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今日】解放香港的加国华裔海军少校

1941年12月18日日军进攻香港岛。

一:“想不想见到加拿大人?”

1941年,加拿大政府应英国首相邱吉尔(Winston Leonard Spencer Churchill)邀请,派出温尼伯榴弹兵团(Winnipeg Grenadiers)和皇家加拿大来福枪团(Royal Rifles of Canada),总共1975名军人到香港增援,由陆军准将劳森(John K. Lawson)带领。这场战役是加拿大军队在二战的第一场陆地战,但参与的两营加军都缺乏实战经验,部分军人认为这次只是执行驻军任务,有人还随身带上了高尔夫球棒。

1941年11月,赴香港途中的加拿大军人。(Library and Archieves Canada)

1941年11月15日,近二千名加军抵达香港增援,沿弥敦道步往深水埗军营。 (加拿大联邦图书馆及档案处)

 

11月16日,千多名加拿大官兵和两名护士乘船抵达香港,到达香港三个星期后,日军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12月8日,日军开始进攻香港,当时加军联同英军以及香港自愿军负责守卫,他们人数只是日军的四分之一,装备严重不足,日军长驱直进,五天后,九龙与新界宣布失守,英军及加军退守香港岛。12月18日,日军向香港岛展开进攻。

翌日,劳森在黄泥涌峡的指挥部被日军包围,他用无线电向英军报告,表示会率众杀出重围。但几分钟后,劳森阵亡。12月25日即圣诞日当天,港岛守军投降。宣布投降前几个小时,几近弹尽粮绝的加拿大皇家来福枪营D连,靠拼刺刀夺回港岛南端一个阵地,代价是26人阵亡,75人受伤。

香港失守后,英军与加拿大军人被关进香港深水埗战俘营,部分后来被转到日本继续关押。他们被迫做苦工,被殴打虐待,接下来的四年中,先后两百多人因伤病和饥饿死亡。

罗景鎏是加拿大皇军海军首位华裔军人。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当时负责接收香港其中一名盟军代表,就是罗景鎏,他登陆香港后,带同两名副官前往当时被用作为日军总部的半岛酒店,找到日方警察总长,跟着乘坐警察总长专车,前往解放囚禁英军与加军的深水涉集中营。

到达集中营时,有6个持枪日军在闸外守卫,里面则有30个日军,罗景鎏要求日军放下武器并且打开大闸,但守卫日军不相信,向着罗景鎏笑,更用枪指着他。罗景鎏于是叫司机将车退后10码,他则举起手枪向日军大喊,如果再不开闸,就会冲进来,他叫司机将车入一档,如果日军不再开闸,就撞进去,最后日军见罗景鎏坐的是警察总长专车,不是说笑,终于放下枪并且将大闸打开,让罗景鎏专车穿过大闸,驶到囚禁加军的营房。

罗景鎏其后忆述进入集中营的情况:“当我走入第一幢建筑物,里面十分之黑,有大约40个加拿大人,有些围着台坐。我向他们讲:‘大家好吗,想不想见到加拿大人?’他们走前,见到我的帽徽。他们瘦得如骷髅骨,透过皮也可以见到骨。 跟着他们哭起来,但并没有感到羞耻,最后我都哭起来,因为听到他们讲出他们受过的苦难。”

其后统计,被派到香港岛的1975名加军,554人殉职,493人受伤。部分殉职军人下葬于香港西湾国殇纪念坟场。2016年9月6日,现任总理杜鲁多访港期间,曾前往西湾国殇纪念坟场,向在港牺牲的加拿大将士献上花圈。

被囚在深水埗集中营的加拿大军人。

二:英联邦海军首位华裔军人

罗景鎏是加拿大华人的第二代,父亲是香港移民,罗景鎏1909年在卑诗省维多利亚市出生。成长期间,他目睹华人受到种种不公平对待,但罗景鎏没有气馁,他努力读书,成绩很好,1927年得到满地可麦基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录取,到该校修读矿务工程。不料1929年全球经济大萧条,罗景鎏因为财政紧绌,被迫返回温哥华,在当地中文报纸做记者,由于他事事尽心尽力,备受业内赞赏。

1939年,罗景鎏考进交通部,成为一名无线电电报员,他是加拿大历史上首位华人公务员,公务员经歴为他之后的军戎生涯揭开了序幕。

同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罗景鎏第一时间申请加入皇家加拿大海军(Royal Canadian Navy),但前后三次申请都被拒绝。因为当时皇家加拿大海军的政策是紧跟英国皇家海军,认为不适宜在船舰上混合白人与非白人,担心“征召非白人入伍将引致白人军官即时及持续的不满”。换句话,皇家海军是要保持“所有皇家海军……是纯欧裔以及白种人”。

1942年11月9日,加拿大海军防卫部长麦当奴(Angus Lewis MacDonald)知会海军招募局,表示加拿大陆军以及皇家加拿大空军,已接受所有族裔人士申请入伍,他认为皇家加拿大海军也应该考虑跟随。1943年5月,海军终于作出改变,每月通令(Naval Monthly Order)2653指出,所有入伍申请者,不论种族,都应该一视同仁。到1944年7月22日,军部一项修订生效,指凡是英籍人士,不论种族,都可以在敌对时期,参与加拿大海军。

罗景鎏于是再次报名,在皇家海军参谋长内勒斯(Percy F. Nelles)个人授命下,立即得到皇家海军录取,被派到满地可康沃利斯(Cornwallis)皇家海军部受训。1943年6月,罗景鎏在海军军官学校毕业,官阶是暂准少尉(Sub-Lieutenant),他成为加拿大军队首位正式华裔军人,也是英联邦国海军第一位华裔军人。

