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

【港青在加国273】入油特训班

【专栏】身边的朋友常以为我对车辆十分熟悉,每每遇到相关问题时都会询问一番,但除了能辨别各大品牌、偶尔讨论一下与赛车有关的话题外,基本上对车辆的运作、保养等都不甚了解,毕竟在香港没有驾车的经验,即使玩多少不同类型的赛车模拟游戏、看多少汽车杂志也无补于事,没有实体车辆,只能凭空幻想。

【港青在加国272】香港电影

【专栏】近这几个月,忽然间好像有很多港产片在加拿大上映,虽然上映的戏院不多,不过一部接一部,几乎没有空窗期,即使是冷门的纪录片也有放映会,让我有股错觉,以为加拿大本来就是如此多香港电影。

【港青在加国271】回港有感

从前的我真的天真以为香港的“湿冻”是世界第一,连西伯利亚人也抵受不住,从加拿大回来后,其实所谓“湿冻”真的是“湿湿碎”,而且自己御寒的能力好像提升了不少,走到街上,衣裳单薄的也好像没什么感觉。回到家后,家中也变了不少,很多物品摆放的位置都有所不同,这个家顿时也有点陌生,反正就要好好适应一下。

【港青在加国270】小猫绝育记

【专栏】却说鼻哥在FortMcMurray的时候便提早开始了发情期。当时的她只有五个多月,换算回人类的年纪只有大约八、九岁。我将她接回卡加利后,虽然有一段很短的时间她停止了发情,但在冬去春归之时,正是动物开始发情交配的日子。于是,她每天起床后第一件事便是跑到厨房的窗边,向着邻居的灰色男猫发情:“过嚟啦!过嚟同我玩啦!”

【港青在加国269】我与猫的不解之缘

【专栏】近几年,我发现自己跟猫这种生物结下了不解之缘。因为从小鼻敏感严重,所以我一直坚信自己和猫狗并没有什么缘份,直到2021年,因为身体状况休学了半年,回到了香港。那段日子我除了在咖啡店兼职,还常常流连于书店。那些楼上书店都住着不少店猫,当我专心致志地看书的时候,坐在我身旁的猫咪总不时探头过来,好奇我在看什么。因为牠们的陪伴,看书等事都不太孤单。

【港青在加国268】似水年华

我们相隔两年没有见面,这是自他出生以来,我俩分开得最久的一次。以往在香港总习惯回到家,便走到他的房间“骚扰”他一番,才回自己房间休息,我曾以为那是因为我天生多说话,才总喜欢找他聊天,自己搬出来以后,才发现我只是喜欢跟他聊天,不是他的话,我回家后宁可呆着不动。

【港青在加国267】各自尊重、各自安好

【专栏】友人数月前在国外轻生的消息,因为家人接受传媒访问而引起讨论,起初只是有人在连登讨论区上转载该访问,后来帖子登上了热门并持续发酵,更被香港媒体翻译成中文,连Facebook的时评人或一些获多人追踪的热门帐户也有转贴。

【港青在加国266】一切来得太突然

【专栏】自从去年十月开始四处找经纪租车,我们可说是一直遇人不淑,接触到的经纪要不等三四天才拿到报价单给我们,要不抱怨我们迟迟不下订(虽然是事实),十二月底时终于决定要下订金租2023年版的型号,付订时却立刻跟我们说2023型号没有车了,要等2024型号,突然又拖长了等待时间,我们甚至已准备在无车状态下度过加拿大第二个冬天。

【港青在加国265】生肖运程

【专栏】兔年新正头,最多人谈论的不再是黄夏蕙的头炷香打扮,新一期的生肖运程占据点击排行榜首名,朋友们都关心自己的生肖流年是否顺利,风水轮流转,去年犯太岁的今年否极泰来,今年犯太岁的朋友年头已担心太岁几时杀到,就像争凳仔,点都有人中。

