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隽骞-专栏

艺术发展局选举

二十年来游走音乐界这么多不同的范畴,首先学到了很多,继而观察经历了很多,再加上三年疫情的挣扎求存,今天终于有了新想法、有了一团火,亦有了一个达成音乐界愿景的蓝图。

早会

弹琴弹得好,与学校早会,有什么关系?就是经常要为学校早会司琴。不只在香港,在加拿大留学亦是。显而易见,学校早会,是教育制度下责任感的训练,不论东西文化。

大家一起努力

音乐人朋友向我问候:“近期必定很辛苦,对吗?”也不是,只是可能人人之前太挂念实体会议,所以近期的会都开得很长,动不动便两小时。“我是问你选举辛不辛苦呀!不用拉票吗?”

傅家俊的身教

千禧年代每逢周末,必定在商场演奏钢琴,从不告假,于是也吸引了一大班同样从不缺席的听众。大部分听众都喜欢尽量与钢琴距离相近,弹奏时身边总是围着一大个圈的人,隐约听到他们的谈话,气氛是热闹的,与在演奏厅演奏的感觉截然不同。

忠诚勇毅

一盒《龙城小先锋》棋盘游戏,引伸至一个以灭罪意义为主题的《龙承音乐会》,虽然因疫情一再延期,终于在上周末圆满演出。这是九龙城警区主办的一个警民关系活动,有的材料就是耆乐警讯的老人家、少年警讯的年轻人和唯一共通语言的音乐。

第一口啤酒

这时女儿已做完功课,我便把啤酒放进雪柜冰格,然后与两个少女一起下厨准备晚餐,是意大利千层面。搞完一大轮,并放进焗炉焗四十分钟,我便从冰格取出冰冻啤酒HappyHour。晚饭后大女儿不知为何嚷着要学锄大D,于是举家一起玩,最后再开了一出半小时、关于野生动物的纪录片看,来完结这一天。

第一次

“你的女儿喜欢什么运动?”曾经是滑雪,现在专攻剑击和田径,网球其次。热门的如游泳、乒乓球、踏自行车等必然,冷门些如独木舟、攀石等也每年玩数次。“那真的是大包围,没忽略任何一项!”我逐一数着想,女儿已插嘴:“有呀!我们从来没玩过高尔夫球!”

全新游戏

观察到的,是这些成年人在我两个女儿眼中,是什么印象和形象,我和太太有时赞叹神似,有时另眼相看。玩毕,再转玩法:现在四人一起各抽一张,限时三分钟内,当我们一家闲话家常,却要利用手中的角色性格口吻演绎,三分钟后看看大家能否互相猜中!这时的我们已经更炉火纯青,演绎得更细腻,在餐桌上找寻各式各样的道具辅助。

班长

星期日通常是家庭日,理应一家游山玩水,却发现愈来愈难得。不是我和太太忙,是女儿们愈来愈多活动,例如大女儿差不多隔个周日便有比赛,上次是剑击,刚刚的是田径。阿女,不参加可以吗?“是屈臣氏田径赛,一年一度的,接力赛更是代表学校,绝对不可以缺席,否则又要等一年!”大女儿就是这么坚决。

孤勇者:刘家聪

每天一早跑到游泳池游泳,除了遇见一众已熟腍、正在享受退休生活的泳客,还有这个六呎二吋高、不游泳时便埋头苦干坐在池边温习。看似孤独,但其实拥有一位担当他最强后盾的太太,和一位孝顺,又是二胡高手的十五岁女儿:“其实很难用三言两语解释,我只知道感受到这份爱后,便要将这份爱承传开去才有意思。”他,就是刘家聪,无线电视的一位年轻艺员。

《撼.乐》

过往两星期,每天一早打开社交网站,都会弹出一些年前,但同月同日上载的回忆。看着十一年前、九年前、七年前,都是身处在加拿大演奏,有独奏、有担任叶丽仪巡回演唱会音乐总监、有为当地年轻歌手伴奏。回望当时自己的确抢手,香港被称为钢琴王子,那边却只可以看香港观众在商场拍摄我的演奏后,所上载的影片,于是当地人称我为YouTube王子,却并不是因为我拥有一个频道。

复苏

新加坡客户找我,是因为有一个高档手表品牌,标榜仔细手工与工序、手工艺的顶尖技术,因而希望推出新产品时,同时有我的特别钢琴演出:弹了第一层便不断重复播出,一层一层继续现场录音,并叠上去,最后做出充满高潮且丰富的音乐结局,比喻产品的手工艺制作过程,开正我玩创意音乐的一瓣。

欺凌

一直以来,我以为音乐只分两种:好听、不好听。大学毕业后在社会打滚了几年,才知道现实仍要为分正统音乐与流行/非正统音乐。到了这年代,竟然玩音乐也要额外加上两种:欺凌,与被欺凌。

拯救地球

香港首位女村长,人人说她是一个传奇人物,我倒觉得她是全港首位最富娱乐性、最玩得的前辈,与她一起一定不会沉闷:说话速度快、话题多、带点古灵精怪,人人叫她“女村长,女村长”,最后要向访问过她的车淑梅查询,才知道她真名叫欧阳凤珍。但她履历太丰富,而且与她经历横跨二十载,下回再谈。

全港学生公开音乐比赛

看你从哪个角度出发,我倒觉得现在多了很多以前没有的。“珍宝海鲜舫、东宝都没有了,你说多可惜。”珍宝以前求你也不去,东宝食平租收五星级酒店价钱,赚都赚够了。“如果你找到一样东西,是殖民年代没有、现在有的,我帮你挽鞋!”我本身已经是你老板……“那如果你说得出,下个月不用出粮给我!”好!

七面金牌

天天游泳的习惯已延续超过一年,不知道泳速有没有进步,只感到体魄强健了。眼见会所举办一年一度的游泳比赛,便当作是一个试验,看看能否得到一份肯定,继而转化成一股推动延续力。望着报名表,继续专注四十至五十岁组别,即是全场第二老的组别,才意识到太太今年也要加入这行列。

沉沦

近排网上打英国两字搜寻,先出大量英女皇消息,继而讲及碧咸排队超过十二小时吊唁。我却被“浸大学生会前会长方仲贤,出狱后已往英国继续学业”的访问吸引,因为关乎年轻人。只看标题,预计内容都是充满愤怒、埋怨不公平等情绪。看头一段,他讲及二○一九年头仍是社会运动低潮、没意志、自己还在那年头到过深圳饮喜酒,于是相信随后的,都是仇中的三幅被。打算快速略读,却隐约看到多个“后悔”二字。

Thistle街

小小的香港,总会有些地区,因为你不是在那里长大,或不太经常去,因而对那一头的街名地标不熟悉。我虽然住了九龙七年,但之前一直都在港岛区居住,若果我是的士司机,相信只开港岛区,因为依然是港岛区地胆。因此在九龙开车,经常需要开电话导航。但若然在旺角闹市中开车,有时候讯号会延迟,因此久不久便要求太太从旁协助。

嫖妓与方便面

日本一直存在未成年少女援交,不只是买卖的商业交易原因,当中包含日本很多深层次社会问题,版面有限,不在这里深究。近半年内地相继出现艺人,因嫖妓习惯,继而被宣布为“劣迹艺人”。媒体公布后,当然惹来网民大肆讨论,有说抵死,有说可惜,言论自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