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

【四港青在加国031】相逢恨晚洗碗机

【专栏】在还没有来到加拿大之前,我与洗碗机算是“素未谋面”,只是略为听过它的名字。相信大部分香港家庭都很难在自己的厨房找到空间装得下如此庞大的电器,而我对洗碗机一开始的印象也不太好,总觉得是洗不干净,而且既浪费水又浪费电,再者我一向认为洗碗这种小事也用不着依赖科技,但当我用过洗碗机后,我真感到自己是大错特错。我跟洗碗机简直是有一种相逢恨晚的感觉。

【四港青在加国030】加国的香港记忆传授人

【专栏】对于九龙城寨,不同人对它也有着各式各样的描述与幻想。有人说内里龙蛇混杂,是曾经真实存在的恶人谷;也有人说内有隐世中医,可以妙手回春;也有广为流传的“鬼妈妈煮饭”故事,说得十分玄乎。撇开这些未能证实的故事,单是城寨的形成背景,以及城寨内的“社会”运作模式,都令人着迷。

【四港青在加国029】加港情深

【专栏】提及加拿大和香港的渊缘,许多人都不期然想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加拿大派出2000名士兵增援,当中超过500人魂断香港。他们不少是18、19岁的年青人,有些人甚至在船舰驶进太平洋,才得悉目的地是“香港”。

楼市已无早前疯狂 或利回流港人置业

有大温地产经纪表示,自今年第一次加息以来已经感觉到楼市降温,央行周三再加半厘,料令楼市有所调整,但不会大跌。亦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楼市如何发展还有很多未明朗因素,但或对回流本地的香港人置业有利。

【四港青在加国028】人生,就是不断格价

【专栏】起初来到加拿大时,原以为西式超级市场的东西会卖得很贵,一包四人份量的意粉,大部份西式超市的价钱大概是三元以上,其他零食和干粮就更不用说了。但住久了,多去了不同的中式超级市场,便发觉不是原先预计的情况。

【四港青在加国027】四月的雨

【专栏】脑海中四月份的香港,大概是短衫短裤的季节。在多伦多的四月,短袖衣物仍然在行李箱里沉睡,最近天气温度终于突破双位数,路边的雪已经融掉,取而代之降下的是纷纷微雨,初春好像已经悄然到来。

【四港青在加国026】我与电磁炉的深仇大恨

【专栏】记得当初来到加拿大看房子的时候,就不难发现这里几乎就是电磁炉的天下,对于我这个多年以明火煮食的人来说可以算是件难受的事情,虽然也听过不少人把家中的转为明火炉,但像我这种住一年就可能搬走的人,这样的要求无疑是无理取闹。

【四港青在加国025】看不懂电影的苦痛

你可能会说这套电影磅礴的画面和配乐,足以值回票价。很遗憾告诉你,我的近视令我连稍为远一点的人脸都看不清,素日为了外观不愿佩戴眼镜,只有工作、看电影画展时才会携带,谁料我竟大意地把眼镜遗留在家!于是,那浩瀚无垠的沙漠、TimotheeChalamet如希腊美少年雕像的五官,以及笔挺精细的皇室服装,在我眼中全都化成迷濛一片,好不“梦幻”。

【四港青在加国024】巴士怪客:当她遇上他

【专栏】在我来加国之前,以为这里治安比香港好,实则不然。来了半年,看新闻不时报导枪击、谋杀等案件,这类案件在香港真的十分少见,枪杀案更是十年一遇,对上一次有印象的案例已是“徐步高案”。

【四港青在加国023】突如其来的空袭

“北约克轰炸机”危险在于他们的袭击是突如奇来,杀你一个措手不及,警察不会管,其他人看到你被袭也只会视而不见。当时我像往常一样穿过十字路口回家,就在刚横过马路后,眼前不到30厘米,一团黄白色的浓稠物体从天而降,我这才发现,满地都是鸟粪!再望望天,一群黑漆漆的雀鸟在天空盘旋,突然被袭使我心跳加快,不敢再与牠们有眼神接触,生怕会被视为敌意,地盘范围以雀粪为记,提心吊胆走了约五十米才跨越雷区。

【四港青在加国022】加拿大足球梦?