熟读《珍氏战舰年鉴》,能认出各款日本军舰的罗景鎏,很快成为一名出色的情报人员。他被派到渥太华海军情报总部担任窃听任务,并且借调到英国伦敦的联合无线电情报单位。他又到过前线,被派驻斯里兰卡一个高度基密的森林基地,协助东南亚战区最高司令路易•蒙巴顿(Louis Mountbatten)上将策划在缅甸首都仰光反击攻日军的任务。其后,罗景鎏被派驻英军太平洋舰队,又曾调往美国第七舰队负责情报工作,当时第七舰队指挥官就是麦克阿瑟将军(General Douglas McArthur)。

1945年8月,日军向盟军投降时,罗正在英军战舰服役,协助负责接管香港的英国海军上将夏悫(Cecil Harcourt),夏悫为表扬及纪念英勇守卫香港的加拿大军人,特意安排罗景鎏在舰队靠岸香港后,作为第一位落船登岸的盟军军官,带领一队海军陆战队接管香港添马舰海军基地。另外,罗景鎏也成功带队解放深水埗集中营。1946年9月16,他也参与日军在香港的投降仪式。

中国国民政府、大英帝国和日本代表在香港签署日本投降书,时为1945年9月16日。

罗景鎏一直被借调英军直至1946年11月,之后他返回加拿大皇家军队,并且擢升为少校。1948年退伍,他转攻法律,1954年在牛津大学法律系毕业,1962年在英国取得大律师资格后,返回他有份解放的香港执业,直至退休。2012年,罗景鎏以103岁的高龄在香港辞世,与妻子合葬于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薄扶林道坟场。

罗景鎏逝世时,当时加拿大国防部长马逵(Peter MacKay)发出声明,赞扬“罗景鎏先生服务本国的毅力和决心,令所有加拿大华人被认可,成为加国社会一员,是加拿大人出色的榜样,也代表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改变这个社会,作为海军一员,罗少校令本国引以为荣。”皇家海军指挥官麦迪逊(Paul Maddison)少将也发出吊唁称:“虽然未必是他的原意,但罗景鎏的确是很多人心目中的英雄。在他引导下,加拿大军队成为一个更多元化组织,也令加拿大成为更包容的社会。”

温哥华一个码头长廊的展示板上,记载了罗景鎏在加拿大历史中的一段历史时刻。

罗景鎏夫妇合葬在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薄扶林道坟场。

 

三:郑兆根获颁大英帝国勋章

除罗景鎏外,另一名加拿大华人也在日军占领香港时作出很大贡献。他是郑根(Bill Chong)。郑1911年在温哥华出生,1941年香港沦陷时,郑根刚好在香港办理父亲的遗产。 有日,他亲眼见到一个负伤的欧裔军人被杀害。郑根忆述:“他跌在地下……我想他是一名少尉,肩章上有一粒星。他想饮水,但日军从袋里掏出……我以为他掏出一瓶水,谁料他拿出手枪,就这样把那个伤兵打死。”

代号“Agent 50”的郑根在敌后拯救了不少盟军。

 

郑根感到很气愤,当下决定逃出香港参与抵抗日军。他加入了一支帮助中国抗战的英军情报组辖下一支救援队,以代号“Agent 50”从事间谍工作。从1942年到1945年,郑根独自一人出入敌后,他的任务是救人,同时搜集情报,分发药品到秘密战地医院,协助战俘和被击落的盟军机师逃走,他经常一日步行50至80公里,扮成农民,著住草鞋完成任务,整整四年没有在一张真正的床休息,因为他担心随时会被敌人发现。

郑根说过:“我将英国人、澳洲人、法国人,还有印度人救出来。”他曾经三次被日军巡逻队抓到,有一次几乎被杀,他的冒险换来数以百名战俘及盟军机师的自由。二战结束后,郑兆根获得大英帝国勋章,这是英国政府授予外国人最高荣誉,郑兆根是唯一获得这项荣誉的华裔二战军人。

郑根加入MI-9的英军服务团(British Army Aid Group)证明信函。

 

二次大战中参与保卫香港的千多名加军,目前只有数名仍然在生,包括现年99岁的多德里奇(Philip Doddridge)。他忆述许多战友在集中营因营养不良或疾病而死亡,也有人因缺乏维他命而导致脚气病,甚至失明。他指出,希望更多加拿大人了解香港所发生的事。他说,1941年时,他只有19岁,其他同袍也很年轻,他已忘记他们的名字,但他仍记得他们的面孔。当被问到对当年香港失守的感受,他表示对未能守住香港,至今仍然感到遗憾。

当年关押多德里奇的深水埗集中营,部分地方现时已改建成深水埗公园,当局在公园内种有枫树,也竖立两块纪念牌,其中一个由香港战俘联会(The Hong Kong Prisoners of War Association)所立,纪念为香港作战及在战俘营中受苦而牺牲的人;另一个是加拿大驻港退伍军人协会(Hong Kong Veterans Association of Canada)所立,纪念太平洋战争期间多名在战俘营内备受折磨而殉难的加拿大军人。

 

订阅星岛网singtao.ca电邮快讯,每天可收到最快新闻资讯: https://www.singtao.ca/subscribe/singtao.php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航班不足 旅社忍痛“斩团”

科企AI掀混战百度狂飙15%

戴耀廷提揽炒十步片段曝光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