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指加拿大墮胎合法化並未保障服務公平性

圖為2014年一名示威者在活動中舉著倡導合法墮胎的標語牌。加通社資料圖 圖為2014年一名示威者在活動中舉著倡導合法墮胎的標語牌。加通社資料圖

 

【星島綜合報道】加拿大自1988年宣佈墮胎合法化以來,一直被視為一個對墮胎友好的國家。但專家指出,墮胎合法化並沒有保障加拿大的墮胎公平性,也未令墮胎機會得到了必要的改善。

非牟利組織「加拿大性健康及權利行動 」(Action Canada for Sexual Health and Rights)國內健康推廣總監查艾寶(Frederique Chabot)在CTV新聞的訪問中表示,「作為一個國家,我們說加拿大倡導且重視合法墮胎。但要倡導合法墮胎,我們首先需要能夠提供這種選擇。」

2016年聯合國人權專員的一份報告指出加拿大缺乏墮胎服務,希望政府改善不平等現象。而近兩年由於新冠疫情對醫療保健系統的衝擊,包括墮胎在內的幾乎所有服務的輪候時間,都變得令人無法忍受。

為女性提供性和生殖服務的非牟利機構SHORE中心執行總監普里查德(TK Pritchard)指出,墮胎處理能力方面的嚴重問題似乎被忽視了。在城市中心之外,很多人根本無法獲得墮胎服務。

據慈善機構Canadians for Choice於2006年發表的一份報告,地理位置與墮胎服務的可及性直接相關。普里查德指,生活在加拿大鄉村地區的人,正繼續面臨墮胎服務的障礙。大多數墮胎提供者距離美國邊境不到150公里,通常只有六分一的醫院提供墮胎服務。如果不在這些地區居住,則很難找到墮胎服務提供者。當人們考慮與交通成本相關的經濟壓力時,墮胎服務對於那些不在城市居住的加拿大女性來說,就變得越來越遙不可及。

查艾寶也認為,這確實是一個基礎設施問題。很多產科病房在疫情期間關閉,因為沒有工作人員、資源和資金,所以人們不得不驅車三個小時才能獲得分娩或終止妊娠服務。

墮胎服務的可及性還取決於女性居住在哪個省份。在紐賓士域省,政府只為三家醫院提供墮胎服務資金;安省有11間墮胎診所,但其中9間位於大多倫多地區,其餘2間在倫敦和渥太華;唯有魁省的墮胎提供者數量最多。

專家認為,全國各省墮胎診所分佈不均,導致許多女性獲得墮胎的機會不公平。在加拿大,墮胎保健服務沒有公開宣傳,尋找墮胎服務主要是通過初級保健提供者的指引,或通過個人的研究。根據卑詩大學2019年發表的一篇有關墮胎法的論文,許多患者仍然不知道墮胎服務不需要轉診。

在因移民身份而沒有醫療保險的女性或低收入群體女性中,這個問題更加嚴重。

緬省大學(University of Manitoba)研究移民與生殖政策的助理教授拉里奧斯(Lindsay Larios)指出,對於需要在沒有醫療保險的情況下進行墮胎的人來說,其中一個主要問題是費用。根據懷孕階段的不同,或者居住地所處的位置,獲得墮胎護理的費用在600元到2,300元之間。

拉里奧斯說,加拿大的許多居民都沒有保險,包括無證移民、擁有工作許可但6個月未全職工作的移民、購買的私人保險不包括墮胎的國際學生以及等待申請的難民申請人。也就是說,沒有永久居留權的人都有可能屬於這一類。

根據加拿大性健康與權利行動組織於2019年發布的一項研究,對於懷孕超過23周零6天的孕婦,加拿大的墮胎服務者不提供服務。這些人以前通常會前往美國進行墮胎手術,如果「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被推翻,她們可能會處於危險之中。因此查艾寶認為,對於能在懷孕後期提供墮胎服務的診所和醫院,仍然有很大的需求。

由於原住民的強制絕育在加拿大仍然是一個持續存在的問題,查艾寶還擔心對尋求墮胎服務的原住民婦女的歧視。她指出,醫療保健系統中的種族主義,也是尋求墮胎服務的女性現在面臨的障礙。

 

V18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多倫多破舊半獨立屋叫價120萬 地產經紀說是入市良機

聯邦政府勸喻國民不要以虛假旅遊計劃來加快領取護照時間

卑詩一精神病院兩員工遭病人襲擊至腦震盪

全球極端天氣 遊客改變假期計劃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