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香港家長會援手 港青心靈創傷仍待撫平

■李先生(左)支援來自香港的青年。路透社 ■李先生(左)支援來自香港的青年。路透社

 

專門接待來自香港青年的「多倫多香港家長會」其中一個創辦人李先生(Eric Li)稱,香港人現在都很害怕、不願相信人,有時要和他們傾談很久。李先生說:「他們覺得你值得信賴,才願意和你透露困難和需要。待他們知道原來這裏都有許多香港人熱心幫助他們,才會放開懷抱與你傾談。」

有指香港近期移民的青少年,都曾在香港因為社會運動或其他事情而曾經面臨起訴,惶恐不安。李先生表示,在他幫助的香港青年中,部分屬於此類別。他說現時的香港,即使在訴訟中勝訴,律政司都會隨時上訴,所以無法保證自身安全,該組織鼓勵香港年輕人如條件許可,離開香港較為安全。在2019年「警暴」情況嚴重,一批年輕人因此患上創傷後遺症。如果他們可以來到加拿大接受適當的治療,康復後可以重新上路,踏出自己人生的下一步。

李先生強調,他不是鼓勵所有人都來多倫多,不過如有需要,來到一個避風港去休養生息一段時間,或者重新學習或工作,然後再繼續人生路,不失為一件好事。他形容,遇過創傷後遺症的人士,有的變得十分憔悴、無法集中精神。

除了憔悴外,有些個案的當事人甚至有自殺傾向,這是一個需要正視的問題。李先生說:「一些人身體上的創傷大多已痊癒,但心靈上的創傷未必這麼容易治癒。我知道有些人在香港已經接受治療並需服食處方藥物。當他們來到這裏,我們便要因應加拿大的制度、治療手法,另行處方藥物。」

逾一成無法恢復正常生活

當被問到在所幫助的人士中,據悉有九成人士可以在加拿大逐漸適應生活,但可能餘下一成人士的生活未能回復正常。李先生表示,其實可能多於一成人未能回復正常生活,因為有些人未必宣之於口,但該組織會盡量關心他們,等他們可以提出他們的需要。

李先生稱,他早在六四後開始服務社區,覺得天安門學生做了許多,認為自己應該出一分力。他說:「從那時開始,我們幫一些中國學生走難或移居這裏,但我覺得這一次像一個浪潮般蓋過來,而且人數比以前多,之前亦沒有那麼多心理健康的問題。」

他表示最大分別是,當時許多人從中國經香港過來,而香港政府的態度十分支持,讓他們可以前來加拿大。但今次,從起步點便已受到許多監控,例如當年許多中國學生沒有證件都可以經香港過來這裏;而今次許多學生一被檢控便被沒收護照,有部分學生完全沒有機會前來,有些即使可以登機也未必安全。現時香港機場的監控是非常嚴厲,學生因此感到十分掙扎。他指出,據他所知道,許多人都想離開,但最終留在香港,「當然我們尊重各人的選擇。」

對於因為支援香港來的青年,會否擔心被某些人或某些機構針對,李先生答「不擔心」,稱已退休數年,也沒有特別所求,總之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星島綜合報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外交部遭黑客攻擊 或因挺烏致俄針對

杜魯多開內閣集思會 討論應對烏克蘭危機

近七成國民 支持增加未接種者限制

全省337學校缺席率30%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