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解放香港的加國華裔海軍少校

1941年12月18日日軍進攻香港島。

一:「想不想見到加拿大人?」

1941年,加拿大政府應英國首相邱吉爾(Winston Leonard Spencer Churchill)邀請,派出溫尼伯榴彈兵團(Winnipeg Grenadiers)和皇家加拿大來福槍團(Royal Rifles of Canada),總共1975名軍人到香港增援,由陸軍准將勞森(John K. Lawson)帶領。這場戰役是加拿大軍隊在二戰的第一場陸地戰,但參與的兩營加軍都缺乏實戰經驗,部分軍人認為這次只是執行駐軍任務,有人還隨身帶上了高爾夫球棒。

1941年11月,赴香港途中的加拿大軍人。(Library and Archieves Canada)

1941年11月15日,近二千名加軍抵達香港增援,沿彌敦道步往深水埗軍營。 (加拿大聯邦圖書館及檔案處)

 

11月16日,千多名加拿大官兵和兩名護士乘船抵達香港,到達香港三個星期後,日軍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12月8日,日軍開始進攻香港,當時加軍聯同英軍以及香港自願軍負責守衛,他們人數只是日軍的四分之一,裝備嚴重不足,日軍長驅直進,五天後,九龍與新界宣布失守,英軍及加軍退守香港島。12月18日,日軍向香港島展開進攻。

翌日,勞森在黃泥涌峽的指揮部被日軍包圍,他用無線電向英軍報告,表示會率眾殺出重圍。但幾分鐘後,勞森陣亡。12月25日即聖誕日當天,港島守軍投降。宣布投降前幾個小時,幾近彈盡糧絕的加拿大皇家來福槍營D連,靠拼刺刀奪回港島南端一個陣地,代價是26人陣亡,75人受傷。

香港失守後,英軍與加拿大軍人被關進香港深水埗戰俘營,部分後來被轉到日本繼續關押。他們被迫做苦工,被毆打虐待,接下來的四年中,先後兩百多人因傷病和飢餓死亡。

羅景鎏是加拿大皇軍海軍首位華裔軍人。

 

1945年8月,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當時負責接收香港其中一名盟軍代表,就是羅景鎏,他登陸香港後,帶同兩名副官前往當時被用作為日軍總部的半島酒店,找到日方警察總長,跟著乘坐警察總長專車,前往解放囚禁英軍與加軍的深水涉集中營。

到達集中營時,有6個持槍日軍在閘外守衛,裡面則有30個日軍,羅景鎏要求日軍放下武器並且打開大閘,但守衛日軍不相信,向著羅景鎏笑,更用槍指著他。羅景鎏於是叫司機將車退後10碼,他則舉起手槍向日軍大喊,如果再不開閘,就會衝進來,他叫司機將車入一檔,如果日軍不再開閘,就撞進去,最後日軍見羅景鎏坐的是警察總長專車,不是說笑,終於放下槍並且將大閘打開,讓羅景鎏專車穿過大閘,駛到囚禁加軍的營房。

羅景鎏其後憶述進入集中營的情況:「當我走入第一幢建築物,裡面十分之黑,有大約40個加拿大人,有些圍著檯坐。我向他們講:『大家好嗎,想不想見到加拿大人?』他們走前,見到我的帽徽。他們瘦得如骷髏骨,透過皮也可以見到骨。 跟著他們哭起來,但並沒有感到羞恥,最後我都哭起來,因為聽到他們講出他們受過的苦難。」

其後統計,被派到香港島的1975名加軍,554人殉職,493人受傷。部分殉職軍人下葬於香港西灣國殤紀念墳場。2016年9月6日,現任總理杜魯多訪港期間,曾前往西灣國殤紀念墳場,向在港犧牲的加拿大將士獻上花圈。