【专栏】究竟加拿大人有多热爱足球?答案可能是不甚热爱。北美洲足球从来只有墨西哥和美国比较耳熟能详,但今年地加拿大却出乎意料站在了世界杯北美洲外围赛小组首位,而定夺加国能否进入今年世界杯的比赛,正是3月27日在多伦多BMOField主场迎战牙买加。

【四港青在加国021】球迷奇遇记

当日的比赛选择在多伦多FC的主场——BMO球场作赛,从地理位置来说,BMO球场真的非常便利,乘坐路面的电车几乎直达球场门口。BMO球场其实不算大,只能容纳两万多人,与欧洲那些动辄可以容纳五、六万观众的球场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但球场周边的环境非常漂亮,坐落在安大略湖旁边,欣赏球赛之余,连一旁的湖景都尽收眼底。难怪同行的友人都说,要是在香港,整个球场都可能被拆掉改为起豪宅。

【四港青在加国020】回家的路(二)

【专栏】终于升中了,学校就在尖沙咀,在交通畅通的情况下,只消十五分钟小巴车程,就可以到校。只要不用排队,我都十分喜欢坐小巴,所以每天我都早早出门,避开繁忙时间的长龙,满心欢喜地坐在头一排,看着司机“风驰电掣”,觉得莫名地有趣。

【四港青在加国019】回家的路(一)

【专栏】幼稚园的时候,家住北角,学校则在炮台山附近。每天放学,母亲会和我乘坐电车,一路听着“叮、叮、叮;轰、轰、轰”的声音回家。我最爱上层车头附近的位置,因为平常不论在地面走着,或是挤地铁时,都只能看到大人们的脚,也生怕他们会踢到我,只有坐在电车上层,矮小的我才可以如愿地“一夜长大”,变得高大起来,其余所有人则变得小小的,像模型一般。

【四港青在加国018】有用而无用之HeatTech

【专栏】究竟两个行李箱可以放到多少辎重,我在家收拾行李时没有太大头绪,出发前的一天开始清理家里的物品,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完全不符合加拿大的天气。听闻多伦多天气低至负十多度,香港十多度时已经要瑟缩发抖地穿上厚重的大衣,也不敢在街上逗留太久。既然如此,那就不带那么多短袖衣服了,买多一点HeatTech内衣和打底裤未雨绸缪吧。

【四港青在加国017】 加拿大“港交所”

来到多伦多三个月有多,找到固定住所,也有稳定工作,生活渐趋平淡。偶然在午饭时和同事们说起交朋友的话题,他们都是和我岁数相近的香港年轻人,对于人在异乡,来到加拿大不久的我来说,同是香港人特别有亲切感,稍稍纾缓我对上班的厌恶。我问他们怎样在加拿大结交朋友,发现他们都有参与一些教会团契活动,但全都没有教会背景,也不是信徒。有香港人的地方,就有港人交友场所,而教会就是加拿大其中一个“港交所”。

【四港青在加国016】在家种葱

来到加拿大后,发现外出用餐真不是随随便便的事,一顿饭下来除去本身的餐价外,还要小费跟税金,原本其实可以接受的价钱一下子就变得难以负担。所以来到加拿大后,除非是些特别日子,才会约三五好友到外边用餐,而且也多数选择茶餐厅或中餐馆,除了想回味香港的味道外,也因为这里中餐确实是“大件夹抵食”。

【四港青在加国015】我,是加拿大避雷针!

【专栏】最近友人给我取了个叫“加拿大避雷针”的绰号。无他,只因所有倒霉事都总会让我碰上,把我“雷”到。“雷”是由漫画衍生出来的网络用词,“被雷倒”就是被为难到的意思。而我的经验总能警醒刚到埗的朋友,让他们“避雷”,绰号便由此而来。

【四港青在加国014】捉紧冬天的尾巴

【专栏】对我或许多刚抵埗的香港人来说,加国的冬天早于十月中旬便已开始,至今已有五月余,痛苦倒也说不上,只是开始有些烦倦了,不想每天駄着笨重的大衣逆风走路上班,也渐渐对积雪生厌——例如汽车驶过后,被推到马路边的雪尤如黑黢黢的沙冰;天气稍稍回暖,积雪则直接融成一滩滩水洼,虽不比香港雨天的狼狈,但湿漉漉的地面、加上不时溅到脚踝的污水,着实令人烦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