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生不想當家庭醫生 加劇全國各地家醫短缺

■克里一家人苦於找不到家庭醫生。星報 ■克里一家人苦於找不到家庭醫生。星報

新數據顯示,在今年第一輪的醫生職位招聘中,新的醫學院畢業生選擇家庭醫生作為其第一份工作的比例比以往更低了。專家稱,這是因為省府對家庭醫生看診的付費方式不公平,導致醫學院畢業生都不想成為家庭醫生。

儘管全國各地都呈現家庭醫生短缺現象,但選擇家庭醫學作為謀生工具的醫學畢業生越來越少,加拿大家庭醫生學會主席布查德(Brady Bouchard)說:「家庭醫學是一個了不起的專業,但現在它面臨著壓力,因為它對醫學生的吸引力降低了。」

2022年招聘的數據來自加拿大居民匹配服務(CaRMS),這是加拿大醫學生畢業時使用的工具,用於在醫學院畢業後獲得第一份工作,稱為住院醫師職位。

在過去5年中,越來越多的家庭醫學住院醫師在4月份的年度首次招聘後出現空缺現象。2017年,空缺職位數量從前一年的97個躍升至151個。2022年更高,4月份的第一輪招聘後,有225個家庭醫生職位空缺。

數據表明,與外科、急診醫學和內科等相比,選擇家庭醫學作為首選的醫學生越來越少,越來越多國民苦於找不到家庭醫生。加拿大統計局的報告顯示,2019年有460萬12歲以上的人沒有正規的家庭醫生。

支付模式被指有不公平現象

卑詩省蘭福德市(Langford)的克里一家人(Camille Currie)因為今年1月失去了家庭醫生,只能搬到美國去。因為克里家族有多種併發症,包括丈夫尚恩(Shawn)和兩個孩子都有一種罕見的自身炎症性疾病。

克里說:「如果我們沒有家庭醫生多年來對他們進行觀察監測,孩子們就不能更健康、更好的生活。家庭醫生實在太重要了。」沒有家庭醫生的他們,如果去看臨時診所或緊急護理中心時,就得重新和醫護人員講述複雜的病史,這是一種負擔,也可能會對醫療護理帶來可怕的後果。

克里成立了一個名為B.C. Health Care Matters的倡導組織,呼籲當局設法解決家庭醫生短缺問題,例如提供更好的報酬。

來自CaRMS的趨勢線證實,儘管過去10年申請加拿大住院醫師職位的醫學院畢業生,總數有所增加,但選擇家庭醫學作為首選的人數在​​同一時期內保持相對穩定。

加拿大家庭醫生學會主席布查德說,這是因為加拿大醫療支付模式造成的不公平現象,因為無論醫生花費多少時間心力處理病患問題,醫生每次就診都收到固定費率。「統一費率因省而異,一些省還提供替代支付模式,如工資或人頭費,後者(醫生根據名冊中的患者數量獲得報酬)是安省的常見模式。但卑詩省,無論醫生在哪裏,或者他們的其他費用(例如辦公空間)的成本是多少,統一費率都是約30元。」

布查德說,這就好像經營一家你無法改變價格的企業,最終無法長久經營。他又說,新醫學院畢業生意識到,如果他們開設家庭診所,大部分時間將花在文書工作和招聘員工上,而不是看病人,而嚴格的付費方式令他們痛苦。星島綜合報道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列根號」再南下 或策應美艦機穿航台海

專家建議監管毒品供應 一年過去當局仍未行動

免稅店業績嚴重下滑 業者指ArriveCAN礙事

極端天氣更頻繁出現 旅遊業未來正被改變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