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成内地生如过客 毕业后回流内地

莎梨刚毕业居住的四十呎房间。 莎梨刚毕业居住的四十呎房间。

(星岛日报报道)近年内地来港学生数量不断上升,但超过九成毕业后离港,“刚毕业那几年是最动摇的,住得贵,在这个城市又没有立足点,很漂很漂的感觉。”在港十年的莎梨对本报记者感叹,加上内地和香港发生社会矛盾,彼此有成见,部分港漂很难融入本地。

来自江苏的莎梨在二○一三年到香港大学读一年制硕士课程,是少数毕业后留港的内地生。她留下的原因是当时的香港男朋友(现在的老公),两人相识于大学本科,莎梨也是为他而来的香港。

莎梨发现,“留下来的基本是广东人,很多同学不会粤语,刚毕业也没有工作经验,在香港一直没有找到工作,最后实在不行就离开了。”

“留下来的基本是广东人”

统计数据显示,二○一九年,入境事务处向内地学生发出的来港就学签证约三万零七百宗,较二○一五年增加六成五。但同时期,留港人数仅微升百分之二,约九千七百人。去年内地生留港人数更大跌至六千一百零五人。

除了求职困难,高昂的生活成本也是许多内地生离开的原因。为了省钱,莎梨在毕业后的第一年,依然住在读书时和同学合租的公寓中。她的房间仅得四十呎,一张碌架牀,一张小书桌,已经将房间挤得满满当当,连放衣柜的位置都没有,“这么小的房间月租也接近四千”。

刘希(化名)租住的公寓也非常狭小,所以她尽量将个人物品控制在“一个行李箱内”。她硕士毕业后留港工作,至今已有四年,但这种居住状态始终令她觉得“香港不是家”。

生活了十年仍觉“漂”

按照民间定义,港漂泛指从内地来港留学或就业,但未合资格获得永居身分证的群体。但港漂Leslie对记者说,她身边很多朋友在香港生活了十年,仍有那种“漂”的感觉。

封关对这类“港漂”尤为煎熬,甚至被逼要在两地二选一。Leslie一位客户的家人在上海,封关前每两个礼拜就飞一次。如今由于隔离时间太长,他最终决定辞职,“如果不回去,不仅错过孩子的成长,甚至还会错过给老人送终的机会。”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深圳湾管制站 查获怀疑步枪子弹

工程界掀抢人潮 3年需额外聘数万人

私楼建筑费飙两成 发展商叹挨打

HA Go遥距治疗 覆诊出席率百分百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