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棋盤|律政司訴訟策略再受質疑

英國御用大律師Tim Owen獲高等法院批准以專案認許方式,為被控「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等罪行的黎智英辯護,律政司向終院提出上訴許可被駁回,觸發人大釋法。雖然今次釋法是以特首李家超的名義提出,但明顯,整個行動是由中央主導,充分體現中央的「全面管治權」。

李家超在前日的記者會上指出,他是在終院判決的前一天,收到中央要求他就特區維護國安工作提交報告,函件並有指明事項的附件。很明顯,中央早已估計終院可能駁回律政司的申請,並作出部署,要求特首提交應對的報告。雖然多位與中央關係密切的建制人士,對於釋法已是「有言在先」,但有法律界中人對中央的雷厲風行仍是感到驚訝。

有官府中人直言,黎智英案及四十七人初選案,是二○一九年黑暴事件餘下的兩大政治議題,港府高層本來期望只要兩宗案件審結,事情就可以告一段落,香港政治環境可逐步回歸平和,政府與社會都能聚焦於經濟和民生建設。豈料黎智英案未正式開審,就弄出一場如此大的風波。

  今次事件,就再一次打擊律政司司長林定國在政府內部的威信,尤其是終院判詞中,批評律政司在上訴階段才提出截然不同的法律觀點,有違上訴原則,因此拒絕接納,明顯指出律政司出錯。雖然特首李家超公開為律政司說項,指「律政司在陳述有關上訴申請時已作出最大努力,亦將所有律政司認為法庭應該考慮的事情充分提出」,但政府內部有不少人都認為,今次事件再次暴露律政司的訴訟策略及判斷出了問題。

海外律師不能以任何形式參與國安案

  有法律界人士更指出,律政司在初審時,所用的策略,是將案件當一件普通的聘請海外律師案處理,完全沒有提及《國安法》的獨特性和凌駕性,此一策略,甚至令人懷疑律政司是否一開始就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又或是律政司與中央的溝通是否充足。該法律界人士形容整件事的發展有點兒「神推鬼」,不明白為何會鬧出如此大風波。

  李家超提請人大釋法,要求釐清「根據《香港國安法》的立法原意和目的,沒有本地全面執業資格的海外律師或大律師可否以任何形式參與處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的工作?」知情人士提醒,李家超不僅拒絕海外律師出任辯方代表律師,而且是「任何形式參與」,即不能加入辯方的律師團隊,即使作為顧問亦不可以。對於李家超把不能參與國安官司的界綫劃在「沒有本地全面執業資格的海外律師或大律師」,有建制中人認為人大常委會未必以此劃界,甚至有人提出「指定律師」概念;不過,亦有資深建制中人指出,今次釋法安排,中央與李家超明顯有緊密溝通,李家超為人小心,相信他提出的這條界綫,亦曾經與中央有關方面溝通過。

  律政司昨天向法庭提出押後七日審理黎智英案,但據悉,七日後可再申請延期,預料人大常委會會如期在月底開會處理有關事宜,最終如何釋法,仍是人大常委會的決定。

杜良謀 大棋盤  全文刊《星島》

訂閱星島網singtao.ca電郵快訊,每天可收到最快新聞資訊: https://www.singtao.ca/subscribe/singtao.php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怪男落網涉全港逾130處亂塗鴉 商鋪學校天橋等遭殃

馬騮闖屯門慧豐園 爬上高處看風景

六旬婦倒斃死因研訊|裁判官完成引導 陪審團正退庭商議

情人節|天際100「情約在天際」活動 推情人節限定浪漫情侶套餐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