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专栏

港人救生艇政策多疵漏 关慧贞促移民部速补救

关慧贞强调,香港民运人士亦包括从大专毕业已久者,甚至中、小学生等横跨各个年龄层的人士;但“救生艇”政策所谓“五年来毕业”的要求,无疑是为在港参与民运者,设下年龄限制,使许多抗争者无法“上船”。

【港青在加国077】六月的梦

【专栏】这个月注定是多梦的月份。有些梦曾经真实发生在三维的世界;有些梦没有发生过,但那情绪、感受却比现实来得更真实。

【港青在加国076】再见了,我的司机

【专栏】记得当初上班的第一天,我认识了隔旁的同事,自此之后,我除了成为他的同事,亦同时成为他的“乘客”。犹记得第一天下班的时候,他就拳拳盛意的邀请我上车,主动问我是否需要搭顺风车。但其实我住的地方跟他住的地方并不相近,他如果载我回家,就要先到我家,再折返回去自己家。

加“救生艇”设计欠周 部分上船港青感徬徨

联邦政府去年开通专为港人而设的开放式工签(OpenWorkPermit,简称OWP,俗称“救生艇政策”)计划,吸引无数港青移民加国。但是有部分于2016、17年毕业者,则恐怕无法透过附带的“香港通道”(HongKongPathway)条款,取得在加永久居留身份。

获知“香港通道”难通 港青改计划申永居

去年10月抵温、现任职行政岗位的Apple表示,在她来到加国前,以为只要能成功到埗,便能在一年后取得永居身份;直到“落地”一段时间,完全明白“香港通道”(HongKongPathway)的条件后,才如梦初醒。

【港青在加国075】买车的挣扎

【专栏】随着夏天的到来,不少朋友都开始学驾驶汽车,准备考取车牌和买车。老实说,比起香港,这里驾车的成本并不高,是可负担的范围。

【港青在加国074】口罩和自由

【专栏】早在两、三个月前,多伦多已移除强制戴口罩的规例,就算在商场内,人们也可以除下口罩。不过,相比起欧洲,多伦多人对防疫还是颇为警戒,直到最近天气逐渐转热,才多了许多人除下口罩。

【港青在加国073】无限书店挑战!

【专栏】每每放假,基本上都中午起床,之后就呆在家里无所事事。但上周末终于受不住出外的欲念,早早起床拿起背包,终于踏出离开室内的第一步。

【港青在加国072】深夜食堂

【专栏】以前在香港,有时候睡不着或熬夜等球赛开始,假如弟弟还没睡就会利诱他跟我去吃宵夜,因为请客的是我,所以他总是很乐意。我住在深水埗,宵夜选择非常多,单单是串烧一街之隔已经有数间选择,茶餐厅、车仔面、肠粉、盅饭,全在五分钟步程内。

【港青在加国071】防水的加拿大人

【专栏】最近一直下起绵绵密密的细雨,令人不胜其烦,不过雨下多了,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加拿大这里的人好像都不太喜欢打伞。其实以前我对外国人不喜欢雨天打伞这回事也略有听闻。但当你亲身体验过,才发现他们是真的用行动证明自己不喜欢打伞。因为即使下起大雨,他们也仿佛无惧无畏,只是用帽子遮住自己的头或是把风衣当作雨衣,而在街上打伞的人可谓寥寥可数,偶然看到打伞的,都是亚洲人的面孔。

【新移民夏日生活须知】户外活动有规有矩?

加拿大人一到天气好除了拼命向外跑,还会在每个放晴的周末BBQ。走在住宅区的路上几乎100%会闻到烤肉的味道。烧烤party是最常见的朋友聚餐活动之一,最简单的类型不需要太多技术,只要放木炭上烤,复杂的可以做调料,提前泡食材入味。

【港青在加国070】精妙的多伦多剧院

【专栏】第一年到多伦多,便十分幸运地遇上“多伦多开放周”,这个活动因疫情缘故,已阔别多伦多三年之久。而这次开放周更破天荒开放100多座建筑,据说是历年来最多。

【港青在加国069】自己糭子自己包

【专栏】以往在香港,我家没有特别庆祝端午节的习惯,充其量在前一晚“斩料”一家人吃顿饭。正日当天则吃糭子就了事。小时候,我甚至有点儿讨厌端午节,虽然可以放假一天,但偏偏一整个上午都在播放沉闷的龙舟比赛,一点趣味都没有。而且糭子虽然美味,但往往最后成了苦差,因为亲朋好友都会送来糭子作为问候,让雪柜堆满了糭子,多起上来,可以早餐和午餐都是吃糭,连着吃一个星期都吃不完。

【新移民夏日生活须知】会遇上哪些野生动物?如何应对?

一到夏天很多动物就会出来活动,与人口密集,高度城市化的香港或其他东亚城市不同,在加拿大生活是绝对会遇到不同的,已经学会和人类共存的生物。所有的动物几乎都不能猎杀,只能驱逐,这里会介绍他们的特性和对家庭造成的危害。

【港青在加国068】初试加国医疗系统有惊喜

【专栏】入境加拿大时只可携带三个月的药量,甚或只可带90粒,真令我感到忐忑不安。有着长期病患,总是担心药物会很快吃完,但又没有足够财力负担医药费。安省的医疗保险计划OHIP需要申请人任全职工作,因此初来到埗时只找到兼职的我,便只能静静看着药瓶愈来愈轻,体重也随之而愈来愈轻。

【港青在加国067】不忘端午节翌日

【专栏】上周四过了在加拿大的第一个端午节。以往在香港,这天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只是有一天假期。小时候全家都会在家吃糭和看龙舟比赛,长大了就没有再看龙舟,糭子却越吃越多,总是跨越不了这第一道通往瘦身之路的难关。

【港青在加国066】隔墙有耳

【专栏】来到加拿大后,迎来新的生活、新的居住地方,每样东西都令我颇为满意,但当然也有令人不满意的地方,要说到最令我难以忍受的,肯定是房子的隔音效果。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我租的那所房子有这个问题,还是所有加拿大房子都存在这个问题。

【港青在加国065】这年夏天,我开始打棒球……

【专栏】自二月起,就总是问本地人何时才会回暖,每次都得到“下个星期、下星期便暖了”的答复。加拿大的冬天虽然都有许多乐趣,例如可以滑雪,但低温确实令人不自觉的昏睡和死气沉沉。

【港青在加国064】又爱又恨加国小黄花

这些小黄花原来长熟了就是蒲公英,随着黄花凋落,就会长出毛绒绒的小球,上面那些小绒毛便是种子,待风一吹,便会飘到各处。绒毛随风飘扬的画面或许很唯美,实际上却意味着那惊人的繁殖力,像伞兵飘到整个范围。小黄花生性霸道,总是横贴着地面而生,而且和小草们争夺泥土养分,她们扎根之处往往寸草不生,或者杀得小草都虚弱枯黄地躺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