能會重新思考中梵關係,強調「日光之下無新事」,認為社會主義、共產黨政權本質都不會改變。

他指出梵蒂岡內部有兩種力量,一種為現實政治比拼的力量,另一種則為本著屬靈、信仰上的力量中;中國現時已成為第二或三政治經濟體系,要視乎中梵雙方如何抉擇,但中方仍作主導權,認為陳日君未來去向仍可圈可點,屬未知之數。

華爾街日報早前有分析指陳日君被捕突顯香港天主教內部分裂,繆直言天主教內部分裂並非今日之事,亦曾聽過有天主教徒與陳樞機持不同看法,認為十分正常,不單是天主教,就連整個基督宗教都呈此現象,在政治天秤上有人支持側向一方,有人支持另一方。

繆續指尤其是國安法實施後,所有宗教派別都呈碎片化現象,彼此「內傷」嚴重,不少三十至四十歲信徒選擇移民,更有不少「連根拔起」舉家移民,認為新任特首上場後,宗教、言論、新聞自由都處於考驗中,形容像一艘船於波濤洶湧的海上行駛,直言洶湧的海浪比林鄭管治時更甚,受更大衝擊。

被問到認為陳樞機是位怎樣的樞機,繆直言覺得他充滿生命韌力,憶述六、七年前嘗試爭取民主,當時曾於香港不同地區舉辦遊行,由彌敦道油麻地小學教堂起步,先到何文田房屋署,再到旺角麥花臣球場,終點為葵涌,包括當時年屆八十多歲的陳樞機,有數百人共同參與,形容陳樞機十分有活力,一步一步堅持,他直指陳樞機比自己更身輕如燕。

繆續指,陳樞機曾因中梵關係展開每星期一次演講,連續十星期,最後更將演講內容編輯成書,繆曾參與其中一場演講,陳樞機簡單解釋自己寫給本篤十六世的書信,表達自己對中梵關係的看法,因陳樞機1932年於上海出生,經歷中國政治動盪,未當上主教前經常到上海教授神學,亦經常接觸內地的神父,看出陳樞機對中國的宗教有強烈關懷,認為陳樞機為人堅持不懈。

繆曾聽相熟攝影記者分享,該攝記由梅窩接載陳樞機至石壁監獄進行宣道,攝記指途中與陳樞機的交談令他明白陳樞機不辭勞苦前往探望,只為一些心靈貧窮的人提供安慰;為弱小的人帶來力量;為他們帶來一個活下去、有盼望的明天,直言以國安法拘捕陳樞機為「本質上的笑話」,因所有天主教主教及樞機本質上屬於梵蒂岡人,以勾結外國勢力罪名拘捕實在說不通,強調是一個「有趣但可悲的政治笑話」。

(資料圖片) T09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有片】擁有115年歷史墜道開放 以全新角度近距離賞大瀑布壯觀

研究人員預測 到加拿大國慶日 奧密克戎BA.5毒株會佔染疫病例近七成

NASA 探索外星海洋生命 開發小型游泳機械人勘查

【打工仔天堂?】安省這城不以最低工資算酬 奉行時薪18.9元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