被囚在深水埗集中營的加拿大軍人。

二:英聯邦海軍首位華裔軍人

羅景鎏是加拿大華人的第二代,父親是香港移民,羅景鎏1909年在卑詩省維多利亞市出生。成長期間,他目睹華人受到種種不公平對待,但羅景鎏沒有氣餒,他努力讀書,成績很好,1927年得到滿地可麥基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錄取,到該校修讀礦務工程。不料1929年全球經濟大蕭條,羅景鎏因為財政緊絀,被迫返回溫哥華,在當地中文報紙做記者,由於他事事盡心盡力,備受業內讚賞。

1939年,羅景鎏考進交通部,成為一名無線電電報員,他是加拿大歷史上首位華人公務員,公務員經歴為他之後的軍戎生涯揭開了序幕。

同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羅景鎏第一時間申請加入皇家加拿大海軍(Royal Canadian Navy),但前後三次申請都被拒絕。因為當時皇家加拿大海軍的政策是緊跟英國皇家海軍,認為不適宜在船艦上混合白人與非白人,擔心「徵召非白人入伍將引致白人軍官即時及持續的不滿」。換句話,皇家海軍是要保持「所有皇家海軍……是純歐裔以及白種人」。

1942年11月9日,加拿大海軍防衛部長麥當奴(Angus Lewis MacDonald)知會海軍招募局,表示加拿大陸軍以及皇家加拿大空軍,已接受所有族裔人士申請入伍,他認為皇家加拿大海軍也應該考慮跟隨。1943年5月,海軍終於作出改變,每月通令(Naval Monthly Order)2653指出,所有入伍申請者,不論種族,都應該一視同仁。到1944年7月22日,軍部一項修訂生效,指凡是英籍人士,不論種族,都可以在敵對時期,參與加拿大海軍。

羅景鎏於是再次報名,在皇家海軍參謀長內勒斯(Percy F. Nelles)個人授命下,立即得到皇家海軍錄取,被派到滿地可康沃利斯(Cornwallis)皇家海軍部受訓。1943年6月,羅景鎏在海軍軍官學校畢業,官階是暫准少尉(Sub-Lieutenant),他成為加拿大軍隊首位正式華裔軍人,也是英聯邦國海軍第一位華裔軍人。

熟讀《珍氏戰艦年鑒》,能認出各款日本軍艦的羅景鎏,很快成為一名出色的情報人員。他被派到渥太華海軍情報總部擔任竊聽任務,並且借調到英國倫敦的聯合無線電情報單位。他又到過前線,被派駐斯里蘭卡一個高度基密的森林基地,協助東南亞戰區最高司令路易•蒙巴頓(Louis Mountbatten)上將策劃在緬甸首都仰光反擊攻日軍的任務。其後,羅景鎏被派駐英軍太平洋艦隊,又曾調往美國第七艦隊負責情報工作,當時第七艦隊指揮官就是麥克阿瑟將軍(General Douglas McArthur)。

1945年8月,日軍向盟軍投降時,羅正在英軍戰艦服役,協助負責接管香港的英國海軍上將夏慤(Cecil Harcourt),夏慤為表揚及紀念英勇守衛香港的加拿大軍人,特意安排羅景鎏在艦隊靠岸香港後,作為第一位落船登岸的盟軍軍官,帶領一隊海軍陸戰隊接管香港添馬艦海軍基地。另外,羅景鎏也成功帶隊解放深水埗集中營。1946年9月16,他也參與日軍在香港的投降儀式。

中國國民政府、大英帝國和日本代表在香港簽署日本投降書,時為1945年9月16日。

羅景鎏一直被借調英軍直至1946年11月,之後他返回加拿大皇家軍隊,並且擢升為少校。1948年退伍,他轉攻法律,1954年在牛津大學法律系畢業,1962年在英國取得大律師資格後,返回他有份解放的香港執業,直至退休。2012年,羅景鎏以103歲的高齡在香港辭世,與妻子合葬於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薄扶林道墳場。

