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促停追蹤國民手機數據

■衛生局證實疫情期間監測公眾手機信號,以分析追蹤病毒傳播。加通社資料圖片 ■衛生局證實疫情期間監測公眾手機信號,以分析追蹤病毒傳播。加通社資料圖片

聯邦反對黨議員在周四(13日),促請加拿大公共衛生局(PHAC)暫停對國民的手機定位數據分析追蹤,以保障民眾的私隱權。卑詩大學(UBC)醫學教授則認為,追蹤系統有助於遏制病毒傳播,系統不會披露任何個人訊息,由於政府未有宣傳正面訊息,令不少國民誤解該系統會監控個人行蹤。

加拿大公共衛生局(PHAC)在去年12月承認,疫情封鎖期間曾追蹤3,300萬部移動裝置,以監察公眾活動,倡權人士對該計劃的長期影響表達擔憂。有國會議員藉此提出反對,認為該系統在國民不知情或未經同意下進行追蹤。
在眾議院舉行的道德及私隱委員會緊急會議上,魁人政團議員維爾穆爾(René Villemure)提出一項動議,促請暫停衛生局計劃獲取國民的移動數據到2022年,他說:「儘管衛生局目標正面,但我必須知道當局是如何通過電訊公司獲取用戶數據,亦要讓國民意識所帶來的擔憂及後果。」保守黨國會議員布拉薩德(John Brassard)表示:「我們需要知道,政府採取了哪些安全措施,來保護國民的私隱權。」
反對者關注如何獲用戶數據
衛生局證實,移動數據分析有助於推進公共衛生目標,得出的數據已通過特別諮詢委員會定期與各省區分享,為公共衛生信息、規劃和政策制定提供信息。衛生局又表示,自2020年12月下旬起,與Telus研科電訊公司簽訂獨家合同,擴大了其跟蹤計劃,所有數據都已「去識別化」,意味數據與個人行為無關,僅是通過人口流動性,來盤對公共衛生政策是否有效。
衛生局強調說,數據用於收集人口流動軌跡,以了解疫情爆發風險,並及時發出公共衛生指引和應對措施,系統會保障國民的私隱。自由黨國會議員格雷格弗格斯(Greg Fergus)認同當局的流行病監控數據合理,否認政府用該技術追蹤個別國民。
對於衛生局的行為及說法,不僅引起反對派議員的反對,也令私隱權倡導者感到擔憂。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的網絡安全研究員帕森斯(Christopher Parsons)認為,衛生局將國民的定位數據用作公共衛生監測,是在國民不知情或未經同意的情況下進行,是一件「大事情」;渥太華大學(University of Ottawa)法律教授斯卡薩(Teresa Scassa)表示,與電訊公司或社交媒體獲得用戶訊息的情況相比,國民似乎更加關注是政府如何獲得此類數據,她說:「政府缺乏大數據相關的透明度和問責制,本國的私隱法未能與時俱進,引發國民的擔憂,在涉及『去識別化』數據時,國民需要額外的保障和監督,但現時的立法中沒有相關規定。」
支持者稱數據已「去識別化」
長期追蹤分析疫情數據的卑大牙醫學院教授山人幸琪,向《星島日報》表示,卑詩省一直不願意使用疫情追蹤系統,但追蹤系統有助於遏制病毒在社區傳播,她解釋說:「居民出行或工作時,如果使用疫情追蹤程式,一旦新冠患者上報確診報告,其他人便收到是否曾到訪過染疫高風險地區的警告,亦可得悉是否曾與確診者有接觸。」
山人幸琪指出,全球不少地方正採用病毒追蹤系統,從科學角度來說,這是非常有效遏制病毒蔓延的方式,系統並不會公開任何個人訊息,整個過程都是以匿名進行,不存在私隱問題的考量。
由於病毒追蹤系統須全民配合,她認為本國政府欠缺科學教育的普及工作,很少國民真正了解到該系統的正面作用,以及其運作原理,從而導致不少人誤解病毒追蹤系統,以及對私隱保障失去信心。

■山人幸琪認為當局欠缺科技教育普及,令不少人誤解病毒追蹤系統。UBC網站 ■山人幸琪認為當局欠缺科技教育普及,令不少人誤解病毒追蹤系統。UBC網站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奧密來襲學生變陣 約克校區轉上網課比例增

外交部遭黑客攻擊 或因挺烏致俄針對

多所大學逐步回復面授上課 有學生感憂慮恐懼

疫情令國民預計壽命 跌0.6歲歷來最大降幅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