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時報詳盡報道】幣安稱遭中國打壓離華 被揭蓄意隱匿與北京關係

英國金融時報披露,世界最大加密資產交易所幣安多年來隱匿和中國政府的關係。這和公司對外宣稱,北京2017年底打壓加密貨幣產業後,該公司已退出中國的說法自相矛盾。

金融時報今天報導,幣安(Binance)執行長趙長鵬和其他高層一再指示員工隱匿該公司在中國的蹤跡。當中包括一個至少到2019年底還在使用的辦公室,以及用來支付部分員工薪資的一家中國的銀行。

根據金融時報看到的文件,趙長鵬2017年在公司的訊息群組中說:「我們不再公布辦公室地址,在中國的員工可以直接說我們的辦公室不在中國。」

趙長鵬曾說,除「少數客戶服務人員外」,幣安大多數員工於2017年北京擴大打壓加密貨幣產業後,已經離開中國。

美國監管機關27日指控幣安非法服務美國客戶。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也指控,幣安「蓄意」不揭露主管辦公室地址,以及在聲明中表示,公司總部位於執行長趙長鵬所在之處,反映「企圖避開監管的故意手段」。

2019年底,幣安員工討論媒體披露該公司在北京開設辦公室。公司即告知員工:「提醒:公開地,我們在馬爾他、新加坡和烏干達有辦公室。」另一則訊息則說:「請不要證實其他任何的辦公室,包括中國。」

幣安在給金融時報的聲明中說:「不幸地,匿名消息引述古老歷史(以加密術語),並嚴重錯誤地描述了事件。這並非幣安營運的精確描述。」

在公開場合,趙長鵬一再否認幣安是一家中國公司。並在去年的部落格文章中說,僅有少數的客服人員2018年底還留在中國。趙長鵬在中國出生,孩提時期移民加拿大,取得加拿大公民身分。

幣安表示:「創始團隊成員總部在上海,在組織公司的2個月後離開中國,因中國打壓加密產業,甚至還沒在中國設立公司行號。」幣安還說,該公司「從未在中國登記註冊或組成公司」。

幣安表示,旗下的美國分支授權母公司的技術,但是一家獨立運作的實體。然而,兩者存在著關係,包括趙長鵬本身。他是幣安美國的最終實質受益人(ultimate beneficial owner)。幣安表示:「明確來說,中國政府就和其他任何政府一樣,沒有接觸幣安資料的管道,除了我們回應合法正當的執法要求。」

根據報導,內部公司文件揭露了中國對幣安的重要性,即便是在北京2017年出手打壓加密貨幣之後。

2018年,幣安的員工被告知薪資將透過一家在上海的銀行支付。一年後,中國的員工被要求參加在中國的辦公室舉行的稅賦會議。一名幣安員工分享一則訊息,上海一個護照申請辦公室指示非上海居民「必須在上海支付社保一年才能申請」。他還說,還有一則關於上海招募團隊在2018年中歡迎的訊息稱,「希望大家享受在這裡的工作」。

數周後,一名資深員工發布一則警訊提醒:「親愛的大家,在我們的辦公地點或附近,請不要穿戴任何有幣安標誌的服飾或配飾。這點嚴格禁止。」

這些文件顯示,上海的辦公室用來進行員工訓練和舉辦活動。幣安還在上海招募數據分析師和交割結算專家,一直到2019年,比趙長鵬說的幣安撤離中國的時間還晚了2年。

幣安還利用虛擬私人網路(VPN)隱匿在中國的足跡,掩飾用戶的位置,以進入伺服器。一份幣安的員工入職文件告訴中國的新人在自己的裝置安裝VPN。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27日也指控幣安指示美國客戶利用VPN,掩飾他們所在的位置。

而在2019年11月幣安考慮開設一個上海辦公室管理聊天群組時,一名員工說:「我們也有很多非上海的員工經常來上海辦公室,把他們排除在外將不太方便。」

報導中表示,金融時報無法確認在公司溝通中提到的辦公室是否到了2020年還在使用,但一名已離職員工說,公司不少重要的開發人員當時還在中國。

幣安則是向金融時報表示,該公司過去未在中國運作,也沒有任何科技,包括伺服器和資料在中國。

訂閱星島網singtao.ca電郵快訊,每天可收到最快新聞資訊: https://www.singtao.ca/subscribe/singtao.php

>>>訂閱CCUE YouTube 頻道,查看更多吃喝玩樂、生活資訊影片。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西安比亞迪廠大火 濃煙陣陣遮天蔽日

台美簽署21世紀貿易倡議首批協定 外交部:倚美謀獨竹籃打水一場空

天津碧桂園附近地裂致部分樓棟受損 周邊近3000人撤離

美更多高中生棄讀大學 行業搶人致藍領收入吸引力增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