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因不簡單!大量加拿大國際學生選讀專業與市場不匹配

【星島綜合報道】數據分析指出,加拿大專上院校並未將國際學生招收的重點放在滿足本國最緊迫的勞動力需求上,造成人才與就業市場嚴重「不匹配」,學生在熱門領域找到好工作的前景微乎其微。

據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對聯邦數據的分析得知,加拿大招收的國際學生嚴重傾向於填補商業項目的名額,而幾乎沒有滿足醫療保健和技術行業對工人的需求。

CBC從加拿大移民、難民和公民部(IRCC)獲得的數據,顯示了自2018年以來,獲得渥太華學習簽證進入專上院校的外國學生每年所選擇的教育領域。

專家表示,這些數據表明,無論是聯邦還是省政府,以及專上院校本身,都沒有將國際學生招收的重點直接放在滿足本國最緊迫的勞動力需求上。

多倫多都會大學(Toronto Metropolitan University)專註移民問題的研究主管班納吉(Rupa Banerjee)表示:「我們從這些數據中看到,確實缺乏監管。」

先前從未公開過的數據顯示,在2018年至2023年批准的所有學習簽證中,商業相關項目佔27%,高於任何其他領域。

在同一時期,只有6%的許可證發放給了健康科學、醫學或生物和生物醫學科學課程的外國學生,而貿易和職業培訓計劃則佔1.25%。

班納吉指,數據顯示,太多的外國學生被吸引到加拿大接受高等教育,但在熱門領域找到好工作的前景微乎其微。

她說,「我們並沒有真正試圖引進最優秀和最聰明的人才來填補勞動力市場需要填補的空白,而是以學生的形式引進低技能、低工資、可消耗和可剝削的臨時外籍工人。」

她說,這些數字顯示聯邦和省政府均未能確保國際學生的招收,符合加拿大對技術工人的需求。

「學生們從在勞動力市場上並不是特別有價值的項目中畢業,這些項目無法讓他們找到工作,從而使他們能夠過渡並成為富有成效的加拿大永久居民。」

國際學生是公立大學的最大推動力

根據加拿大統計局的數據,自2018年以來,無論是在新冠大流行(COVID-19)之前還是之後,職位空缺率最高和職位空缺絕對數量最多的行業,基本上都是建築業、醫療保健以及住宿和食品服務業。

然而,從2018年到2023年,來加拿大攻讀商科國際學生人數的增長,遠遠超過了任何其他高等教育領域的增長。

2018年至2023年間,授予商業管理、行銷和相關支援服務項目的學習簽證數量增加了5倍。同期向非商業領域發放的學生簽證數量平均增加了1.7倍;健康科學為2.6倍;計算/IT領域的增幅位居第二,為2.4倍。

外國學生支付的學費明顯高於加拿大人,並已向本國的高等教育機構投入了數十億元。CBC今年稍早透露,加拿大國際學生人數急劇增加,是公立大學的最大推動力,其中大部分位於安省。

幾所擁有大量外國學生的大學當局均告訴CBC,在聯邦和省政府的敦促下,他們加強了國際招生力度,以滿足國家對技術工人的需求。

安省基秦拿的康耐斯托加學院(Conestoga College)的國際學生簽證,在過去5年中有4年位居全國榜首。 

根據加拿大統計局的數據,2021-22學年,國際學生佔康耐斯托加商業課程入學人數的70%。

該校的一名官員表示,2018年至2023年間,該學院的國際學生入學人數增加了近5倍,該校的招生「反映並符合聯邦政府自身為提高每年移民水平(包括學生、以滿足現在和未來對技術工人的需求。」

但情況似乎並非如此,新數據引發了人們對商科學生比例過高的疑問。

商科學生稱畢業後很難找到相關工作

加拿大皇家銀行2022年9月的一份報告質疑加拿大,是否採取了足夠的措施來滿足其招收國際學生與勞動力的需求。

該報告描述了「國際學生追求的學習項目與勞動力市場需求之間不一致」,並呼籲增加醫療保健、某些貿易、服務和教育領域的人數。

經濟市場研究機構CD Howe Institute高級政策分析師馬布比(Parisa Mahboubi)表示:「我認為沒有任何努力或計劃,來使各研究領域的入學人數與勞動力市場的需求相匹配。」

涵蓋6年時間範圍的數據顯示,IRCC批出超過776,000個註冊商業或商業管理、行銷和相關支援服務課程的學生簽證。

相較之下,同期健康科學類計劃共發放了約143,000個學習簽證,貿易和職業計劃共發放了36,000個,醫學類計劃共發放了6,300個。

經濟學家亞爾尼茲揚(Armine Yalnizyan)表示,國際學生招生的模式似乎「沒有規律或理由」。

亞爾尼茲揚在接受采訪時指,這是向來這裏的(學生)出售虛假的商品清單,因為本國不需要那麼多擁有商業專業知識的人,「我們需要更仔細地審查我們試圖透過高等教育機構培養哪些技能。」

