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濃專欄】初會王司馬

那是上世紀80年代初的事,我在《華僑日報》教育版刊登的《點心集》口碑不錯,不少老師建議我出書。於是我精選了百多篇,自己成立了一家田田出版社,自費出書。我喜歡書本有插圖,我很欣賞王司馬的《契爺和牛仔》漫畫,那濃濃的父子情,洋溢的孩童天真,豐富的幽默感,我覺得他一定能勝任。

電話打去他服務的報社,自我介紹後道明來意,難得他一口答應,並且相約在彌敦酒店嵩雲廳面談。他說完成報社工作後立即過來。

我依約定時間等了半小時,一位高大漂亮的中年男士走進來,完全不是漫畫中契爺的造型,但他臉上的笑容告訴我他一定是王司馬。

我把稿件交給他,簡單講述了我的要求,包括封面設計,奇怪的是我們完全沒有談報酬。

這個晚上我們聊了很久,主要是談他三個「牛仔」的故事。一個是牛仔默書經常得零分,在父親的鼓勵和幫助下,居然拿了100分,老師不相信,懷疑他作弊,嚴厲地審問他。孩子受到冤屈回來哭訴。一個是他們從元朗捉了一批蝌蚪回家,後來蝌蚪變成青蛙。他們坐車到元朗送小青蛙回去找媽媽。

《點心集》出奇的暢銷,我又出二集,還是請他為我插圖。他沒來得及為我的三集配圖,83年9月離開了他戀戀不捨的世界,享年僅43。

我為香港電台《陽光下的孩子》兒童劇集寫了《哈囉,牛仔》紀念他,單慧珠導演,如今在網上還可以看到。時間過得快,明年9月就是他逝世40週年祭了。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破釜沉舟的勝利與哀愁

你幾時騷Quali呀?

「破」之大者:武俠

送背包捱罵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