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青在加国204】忆故友(一)

【专栏】我一名移居外国数个月的朋友,两个星期前自杀离世了。

听到消息的当下,我正忙着安慰电话另一头的朋友,她哭得不能自已,但还是尝试把紊乱的思绪组织成有条理的样子,向我述说这个消息。

挂掉电话后,我整个人都呆在那儿,和她想处的景象却十分鲜活地在我脑内重播。

我和这位朋友是名符其实的“同窗”,那个学期我们一同坐在后排窗边的位置,老师总是难以看到我们手里正在做着什么,于是上课时、做练习时,甚至小组讨论时,我们都有可能会分神、偷懒,在抽屉底下偷看书、偷做功课等等。

她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笑起上来也是十分嫺淑持重,总是轻抿着嘴笑,再用手轻轻遮着嘴巴,不像我,一咧嘴笑起来,便把脸都挤成一团。

虽说我们不爱听课,但充其量也只是在抽屉下看书、传传纸条而已。还记得那时我爱看翻译小说,如《达文西密码》那种半真半假,又悬疑十足的情节,便最对我口味。而她却总是看爱情主题的散文和爱情小说。

有时我会打断她,在小纸条上写着﹕“这本书的男主角是你的理想型吗?”。然后,她便会放下书,开始向我诉说理想对象的特质,整个人顿时散发着粉红色的少女气场。这是我便很坏心的,想要戳破她的梦幻泡泡﹕“这是书中情节才会出现,我们念女校不知道而已,你看看我弟弟和他的同学,男生才不会这般浪漫。”

她从不反驳,也不着急,只是温柔地笑着说﹕“可我依然憧憬着,也相信有一天会遇上这样的人。”

她的性格便是如此温和不争,同时乐观地深信着的梦和信念的一个人。

文:叶珮泓

订阅星岛网singtao.ca电邮快讯,每天可收到最快新闻资讯: https://www.singtao.ca/subscribe/singtao.php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一拖再拖 Rogers与Shaw合并 延期至2月17日

加拿大医护短缺 支持统一全国医生就业许可

20岁男子涉嫌火烧麦马士达大学学生宿舍

加拿大传染病专家:新冠没有结束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