來自印度的學生辛格(Akash Singh)為了完成在聖克萊爾學院(St. Clair College,安省24所公立學院之一)為期兩年的商業課程,支付了34,000元。

自2021年獲得文憑以來,22歲的辛格唯一能找到的工作就是保全和麥當勞餐廳。

他表示,這裏對商科學生來說沒有機會,「我一直想找金融方面的工作,但這是不可能的。」

辛格稱,位於印度的加拿大大學招募人員強烈鼓勵學生申請商業課程,並告訴他們,進入該課程以及畢業後都很容易找到工作。

但據他所知,他的同學中沒有一個人真正在商業相關領域找到了工作。

聖克萊爾學院國際關係高級副院長塞金(Ron Seguin)表示,辛格在尋找相關工作方面面臨的挑戰,並不能反映大多數國際商科學生所經歷的情況。

塞金在接受採訪時說,「學生學到的那些就業技能可以應用於許多領域,尤其是商業領域。」

商科成長與辦學成本有關

高等教育戰略協會(Higher Education Strategy Associates)主席亞瑟(Alex Usher)則表示,商科國際學生的爆炸性成長,主要是由於安省的大學尋求彌補省級資金不足的方法。

亞瑟在採訪中表示,他認為這與勞動市場的需求沒有太大關係,而是與大學的財務需求有關,「這是金錢的來源。」

他說,商業課程的運作成本相對較低,特別是與臨床和技術課程相比。

由於大學向此類學科的每位國際學生每學年收取15,000元的費用,因此開設成本較低的課程(例如商科)可以讓學校有更多的收入用於其他地方。

亞瑟認為,在國際學生群體的組成方面,各省比聯邦政府更應該受到指責。

這是因為各省有責任監督其學院和大學提供的課程類型,儘管IRCC負責批准學習簽證,但各省有權限制進入高等教育課程的國際學生人數。

在今年聯邦推出上限之前,唯一行使這項權力的省份是魁省,該省要求每個國際學生須獲得該省教育廳的授權書。

亞瑟說:「各省有可能對數字進行監管,只是十分之九的省份選擇不這樣做。」

省專上教育廳長鄧洛普(Jill Dunlop)未能接受採訪,但她的發言人發表了一份聲明說,「學院和大學是自治的,可以自由地就國際招生做出自己的決定。」

代表安省24所公立大學的聯盟Colleges Ontario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埃文斯(Marketa Evans)表示,「大量國際學生」報名參加了滿足關鍵勞動力市場需求的課程,包括物流、電腦程式設計、商業分析、酒店管理、旅遊和旅遊以及烹飪藝術。

根據Colleges Ontario提供的數據,目前約有18,000名國際學生就讀先進製造和技術相關課程,另有900名國際學生就讀護理專業。

從IRCC獲得的數據顯示,發放的大量學習簽證中,特定學習領域被標記為其他(367,000個)或未指定(339,000個)。

IRCC官員表示,這是學生填寫學習簽證申請的結果:「其他」代表申請人表明他們選擇的學習領域不在列出的類別之內,「未指定」代表申請人將該欄位留空。

圖:加通社/CBC

V6

---------------------------------------------

>>>立即瀏覽【移民百答】欄目:新移民抵埗攻略,老華僑也未必知道的事,移民、工作、居住、食玩買、交通、報稅、銀行、福利、生育、教育。

>>>即讀【新移民專欄】:新移民第一身經驗,與你分享當下年輕移民生活日常大小事,即讀「新移民專欄」。

>>>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 】App,隨時看到最新最快新聞: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訂閱【加拿大星島網電郵快訊】,每天可收到最快新聞資訊電郵:
https://www.singtao.ca/subscribe/singtao.php

>>>立即關注加拿大星島新聞網TG Channel,讓加國新聞無遺漏全天候向你推送:
https://t.me/singtaoca

>>>訂閱CCUE YouTube 頻道,查看更多吃喝玩樂、生活資訊影片。
點擊以下6大平台 接收加拿大新聞及生活資訊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星爺講波 09】歐國盃分組次輪最後一天 土耳其葡萄牙打甩髀 爭首名避撼荷蘭法國

【有聲訪問】加國前大法官麥嘉琳不願續任香港終院法官  太早或太遲?

一號高速公路又掉落「物體」!這次是整個卡車貨櫃

【有聲新聞】星島A1中文電台 晨早新聞專輯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