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大爱抱大体礼敬生命 殡葬业者甘苦不为人知

彭若曦(右)与Shane谈殡葬仪式对中西文化背景移民大不相同。星岛记者黄忆欣摄 彭若曦(右)与Shane谈殡葬仪式对中西文化背景移民大不相同。星岛记者黄忆欣摄

 

【星岛记者黄忆欣报道每年总伴着秋风冬雨的国殇日前后,也是大温哥华区殡葬业忙于奔波接引亡者的时候。季节变换,猝逝或意外身故的个案比平日还多,医院或护理之家一通电话打来,随时就要出动前往照料后事。一般人总视殡葬师为畏途,然而在为至亲好友送终时,才会体谅为往生者提供服务的人有多么不容易。

2007年丧父的彭若曦,感悟到生命有限,而死者却不能说话,只能任由家人为他们做选择,因此触发了他隔年走入殡葬业的想法,做个帮助死者传达讯息给亲友的角色。他说:“冥冥中,是这行挑选了我,不是我选了这行。看到亡故者撒手离去,我不觉得害怕,反而从他们的表情得知,他们需要帮助。”

很多人认为殡葬师是冷酷严肃的,但彭若曦看法恰好相反,他称从事这一行特别需要热情。“没有大爱,是无法去拥抱遗体的,你必须把他们当作亲人看待,把遗体当作身体来护理,才能帮助死者保持最美的状态告别人世。”

胆大心细兼具善心热情

除了热情善心,殡葬礼仪师和遗体化妆师还需要胆大心细、判断精准。彭若曦说,其实本地殡仪师约有八成是女性,只是她们多半从事幕后工作。照料遗体不比医院抢救病患轻松,例如癌逝者可能接受化疗,一旦宣判死亡,尸体需要马上防腐,否则肤况会瞬间走样。还有不同意外身故者,遗体需要耐心修补,这时间家属通常很难过,也很情绪化,此时更需要镇静下来提供专业的协助。

有感于温哥华缺少针对不同族裔提供殡葬服务,因此彭若曦后来特别到访中国,引入多样化的葬仪产品,以满足华人入土为安”或“落叶归根”的传统,于年初开设一站式的殡葬公司。彭若曦虽然是港裔,但他从经验中得知不只中港台华人习俗不同,大陆各省分移民也有不同礼仪,更需要代办的服务是遗体或骨灰的出入境,这是西人主流所不熟悉的业务。

加拿大是各族裔移民的大熔炉,宗教信仰非常自由,连殡仪的方式也很复杂,第一代移民仍保有其来源国背景文化,佛教、道教、基督教都有,因此彭若曦合作伙伴当中也有经验丰富的西人。持牌殡仪师和遗体化妆师苏特(Shane Suter)说,他从事这行至今已42年,直到接触华人的殡仪产品,令他大开眼界。

预先规划后事  善待自身家人

苏特说明,一大两小成组的骨灰坛,是方便有些华人家庭分隔两三地保有,造型和材质也非常特别;像是寿衣,华人男性有长袍马褂或女性的绣花珠缀,款式多样化。就算他已是资深的殡仪师,也必须从新学习华人的传统习俗和美感。

他也透露疫情爆发至今,染疫病逝和吸毒过量死亡的案例确实增加了,当时家属不能聚集办葬礼,很是难过;更有些无家可归者根本没有亲人也无处安葬,只好由警方或医院委托他们火葬,这是他从业至今感到比较遗憾的。

虽然大温区华人多属意中西融合的殡仪,但土葬和火葬等方式还是会影响到整个处理流程。彭若曦说,许多亡者没来得及交代后事,留给子孙的问题很多,他在处理许多个案时也遇到家属意见不一的情况,因此他也提醒大家可预先规划身后事,这才是善待自己和家人。

有人一生结婚两三次,但死亡却只有一次。同样是终身大事,许多人却对后事避而不谈。彭若曦说,希望大家珍视生命,了解殡葬业者或许是最后拥抱你的那个人。

V02

工作人员为往生者准备寿衣样式让家属选择。星岛记者黄忆欣摄 工作人员为往生者准备寿衣样式让家属选择。星岛记者黄忆欣摄
订阅星岛网singtao.ca电邮快讯,每天可收到最快新闻资讯: https://www.singtao.ca/subscribe/singtao.php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