【港青在加国264】一肚气的年夜饭

【专栏】由于年三十晚,我们准备外出吃一顿年夜饭,但又怕没有位置,所以早早五点半已经去到餐厅门口,谁知还未进入餐厅,已在外面看见外面有长长的人龙,勉勉强强挤进餐厅,在人群中左穿右插狼狈的来到柜台前,才发现现在拿位子,要十点才有得吃,无奈之下,又转到另一间火锅店,谁知答复也是一样,要十点多才可以吃到。只好随便走走,看到一间中菜馆人好像不多,所以碰碰运气,谁知却是一场恶梦的开始。

【港青在加国263】备战PR

不能说是白驹过隙,但这一年的我在卡加利终于算得上“半个人生赢家”。由一开始只拿着十万港币前来加拿大,然后找到一份很难储时数的兼职,再到我找到新居、安定了下来,又找到另一份辛苦兼职,再失业两个月,才有现在这份人人羡慕的全职工作。及后着手买了一辆二手车,又有能力养猫,渐渐的融入这个城市。在加拿大,运气是不可或缺的,但同样也需付出时间、努力。唔怕挨,才会有现在的安稳。

【港青在加国262】踏入犹太区

【专栏】上个礼拜面试完,便和男朋友到面试公司附近的餐厅吃晚饭。因为该公司位于犹太区——Bathurst-Steelesarea,所见之物都让我心生好奇。我对于犹太文化的认识,仅限于美剧或真人秀的形象,或是少许犹太人散居的历史。不过,我对中东一带的文化向来感兴趣,亦希望有日到以色列、伊朗、黎巴嫩、伊拉克、科威特等地看看。

【港青在加国261】一群人的寂寞

【专栏】移居加拿大一年有多,一开始的时候许多人都会嚷嚷着没有朋友,不少人会选择在TG频道上参加团体活动,也有不少人会参与教会或其他非牟利机构的聚会,拓阔交友圈子。

【港青在加国260】抹不去的阴影

有好些人,虽能辨是非、讨厌见证不公义的事情发生,但仅止如此,不会特别争取什么,也很少发声。移民也只是因为机遇,给自己谋一条出路,通常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保持一贯的沉默,在这“风平浪静”的时候,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

【港青在加国259】一些无奈的事情

【专栏】室友下星期便会回港一段时间探亲,最近我们的话题除了租车之外就是香港了,而正好还有一个月左右,另一位室友便可以准备递交PR申请了。好事接踵而来,我却不禁想起一些无奈的事情,除了自己之外,也不能责怪他人了。

【港青在加国258】大扫除苦差事

以往在香港每年都会进行大扫除,因为父母的工作时间不固定,我们家大扫除的日子很少是在年廿八。父亲会先预告哪天大扫除,通常是年初一前的一个星期日,着我和弟弟不要外出,留在家帮忙。

【港青在加国257】迟来的交换礼物

【专栏】圣诞节的时候,原本约好了跟友人们一起交换礼物,感受一下圣诞气氛,但因为约好的日子遇上大风雪,然后大家一月初时间档期又不太夹,所以就一拖再拖,总算在十四号...

【港青在加国256】养猫的“乐趣”

她与一般小猫一样,又和一般小猫不同。一般小猫爱睡觉、爱玩耍,但不爱人类抚摸;鼻哥爱睡觉、爱玩耍,却是不怕人类。她喜欢给人抚摸,就算是第一次见的陌生人,她也不怕,愿意走去嗅一嗅他,若对方是伸出手来,她也会给别人摸摸,甚是乖巧。然而,她也有恶劣的一面:她对人类以外的一切生物都很有攻击性,不管是其他猫、狗、雀,还是仓鼠,总之除了人类以外她都好愤世嫉俗。

【港青在加国255】关关难过关关过

【专栏】十一月毕业以后,一直都在找工作。因为大学修读文史哲,四年课程除了写作、阅读、思考外,一直没有很清晰的职业导向,不像主修商科的朋友们,学的比较实用,大多早就缩窄就业范围。“大学选科的时候早就叫你现实点,现在找工作就不用那么踌躇!”父亲说。虽然如此,但我并没有后悔主修文科,因为累积的写作技能和思维,修读别的科未必能带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