羅景鎏逝世時,當時加拿大國防部長馬逵(Peter MacKay)發出聲明,讚揚「羅景鎏先生服務本國的毅力和決心,令所有加拿大華人被認可,成為加國社會一員,是加拿大人出色的榜樣,也代表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改變這個社會,作為海軍一員,羅少校令本國引以為榮。」皇家海軍指揮官麥迪遜(Paul Maddison)少將也發出弔唁稱:「雖然未必是他的原意,但羅景鎏的確是很多人心目中的英雄。在他引導下,加拿大軍隊成為一個更多元化組織,也令加拿大成為更包容的社會。」

溫哥華一個碼頭長廊的展示板上,記載了羅景鎏在加拿大歷史中的一段歷史時刻。

羅景鎏夫婦合葬在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薄扶林道墳場。

 

三:鄭兆根獲頒大英帝國勛章

除羅景鎏外,另一名加拿大華人也在日軍佔領香港時作出很大貢獻。他是鄭根(Bill Chong)。鄭1911年在溫哥華出生,1941年香港淪陷時,鄭根剛好在香港辦理父親的遺產。 有日,他親眼見到一個負傷的歐裔軍人被殺害。鄭根憶述:「他跌在地下……我想他是一名少尉,肩章上有一粒星。他想飲水,但日軍從袋裡掏出……我以為他掏出一瓶水,誰料他拿出手槍,就這樣把那個傷兵打死。」

代號「Agent 50」的鄭根在敵後拯救了不少盟軍。

 

鄭根感到很氣憤,當下決定逃出香港參與抵抗日軍。他加入了一支幫助中國抗戰的英軍情報組轄下一支救援隊,以代號「Agent 50」從事間諜工作。從1942年到1945年,鄭根獨自一人出入敵後,他的任務是救人,同時搜集情報,分發藥品到秘密戰地醫院,協助戰俘和被擊落的盟軍機師逃走,他經常一日步行50至80公里,扮成農民,著住草鞋完成任務,整整四年沒有在一張真正的床休息,因為他擔心隨時會被敵人發現。

鄭根說過:「我將英國人、澳洲人、法國人,還有印度人救出來。」他曾經三次被日軍巡邏隊抓到,有一次幾乎被殺,他的冒險換來數以百名戰俘及盟軍機師的自由。二戰結束後,鄭兆根獲得大英帝國勛章,這是英國政府授予外國人最高榮譽,鄭兆根是唯一獲得這項榮譽的華裔二戰軍人。

鄭根加入MI-9的英軍服務團(British Army Aid Group)證明信函。

 

二次大戰中參與保衛香港的千多名加軍,目前只有數名仍然在生,包括現年99歲的多德里奇(Philip Doddridge)。他憶述許多戰友在集中營因營養不良或疾病而死亡,也有人因缺乏維他命而導致腳氣病,甚至失明。他指出,希望更多加拿大人了解香港所發生的事。他說,1941年時,他只有19歲,其他同袍也很年輕,他已忘記他們的名字,但他仍記得他們的面孔。當被問到對當年香港失守的感受,他表示對未能守住香港,至今仍然感到遺憾。

當年關押多德里奇的深水埗集中營,部分地方現時已改建成深水埗公園,當局在公園內種有楓樹,也豎立兩塊紀念牌,其中一個由香港戰俘聯會(The Hong Kong Prisoners of War Association)所立,紀念為香港作戰及在戰俘營中受苦而犧牲的人;另一個是加拿大駐港退伍軍人協會(Hong Kong Veterans Association of Canada)所立,紀念太平洋戰爭期間多名在戰俘營內備受折磨而殉難的加拿大軍人。

 

訂閱星島網singtao.ca電郵快訊,每天可收到最快新聞資訊: https://www.singtao.ca/subscribe/singtao.php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大行料息口見頂 唱淡銀行股

山聰激情肉搏劉佩玥 搞到沙發凹陷

港豪送50萬機票環球吸客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