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U和UBC學生工獲工會支持 爭取同工同酬

@ubcedlib/ Instagram
@ubcedlib/ Instagram

【星島綜合報道】在一個飽受住房成本上漲和通貨膨脹肆虐之苦的地區,收入有時低於最低工資標準的成千上萬學生工亦無法置身事外,西門菲沙大學(SFU)和卑詩大學(UBC)的學生工,正借助工會力量爭取福利。

據The Tyee新聞網報道,西門菲沙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的研究助理,在多年來因不斷增加的成本和停滯不前的薪酬而感到沮喪之後,為爭取福利、養老金和更高的薪酬,陷入了一場長達3年的苦戰。

卑詩大學工會正密切關注這場鬥爭,他們試圖在為期6個月的閃電戰中,將該校溫哥華校區的10,000名學生工組織起來。

兩所學校的工會領導人,正努力推動在高通貨膨脹下從事第二份工作維持生計的學生,獲得與本地區同等的薪酬。

SFU教學支持人員工會(TSSU)負責人文森特(Amal Vincent)表示,該工會代表 SFU 的助教和其他工人,並一直爭取為研究助理贏得基本勞動保障,文森特指,研究助理的工資通常低於最低工資。

UBC隸屬加拿大公共僱員工會的Local 2278分會,正試圖讓數千名研究人員加入工會,這將使他們現有的約3,000名成員增加3倍多。

2278工會主席皮爾遜(Phyllis Pearson)表示,潛在成員對研究人員薪酬的巨大差異感到沮喪,他們的薪水最終取決於其主管和運氣。

「研究助理」是一個廣義的職位名稱。通常情況下,像SFU這樣大學的教授會直接僱用學生來支持項目研究,其中一些項目得到聯邦支持。在某些情況下,薪資範圍主要由研究人員決定,而不是既定的薪資等級。

UBC對工會化運動隻字未提。但一些學生工不安地看著友校,SFU和工會已經在談判桌上僵持1,000多天,仍未簽署集體協議。

文森特說,主要是因為該大學辯稱,大約1,500名研究助理中有一部分不是員工,而是獎學金獲得者。

這些助理的工資被認為是津貼,而非工資,因此不能保證與省內最低工資看齊。

皮爾遜表示,與SFU不同的是,UBC大約有300人正在工會協調下,包括研究助理以及在UBC的工作學習計劃下受僱的學生,已經被承認為僱員,並按照法律要求支付福利和養老金計劃。

但許多未加入工會的研究助理,仍然面臨工資透明度和預期工作時間方面的問題,工會正為他們爭取會員資格,如果成功,其運行學生工作計劃的方式將發生重大變化。

V6

■西門菲沙大學。		SFU ■西門菲沙大學。 SFU
訂閱星島網singtao.ca電郵快訊,每天可收到最快新聞資訊: https://www.singtao.ca/subscribe/singtao.php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有聲訪問】聯邦1961億元助全國醫療體系 如何監管省府善用這筆錢?

【有聲新聞】星島A1中文電台 晨早新聞專輯

深化經貿 加拿大與台灣正式啟動FIPA談判

多倫多時鐘酒店低價出售 原因令人驚訝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