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青在加國193】雪地意外

【專欄】當鏟雪由第一次的樂趣,變成數天後無了期的下雪鏟雪下雪鏟雪,你就會知道下雪,是一種慢性折磨。

常言道「嬉山莫嬉水」,雪只是水的固體形態之一,在香港一直期盼著那種雪境的縹緲無痕,但事實上當你需要在暴風雪下離開家中,恐怕是比在香港三號波有過之而無不及。

無獨有偶,我總是認為香港的天氣與卡加利的天氣有著本質上的同步。在夏天,有時候香港正在下雨,而甚少下雨的卡加利亦會一同下雨;在香港早前掛八號風球時,遠在卡加利亦下起了暴風雪,將下雪的負二度的體感溫度硬生生變成了負二十度。雨和雪在卡加利是有連繫的,大抵都是水。在香港人眼中,下雪是一件很浪漫的事;而在卡加利人眼中,下雨亦是一件很浪漫的事。然而,對於現在的我來說,無論下雪還是下雨,反正我Work From Home,唔出街望住個雪境雨境,抱住貓貓才是最浪漫的事。

在暴風雪的早上我又再次冒著大雪鏟雪。鄰居一個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伯看到我在鏟雪,便和我閒聊了數句,亦叫我將他門前的雪鏟走好讓他待會出門。原是想「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我,最後還是幫他清理了前門的雪,但後門的雪才是惡夢的開端。

在卡加利,前門的雪是需要清理的,若然有人在你門前因雪而跌倒受傷,你需要承擔對方的醫藥費。但後門及車庫的雪則是不用。而那老伯在我鏟完雪後不久便離家,去了車庫取車。不一會兒,室友感到房間晃了一下,再望出窗外發現老伯的車撞向了連著屋的木柱。及後室友前去協助老伯,發現除了他的側鏡撞爛,還有車門亦受到波及,整個駕駛門的一邊凹了入車。他說是因為他的車自行從車庫滑下,加上暴風將車吹向一邊,然後撞向木柱(原因是車庫的路是一條很斜的斜坡)。而我從屋內看到的是他將車駛下,倒車回車庫時撞向了木柱。無論事故是如何發生,室友說老伯原本是想將那輛車賣掉而換另一架,現在只能在家中致電保險,並尋思著要否控告物業管理疏忽管理車庫斜坡。

唔講住,停咗雪,又要出去鏟雪了。

文:詩輕

訂閱星島網singtao.ca電郵快訊,每天可收到最快新聞資訊: https://cloud.marketing.ccue.ca/singtao_subscribe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決戰卡塔爾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密市油站槍擊女職員案 疑犯圖像公布 3小時曾出現現場

【更新】卑詩省家禽協會稱 禽流感導致聖誕火雞供應短缺

多倫多增巴士服務遊紐約六城市

【世盃今日焦點】西班牙勢開足馬力搶攻 摩洛哥謀「守」得雲開

都市網新聞