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戰爭最好方法 莫如支持烏克蘭

圖為烏克蘭總理什梅加爾(右)與本國外交部長喬美蘭,日前在烏克蘭基輔會晤時互相問候。 烏克蘭總理新聞辦公室/美聯社 圖為烏克蘭總理什梅加爾(右)與本國外交部長喬美蘭,日前在烏克蘭基輔會晤時互相問候。 烏克蘭總理新聞辦公室/美聯社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烏克蘭與俄羅斯之間的爭端是糾結的爛攤子,涉及數百年的歷史和血海。
但是,在另一個層面上,事情非常簡單。烏克蘭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擁有自己的語言、傳統和領土。像其他國家一樣,該國有權控制自己的土地,也有權對自己的未來自行作出決定。
原則上很簡單,但當另一個國家(俄羅斯)將烏克蘭視為其歷史勢力範圍的內在組成部分,並要求對重要策略的決策擁有否決權時,事情就一點也不簡單了。
這導致我們陷入越來越令人震驚的危機,涉及俄羅斯、烏克蘭和許多西方國家,這些國家理所當然地拒絕袖手旁觀,而莫斯科則在與烏克蘭接壤的邊境上集結了數萬軍隊,而且至少隱含地威脅,如果俄羅斯的要求得不到滿足,將採取軍事行動。
這不是虛張聲勢或只是隨便嚇唬而已。2014年,俄羅斯佔領並吞併了烏克蘭的一大片領土克里米亞半島。多年來,俄羅斯一直支援主要講俄語的東部地區頓巴斯的民兵,發動了一場相當於代理人戰爭,用第三者來代替自己打仗的戰爭,奪走了大約1.4萬人的生命。
本國與烏克蘭有著悠久的歷史聯繫,部分原因是該國重要的烏克蘭裔加拿大人社區,是俄羅斯和烏克蘭以外最大的社區,擁有140萬人口。1991年蘇聯解體時,加拿大歡迎烏克蘭獨立,並在過去7年裏一直在該處駐有軍事訓練員。
現在不是放棄這一承諾的時候。培訓任務定於3月到期。本國現在應該正式將這再延長6個月,以強調本國支持烏克蘭的決心。本國應該向烏克蘭運送額外的軍事裝備,作為本國進一步宣示對該國獨立和完整的承諾。
那些擔心本國和烏克蘭其他朋友可能會激怒俄羅斯總統普京採取軍事行動的人士,應該再想一想。在這一點上,不向烏克蘭提供具體援助是最危險做法,會被莫斯科視為軟弱的標誌,令發生公開衝突的可能性更高,並非更低。
普京顯然在考驗西方,而不僅僅是在烏克蘭。
在烏克蘭問題上,普京要求保證該國永遠不會加入北約,這可能會把敵對勢力帶到烏克蘭與俄羅斯的長期邊界。原則上,這是烏克蘭和北約不能讓步的要求,因為這相當於讓莫斯科否決本應屬於基輔政府的決定。
當然,即或仍有此可能性,北約實際上不太可能在未來多年內邀請烏克蘭加入。烏克蘭本身並不符合所有成員資格的要求,北約也沒有愚蠢到用鋒利的棍子戳向普京的眼睛。
但這場危機不僅僅是關乎烏克蘭。普京的另一大需要遠遠超出了其國界。他希望北約將成員國的部隊和武器部署恢復到1997年之前的狀態,當時北約向東擴展,包括波蘭和波羅的海國家等國。
實際上,普京想在東歐大部分地區重建俄羅斯的勢力範圍。他想扭轉過去30年的冷戰後歷史,當時蘇聯解體,「西方」廣義地把其政治和軍事力量擴展到東方。
普京本人曾把蘇聯的死亡和解體稱為20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那是俄羅斯實力的歷史性失敗,從觀察所得,他想彌補這一失敗。
所有這一切的問題在於,還有其他民族擋在路上——例如波蘭人、立陶宛人和拉脫維亞人,他們過去曾遭受蘇聯和俄羅斯統治的巨大痛苦,決不能讓他們的命運落入復興的俄羅斯政權手中。
烏克蘭人現在處於這條線的頂端。他們在過去不同時期是俄羅斯帝國和蘇聯的一部分,並因此遭受了巨大的痛苦。現在他們已經找到了通往獨立的道路,他們不會不戰而退。
本國和其他國家應該與那此些國家站在一起。對本國來說,這表示重新向這個國家承諾,可以提供適度的軍事援助。這表示與盟國合作,制定一項協調策略,如果普京再次侵犯烏克蘭的主權,將實施嚴厲的制裁。
這些步驟是確保當前危機仍然是政治爭端的最佳方式,並且不會演變成軍事衝突。東歐已經看到了太多類似的情況。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卑詩少女創造歷史 成首位CHL女鋒衛

長周末料迎客流量高峰 卑詩海陸空關卡早應對

專家促與美機關合作 加強追蹤槍械遏罪案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