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警涉暴力性侵女同脫罪 婦權人士:告性侵罪門檻太高!

[星島綜合報道]三名多倫多警員2015年在一家酒店被控性侵一名新入職女同事的罪名不成立,而對他們的《警察服務法》(Police Services Act,PSA)的指控也在法庭上被撤銷。有倡導婦女權益組織認為,現時要告性侵犯罪行為的門檻太高了。

其中一名被告警察的律師告訴CTV新聞,在性侵事件發生近五年後,根據安省警察行為規範法案提出的指控已被撤銷,因為原告不想再參與相關的聆訊過程。

婦女法律教育和行動基金(Women’s Legal Education and Action Fund)的執行董事兼總顧問赫瑞克(Pam Hrick)表示:「這完全可以理解,原告或幸存者決意不想再經歷事件一次,更不用說兩次了。」

負責監督調查的約克區警方早在本周一證實,指控已被撤銷。

其中被指控的警員卡拉(Sameer Kara)的刑事辯護律師表示,即使PSA聆訊繼續進行,「他將再次被判沒有任何不當行為。」他說:「我的當事人長期受到懷疑和不當行為的困擾。就像任何被判無罪的人一樣,他有權繼續他的生活。」

2017年,警員卡拉、尼茲尼克(Leslie Nyznik)和卡布雷羅(Joshua Cabrero)被判性侵一名女同事的罪名不成立,因為法官表示,她無法清楚地理解原告是否同意在2015年1月17日凌晨與這三名男子發生性關係。

當年的1月16日晚被稱為「新丁之夜」(rookie buy night),涉事三名警員那天晚上的活動包括在兩家酒吧和一家脫衣舞俱樂部喝酒。當晚這三名警員和新入職泊車執法人員的原告最終來到Westin Harbour Castle的一間酒店房間,房間是其中一名警員租下的。

在那裡,原告人(根據法院的出版禁令不能透露姓名)稱,她被這三名警員性侵犯。她在2017年的刑事審判中作證說:「我無能為力,我不能動,不能說話,我不能阻止正在發生的事情,」

然而,安省高等法院法官莫洛伊(Anne Molloy)對申訴人證詞的「可靠性」和「可信度」提出了質疑。法官指出申訴人證詞中的「不一致之處」,例如她喝了多少酒,並稱她對所發生的事件的記憶 「不完整」。

雖然投訴人說她無法說話、移動或看東西,但法官在刑事審判中說,她走出出租車的監控視頻 「描繪了完全不同的畫面」,所以判三名警員罪名不成立。

婦女法律教育和行動基金的赫瑞克說:「當有人在法庭程序中站出來提出刑事申訴時。我們對經歷過性暴力的人提出了很多要求,要求他們對被指控的肇事者負責。」她指出,在涉及性侵犯指控的刑事審判中,需要提供 「重份量」的證據,這往往導致大量 的案件根本沒有進入審判程序。她補充說:「這是一個非常高的門檻 ...... 在刑事或法庭程序中為性侵犯作證可能是一種艱苦和創傷性的經歷。」

據一名警方發言人說,在多倫多警方審查撤銷指控的過程中,這三名51分局的警員仍在帶薪停職的狀態中。

(圖片:CTV) T11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更新】1200員工面臨被炒 公車局服務今起縮減8%

強制疫苗接種限期臨近 多倫多公車局憂人手短缺

【植物女孩】因病重父親開始種植 為開展自己繼續種植

【更新】北約克學校發生傷人案 兩學生疑爭執一人被刺重傷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